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佞医贤妻 GL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GL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

古代言情连载中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为伊莲摇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舍梨嬛倒是闭了嘴,谁也没想到她起了歹心…… 下午,江涵娇和江月楼上山挖野菜,捡树枝,两人一起互帮着干活儿,只有遇见草药时,才是江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1 06:10: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为伊莲摇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舍梨嬛倒是闭了嘴,谁也没想到她起了歹心…… 下午,江涵娇和江月楼上山挖野菜,捡树枝,两人一起互帮着干活儿,只有遇见草药时,才是江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免费试读

舍梨嬛倒是闭了嘴,谁也没想到她起了歹心……

下午,江涵娇和江月楼上山挖野菜,捡树枝,两人一起互帮着干活儿,只有遇见草药时,才是江涵娇独自采挖出来。

当两人满载而归下山时,笨笨叼着半拉草鱼从林子深处窜出来,他们只好停下歇息,瞧着笨笨这个吃货享受美味。

江月楼忍不住感慨,“涵娇,你没回来那会儿,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就想着顿顿能吃饱多好啊,现在顿顿吃饱喝足,我就馋肉了,你看,笨笨都能吃上肉,你说哥是不是太不知足了?”

闻言,江涵娇失笑的,“这和不知足没多大关系,见了好吃的,正常人都想吃,明天我们买几个鸡架外,再买几斤猪肉包饺子或者包包子!”

和江涵娇聊天就是这么带劲儿,江月楼当即强调最好是吃饺子,他们父子会帮忙包饺子,丑就丑点儿,反正是自家人吃。

等到笨笨吃完了鱼,他们边走边聊,江月楼讶异好几天没再遇见过逃春荒的灾民,其实这和君昱胤有关。

君昱胤不仅是骁勇善战,而且在治理辖区这方面也很有一套,针对春荒,他大力兴修水利外,还实行了一系列安民举措。

他不仅带头捐银子买粮食衣物,将逃春荒的灾民遣返回原籍,还赊给灾民黍子等短期农作物的种子,只要在秋后如数补交给县衙就行。

另外还将特别困难的农户统计在册,核实后,秋后田税酌情减半或者全免。

翌日,江涵娇向悦临楼的娄管事推荐民间甜品很成功,算下来所得利润比黄豆芽还略高一些,这就是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好处。

从悦临楼的后门出来后,江涵娇总觉得背脊凉飕飕的,回头张望了几次也一无所获,她低声叮嘱江月楼今天采购用度得提防着扒手。

悦临楼的天字号雅间内,颜靖和儿子颜无疾吃着酥脆可口的爆玉米花和爆大米花。

“爹,君叔叔为啥不尝尝好吃的甜品?他在看街上的好吃的吗?”

颜无疾虽然年纪小,但也有做客人的觉悟,深知他们父子尝尝甜品却尝得太多了,小良心有些不安地望着窗户边的君昱胤。

“无疾,甜品多得是,你君叔叔不急,你慢慢吃啊,为父去看看大街上有啥好吃的!”

颜靖起身到了窗户边,遥遥望见一抹湖青色的纤影,情不自禁地嗤了声。

“这瞭望角真是物尽其用啊,这样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是不会再见面了,就不怕食言而肥?”

君昱胤依旧执持着瞭望角,懒得理睬颜靖的嘲讽,反正他未娶,她未嫁,他如此也是坦坦荡荡,好几天了,每到这个点儿,他就忍不住如此守望。

自顾自地凝望着江涵娇,怎么看怎么养眼,佳人回眸一瞥时就如山林间敏锐的雌豹,他喜欢如此精悍聪明的女子。

最终,佳人的身影拐进一条街而消失,君昱胤依依不舍地放下瞭望角。

这几天有个想法沉沉浮浮,他很想登门见见江铎,拿出一笔钱,将江涵娇纳为妾室。

然后,江涵娇常住在燕王府而寸步不离,那样,她就没机会和那个管家勾搭成奸而绿了他。

不过,君昱胤一看见江涵娇,就不舍得如此委屈她,此时此刻又陷入了矛盾糟心的状态。

“肉松糕,黄豆芽,民间甜品,这几样东西真是罕见之物,我走南闯北多年,也没有见过其中的一样,阿胤,你的心上人真是与众不同,八成是天上掉下来的奇女子。”

君昱胤不晓得颜靖这番话真相了,他却在这瞬间想到了个细节。

手下打探回来的消息是那处破庙里只有江家四口,并没有管家潘跃的影子。

他记得前世里的“江涵娇”并没有一只雪色的猫,“她”也没有如此勤快而天天和江月楼忙碌得像只蜜蜂。

遥望着佳人消失的方向,君昱胤寂然凝思了片刻,叫进来心腹侍卫,低声吩咐了几句。

颜靖不遗余力地支招儿,“阿胤,这可不像你的做派,你现在不能娶妻,但可以纳妾,江家已然没落,江铎自是会理解你,定然同意让女儿做你的妾室。”

君昱胤吃了几颗爆玉米花,香甜酥脆之余更加惆怅,“这些甜品最好放于通风干燥处,免得受潮不酥脆,最好是当天吃完,所以你们爷俩多吃点儿!”

颜靖扶额,君昱胤变了,与以前相比变得越发难以捉摸,反正有一点没错,他那次哭诉是由心而发,他是真的对江涵娇一见钟情。

再说江涵娇由于担心路遇恶亲戚拦截找茬儿,她和江月楼绕远走了一条小道。

窦七丫之流连一篓子野菜都看在眼里,那么这两篓子日常用度若是被她瞧见肯定要闹腾争抢。

如是一来,他们在路上平静无事,不过还未进破庙,就听到了窦七丫自吹自擂的声儿。

江涵娇和江月楼相视一眼会意,两人一前一后,悄咪咪地潜进破庙院,将两篓子用度都锁入江涵娇那厢,然后才来到江铎这厢。

见两人进来,舍梨嬛的眼神像刀子似的,一下下凌迟着江涵娇,训斥。

“二十岁了还这么没礼数,早就见过了你七姨,咋不懂得打招呼问人?”

窦七丫这样刻薄的表面恶亲戚,舍梨嬛偏要当菩萨供着,江涵娇自知无法和舍梨嬛良好相处,祸水东引。

“月楼,婶子说你没礼数呢,这个女人是……哦,我想起来了,是上次想抢我野菜的那位,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亲戚!”

比江月楼大一岁,江涵娇喊哥很不得劲儿,索性直呼名字,至于叫舍梨嬛婶子,那是看在江家父子收留之恩的份上。

舍梨嬛不晓得江涵娇不是自己的女儿,只想牢牢掌控她的人生,听到她称呼自己婶子,舍梨嬛无比委屈地瞅着江铎。

“看看你把这个贱蹄子宠惯得多没家教!一次次欺侮我娘家人,现在还想骑在我头上,你得给我做主!”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