首页 > 书库 > 《宰辅之唐相》宰辅之才的意思 腹黑攻 宰辅之唐相Twink

宰辅之唐相

历史连载中

《宰辅之唐相》作者:宛裕子,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萧睿,孙思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番Chun雨过后,整个山间的空气为之一新,天色湛蓝。太阳挂在山头南麓苍穹之上,山头上,出现了一道赤、黄、蓝、绿四色彩虹,到了最高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0 18:10: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宰辅之唐相》作者:宛裕子,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萧睿,孙思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番Chun雨过后,整个山间的空气为之一新,天色湛蓝。太阳挂在山头南麓苍穹之上,山头上,出现了一道赤、黄、蓝、绿四色彩虹,到了最高处

《宰辅之唐相》免费试读

一番Chun雨过后,整个山间的空气为之一新,天色湛蓝。太阳挂在山头南麓苍穹之上,山头上,出现了一道赤、黄、蓝、绿四色彩虹,到了最高处却突然间消失不见。庭院中,花苞也好,展开的花朵也好,都沾着晶莹剔透的水珠,煞是美丽。小径旁,花圃中,残花落满地,水珠在飘落的花瓣上来回滚动。清风拂过,杨柳依依。

“虎头。”正在房间中读书的萧睿突然听到从门外传来的孙思邈的喊声。

“师傅。”萧睿开门,道。“不知师傅唤徒儿何事?”

“《道德经》可曾温习完?”孙思邈踏进萧睿的房门,问到。

“已经温习完了。”萧睿回答。

“第八章是什么?”孙思邈突然发问。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所恶,故几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惟不争,故无尤。”萧睿朗声背了出来。对于《道德经》全文,萧睿早已烂熟于心。

“作何解?”孙思邈又问到。

“最善的人好像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最接近于‘道’。最善的人,居处最善于选择地方,心胸善于保持沉静而深不可测,待人善于真诚、友爱和无私,说话善于格守信用,为政善于精简处理,能把国家治理好,处事能够善于发挥所长,行动善于把握时机。最善的人所作所为正因为有不争的美德,所以没有过失,也就没有怨咎。”萧睿将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末了,又加了一句话。“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听到萧睿最后一句话,孙思邈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笑道。“这个解释,好!好!好……”

话说完,孙思邈大笑起来。笑罢,孙思邈又对萧睿道:“进步很大!为师甚为高兴,不过学无止境,万不可自满自得,须知天外有天!”

“徒儿定然谨记师傅教诲!”萧睿下拜。

“如此甚好。今日,为师要和你师兄一道进山采药,少则半个月,多则两个月。你在家中,一定要看守好门户……还有,功课莫要落下,待为师回来后还要考校你一番。”孙思邈对萧睿的表现甚为满意,叮嘱了一番,便满意的离开了。

走到院子中间时,孙思邈突然回过头对萧睿说到:“虎头,你聪慧,百年难以一见。以后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为师希望你莫要忘了今日之言…….”

说罢,转身便离开了。只留下萧睿愣在那里!

师傅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噼啪”的一声,一根干枯的树枝折断,紧接着就吊在了地上。

“噼噼啪啪……”

“啪……”干枯的树枝一个接着一根掉在地上。树上,萧睿犹如一只轻盈的燕子在树林的树上来回穿梭攀爬,不停地砍着干枯的树枝。

“应该够了!”低头看了看满地的枯树枝,萧睿自言自语到。随即,萧睿将手中的刀刀柄朝下丢了下去,自己也跳下了大树,犹如灵猴般落在了地上,未曾受到半点伤害。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正在将枯枝整理成成捆的萧睿突然想起了《西游记》中美猴王在灵台方寸山前遇到的樵汉所唱的《满庭芳》,登时来了兴致,也开口唱了起来。

“呼啦啦……”正在树上闭目养神的鸟儿全都扑棱着翅膀向天上飞去。

“咋都飞走了?”看着飞走的鸟儿,萧睿自言自语道。“唱的挺好啊。”

“砍柴的,前去五台山怎么走?”突然间,一道倨傲的声音从一旁的山道传来。

不过正兴致勃勃唱着歌的萧睿并没有听到路旁的喊声,也就没有回头。

“喂,兀那小子,没听到我说话么?”这道声音却被萧睿激怒了,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砍柴的小子显然是故意不理会自己的,这让平日中呼风唤雨而且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他如何受得了,登时大怒。

正在打柴的萧睿猝不及防,一根马鞭便抽在了身上。萧睿本就有些破旧的衣服登时被抽烂,身上也马鞭抽出了一道红印子,火辣辣的,异常疼痛。

萧睿回过头看去,却是一位鲜衣怒马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年纪二十上下,挽着发髻,眉清目秀,面若傅粉,唇如添朱,目光中带着高傲;一身月白色绸衣长衫,脚蹬黑色长靴,左手挽着缰绳,右手握着一根长约四尺的银柄马鞭,胯下是一匹火红色的高头大马。很显然,这年轻人是哪家出游的公子。看向山道,一队马车正停在那里,显然是前往哪里去。

