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何处觅云》何处觅 T吧 何处觅云GV

何处觅云

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何处觅云》是蔚艾凌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觅云,何大郎,书中主要讲述了: 林中的飞鸟从枝头一飞而过,留下还在林中捡树枝的觅云,毒辣的日头透过树枝后并没有减少炙热,抬手搽了搽汗,叹了口气,觅云低下头弯腰继

|更新:2019-08-11 00:13: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何处觅云》是蔚艾凌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觅云,何大郎,书中主要讲述了: 林中的飞鸟从枝头一飞而过,留下还在林中捡树枝的觅云,毒辣的日头透过树枝后并没有减少炙热,抬手搽了搽汗,叹了口气,觅云低下头弯腰继

《何处觅云》免费试读

林中的飞鸟从枝头一飞而过,留下还在林中捡树枝的觅云,毒辣的日头透过树枝后并没有减少炙热,抬手搽了搽汗,叹了口气,觅云低下头弯腰继续拾捡树枝。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三个月了,觅云很无奈,每天都要来这山林中捡树枝,这便算了,只是每每她捡完树枝回到家中,那个这具身体所谓的母亲都会摆着一副嫌恶不屑的面孔,指着觅云破口大骂,不是说她回来的太晚了耽误了干活,就是嫌弃她捡的树枝太少。觅云现在唯独庆幸的就是,来到这里快三个月了,那个什么所谓的“娘”还没有动手打过她,不然觅云可有的受了。

摇摇头,觅云抱着一大捆树枝走出树林,看着远处农家的袭袭炊烟,迈着短小的步伐向家中走去,低头看向自己短退,觅云心中暗暗叹息,悲催的穿越,人家穿越后都是妙龄少女,享受衣锦华食,而她却从二十二岁的成人变成了一个只有十岁之龄的幼女,而且还穿越到了个愚昧无知的边远小山村。觅云扛着打捆的树枝费了好大得劲走到家里,刚把院子前的木门打开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难听的喝骂。

“死妮子,丧门星,捡个树枝都要这么长时间,真是个小白眼狼,你是想家里都喝不上水吗?!做点事情总是拖拖拉拉,真真是个吃白食的!。。。”

只见觅云那个所谓的娘亲李氏两手叉着腰从屋子里大跨步的走出来,看着觅云放在一旁的的树枝,又是一顿怒火,走到觅云跟前一伸手就拎起觅云一只耳朵。

“你个丧门星,竟然就捡了这么一点干柴,你是想气死老娘吗?小小年纪就知道偷懒,罚你中午不许吃饭。。。”

觅云皱了皱眉头,站在那里一句不吭,待李氏骂完了,见觅云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瞪着眼睛,指着觅云,恶声恶气的说道

“还不去把开水烧了!”

觅云低着头,低低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抱着刚捡的树枝向灶台走去。待发泄够了的李氏回到她自己的房中,觅云偷偷的从袖子口摸出了几个小果子狠咬了起来,这是方才她在林子中捡树枝的时候摘的。

根据以往经验她知道今天中午的这一顿肯定是吃不上的,因为来到这里近三个月觅云没有吃过一顿午饭,好在捡柴的树林够大,果树也不少,她也只能摘一些野果子充饥,只是。。。觅云望了望她短小的四肢,只好叹了口气,可怜这么身子的主人,这么小就不受爹妈疼爱,没吃过一顿饱饭,才落得现在这幅又瘦又小,面色蜡黄,营养不良的样子。

也不怪会年纪小小就早逝,才便宜了她穿越到这个孩子的身上,她还记得那天她醒来正迷惑身处何地时,李氏那副泼辣刻薄的脸便映入眼帘,还没待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就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骂完了,就扯着她下地干活,可怜她当时脑子糊里糊涂,在加上她刚穿到这具身体,这孩子身体瘦瘦弱弱,云凉根本就禁不住李氏的一扯,就随着李氏跌跌撞撞的下了床去干活,那时她只觉得头晕眼花,腹中饥饿异常,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一切,待到后来她终于弄明白她穿越了时,结合醒来后遭遇的种种,觅云就在想这前身只怕是活活饿死的,不然那时她刚醒来的时候怎么会觉得饥饿异常。

后来,觅云不是一次怀疑过,这具身体的原主只怕不是李氏亲生的,因为虽然是平常的农家,也还算殷实,最少吃饭有保障,只是,那李氏嫌恶觅云,诚心刁难而已。

这个家庭其实很简单,憨厚老实的何大郎,也就是觅云的父亲,刁钻刻薄李氏,据说当年何大郎因为母亲生病常年卧床不起,导致家中一瓶如洗,所以,年逾三旬还没找到媳妇。

但是,人的际遇很难说定,年满三十之际,卧床整整十年之久的母亲终于撒手人寰,离何大郎而去,把母亲简单下葬后,何大郎便离开家徒四壁的茅草房,到外面寻找活计。

还真别说,这一条路让何大郎走对了,三年后,他衣锦还乡,带着襁褓中的觅云,和小他有十五岁的李氏,在家乡盖起了少有的砖瓦房子,过上了村人眼中殷实的生活。

只是李氏比何大郎小有整整十五岁,皮肤又白皙,更是让何大郎捧在了手心里,平时的家务,地里的活计都不让李氏沾手,最后,连带孩子都接手了过来,所以,觅云长到五岁前都是何大郎照顾的,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在觅云三岁时,李氏又为何大郎添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这下子,李氏更有资格趾高气扬。一门心思只放在小儿子阿宝的身上,对那长女觅云,更是没有了耐心。