看到萧睿不说话,只是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年轻人心中的火气又高了许多,右手抬起马鞭,有抽出一鞭子朝萧睿而来。眼看马鞭就要抽到萧睿的身上,周围的仆人心想这少年人定然会挨着一鞭子;不过,说时迟、那时快,马上的年轻人却突然间“哎呦”一声跌下马来。

“这位公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从马上跌了下来?”萧睿一脸关心地问到。

“你……”跌了马来的年轻人登时大怒,摔了个嘴啃泥的他一骨碌爬了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伸手就朝着马鞭去。不过,有人却比他更快。

“这位公子,可是要拾起马鞭么?我帮你一把吧。”萧睿弯腰抢在年轻人的前面将马鞭拾了起来,又很是好心地伸手将年轻人扶了起来。

年轻人被扶起来后,照着萧睿就是一拳。拳头到了萧睿眼前时,年轻人再也打不动了。萧睿将他的拳头轻轻挡在了一边,十分不解地大声问到:“公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好心将你扶起来,你为何要对我拳脚相加?莫非我和你有仇不成?”

萧睿的大喊惊动了马车中人。一位年纪六十上下、留着有些花白胡须、面带威严的老者掀开窗帘,对着年轻人问到“二郎,怎么回事?莫不是又和人起了争执?”

年轻人恶狠狠瞪了萧睿一眼,回过头对着老者恭恭敬敬道:“耶耶,无事!孩儿正在向这位小郎君询问进山的道路。外面风寒,大人您还是不要露头了,小心着凉了。”

“无事最好!”老者闻言,轻声道。“赶紧进山吧。”

“诺!”年轻人对着老者恭恭敬敬道。老者点点头,便放下车帘。萧睿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这对父子答话,可以看得出这年轻人对自己的父亲很是恭敬,甚至有些惧怕。萧睿呵呵一笑。这世间,父子,似乎大多数时候都是冤家一对。

“你笑什么?”扭过头的年轻人刚好看到萧睿的笑,语气颇为不善的质问到。

“我笑什么,关你何事?‘笑一笑,十年少’,我愿意笑,怎么了?”萧睿故意刺激他。

“哼……”年轻人轻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再动拳脚。通过刚才的事情,他明白眼前这位看起来笑眯眯的小郎君可是危险得很,身手了得,不是自己能够打过的。不过,咱们走着瞧!等到此事作罢,再寻人与你较量,到时看你还能猖狂否。年轻人心中暗想。

“喂,去往五台山怎么走?”年轻人很是不善地问到。

“喂?这位公子你叫谁呢?这里有叫‘喂’的人么?”萧睿故意扭头看向四周。“谁叫‘喂’呀?这里有位公子找……”

周围的仆人都忍住笑意,不敢笑出声。

“你……”年轻人一时语噎,心中无奈,只得不情不愿给萧睿赔礼:“这位小郎君,刚才是本公子不对,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哼!”萧睿也不理他,将头扭到了另一边去。

“你!”年轻人心中的火气一下子窜得老高,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转到萧睿面前。“这位小郎君,刚才是我不对,还请原谅则个。小郎君你若是不原谅我……”年轻人眼睛骨碌一转,紧接着就坐在了地上。“我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萧睿哑然失笑,这不是耍赖皮嘛,和孙猴子有一比。不过,萧睿也知道不能过火了。也就顺坡下驴,问到:“你们去五台山作甚?”

“前去拜访孙真人,为我家大人(唐时子女对父亲的尊称)治病?”年轻人站了起来,道。

“治病?”萧睿扭头看向马车。其实,刚才看到那老者后,萧睿就已经判断出那老者有病,只是具体是什么病就有看诊断结果了。萧睿扭回头对年轻人说到。“但是,孙真人,已经离开五台山有五日,上山采药去了。”

“那你知道孙真人去哪里了么?”年轻人一听这话,急了,便急忙问到。

“不知道。”萧睿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孙真人何事回来么?”

“不知道。孙真人上山采药,一般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两个月甚至半年都有可能。”萧睿说到。

年轻人一听萧睿这话,转身便朝着马车而去,随即进了马车。片刻之后,年轻人走出马车,到萧睿的跟前,对萧睿说到:“还请小郎君告知某路途。”

“你们真决定去?”萧睿问到。

“正是!”年轻人点点头。

“那就随我来吧。”萧睿背起整理好的枯柴,对年轻人道。

“你不是不知道孙真人的住处么?”

“我现在知道了。”萧睿白了他一眼,转身带路。“帮我带着柴!”

“来人,帮这位郎君背柴。”年轻人对身后的仆人喊道。

“不用,某这是在锻炼!”萧睿制止了他。

《宰辅之唐相》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