而何大郎虽是一家之主,却对李氏包容有加,再加上阿宝的诞生,更是在无形中纵容了李氏嚣张性格的成长。

再说说觅云的弟弟阿宝,长相真是机灵可爱,白白胖胖的小身躯,一对乌黑晶亮的双眸一闪就是一个小点子。可惜的是有一句话叫做言传身教,阿宝跟在李氏身边,将那嚣张跋扈学的是十成十的叫个足啊。李氏的欺负是明的,阿宝的欺负是暗的,可怜的觅云原主,估计只能敢怒不敢言,即使是小她三岁的弟弟欺负她,她也只能忍气吞声,将所有的委屈咽到肚子里

所以觅云现在等于是孤零零一人在这陌生的异世里,没有任何依靠。

李氏本就厌恶这具身体的原身,就算现在这具身体的壳子里头换成了觅云这个现代社会下的孤魂,也是一样的,觅云总不能巴巴跑到李氏身边对她说,你女儿被你虐死了,现在是我上了她的身吧。这样一来,李氏不把她当成怪物才怪!古人本就迷信,觅云可不敢言语无状,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可怕的下场!说不定魂穿二度,再来个更虐的人生。

所以,对于现在悲催的现状,觅云只有忍着,也只有忍着,觅云才会好过那么一点点。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觅云将手中的果子吃完,将果核扔进燃烧的锅膛内,让其和柴火一起燃成灰烬,若是不小心被李氏看见了定又是一顿臭骂。

用抹布楷了楷手,觅云拾起地上的树枝添了添火,用心烧起了开水,一会李氏出来见水还没有烧好肯定又是一顿发作,觅云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环境,让自己过的舒适才是重要的事情,人生苦短,长叹短嘘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反而让自己的心情陷入谷底,不利于现在正成长的身体。

就在觅云的自我调节,苦中作乐之时,捣蛋的阿宝一蹦一跳的进了厨房,看了眼蹲在灶台下的觅云,双眸骨碌一转,指着觅云叫了起来:“贱丫头,贱丫头!”

觅云抬眼看了看他,心中暗叹,人之初,性本善,可惜了这娃,耳闻目睹,潜移默化学了太多李氏的刁钻刻薄。

觅云站起身,并不理他,将烧好的开水倒在一旁的大锅子里,阿宝见觅云不理他,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怒道:“贱丫头,你敢不理我!”

觅云见他不依不饶,不想生事,就道:“没有不理你,这不,正烧着水么?等水冷凉了给你喝水啊。”

阿宝鄙夷的看了看觅云,“哼“了一声,钻到一边从蒸笼里摸出一个大白馒头吃了起来,边吃还边看觅云,见觅云并未看他,两眼转了一转,张口喊了起来:“娘亲,娘亲,娘亲快来啊。。。”

觅云骇了一跳,不解的望着阿宝,好端端的,他瞎叫什么,而李氏听到阿宝的叫声,赶紧跑了过来,一把搂住阿宝说道:“我的小心肝,你这是叫什么?怎么了?”

阿宝嘴里还咽这馒头,待馒头完全咽下去了,一手指着觅云,对着李氏叫道:“娘亲,这贱丫头刚才偷吃蒸笼里的馒头,我刚才过来拿馒头的时候看到了,偷偷摸摸的,母亲快打她!”

觅云还未反应过来,李氏就一把抄起身旁的一把扫帚,挥手朝觅云身上打了过来,觅云躲闪不及,硬生生的挨了一下,顿时半边身子都疼了起来,觅云朝一边躲了躲,抬起头,眼神平静无波,对着李氏说道:“母亲,我并未偷吃蒸笼里的馒头,母亲可以打开蒸笼看看蒸笼里的馒头数就可以知道。”

然李氏却不听觅云的解释,一挥手,便又要朝觅云身上打去,觅云还待再躲,可是厨房就这么大一点,觅云若是再躲,除非整个趴到刚烧开满锅的开水锅灶上,于是,觅云不再躲闪,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李氏。

李氏见觅云忽然变了性样,站在那里,冷冷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威慑,倒让李氏的心头起了一丝惊慌,但是想到何大郎对觅云的偏爱,想到何大郎收藏起来的锦盒,说是给觅云的将来的嫁妆,任何人都不准动,包括阿宝。李氏的心头顿时火又升起。

那何大郎对李氏可谓是百依百顺,却在这个事情上坚决不退让一步,成亲这么多年来,到现在李氏也打不开那锦盒,不知道里面究竟装的是啥,现在,更不知道被何大郎收到何处去了。

《何处觅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