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牌废后》废后独步 天下 同志 王牌废后精彩阅读

王牌废后

古言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妃卿原创的古言小说《王牌废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素青,南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天尊似乎有所感地微微抬头,往女子这边看了一眼,随后又垂下,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提起他的兴趣。被人无视的凰将离也不恼,自顾自地找了一张

创别书城|更新:2019-08-12 06: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妃卿原创的古言小说《王牌废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素青,南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天尊似乎有所感地微微抬头,往女子这边看了一眼,随后又垂下,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提起他的兴趣。被人无视的凰将离也不恼,自顾自地找了一张

《王牌废后》免费试读

天尊似乎有所感地微微抬头,往女子这边看了一眼,随后又垂下,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提起他的兴趣。

被人无视的凰将离也不恼,自顾自地找了一张空桌坐下,随意地点了一壶梨花白,自然在看到南宫羽墨时调皮地眨了眨眼。

因为凰将离的出现,客栈的氛围更加让人捉摸不透,南宫羽墨不征询同意地在凰将离身边坐下,双手托着腮看着大厅,轻轻问:“这些人都奇奇怪怪的。”光喝酒,也不会聊天,手中还紧握着武器不放,一副随时都要拼命的模样。

“江湖人自然是这般模样。”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凰将离淡笑。

时时刻刻都在刀尖上行走,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是不是在下一刻就会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武器就是生命,因为失去了武器,就等同失去了搏命的机会。

见南宫羽墨缩了缩脖子,凰将离沉静地眸闪过一丝笑意,“我也是江湖人。”

南宫羽墨偏过头看她,随意挽了一个髻地青丝被夜风拂起,从他脸上扫过。他没从见过那面纱下真正的容貌,可是他却知道,那绝美的容颜怕不是他能奢望的。垂下头低笑,为自己满上一杯酒饮尽,他说:“我不怕你。从见你第一面起,那个偏激的女子开始,那时候,你吼我,可我真的不怕你。”

这次轮到凰将离低笑,她拢了拢四处飘散的发丝,轻蔑地道:“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日的话而后悔的。”

不会……到嘴边的话却又被生生地噎了回去。南宫羽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急着回答,只是不想听到她那般自嘲的语气。虽然他们才见了那么几次面,可是他单纯的不想看到她这副模样。

凰将离,传说中的凰将离,应该是清冷的,不在乎任何人的,不管任何人的看法和眼光。她只是她,遗世而独立的存在。

而不是现在这般的自嘲。

门外的马蹄声打乱了他的思绪,作为店小二的直觉告诉他有客上门。他朝凰将离点点头疾步走到门口,却见一男一女翻身下马。那少女娇俏可爱,拽着男子的手快步跨进客栈。

“咦,很热闹啊,武林大会不是在夜阑召开么,为何你们都聚集在这雪双城内?”

少女的疑惑并没有得到解答,她似乎也不在意,只是挽着男子的手迅速放开下一秒人已经在凰将离的桌边。

“将离姐!我可算找到你了!”少女,也就是青琉一把搂住凰将离的脖子,在她蒙着面纱的脸颊上亲昵地蹭蹭,随后又大方地招呼与她随行的男子坐下,“小白,过来坐!”

青琉在两日前从青酌手中再次逃离,找到了正欲前往雪双城的白锦曦,便死缠烂打地跟了过来,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遇上她此番出行的目标……凰将离。原本秀美的脸因为兴奋的缘故染了一层胭脂红。

白锦曦朝青琉点点头,目光却是锁定了天尊。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握拳,身上的气势随之提高,应对着突发状况。

江湖人自然是认识这两人,一是白晓堂的百晓生,二是夜阑赤焰山庄的大小姐,这两人都不是他们这些小门小派能轻易得罪的。目光仅仅是随意地一瞥后就收回了。暗自在心中猜测着,鸣凤和赤焰两大山庄的大小姐都来了此次,那么庄主……

不约而同的心中一突,若是凤月夜和青酌也在此处,怕是会有一场恶战降临吧。毕竟,前段时间,天山可是在凤月夜的手中遭到了重创。

凰将离拍拍不安分的青琉的纤手,端着酒杯朝向他们这边看来的那隐藏在纱帽下的视线,低笑道:“不知天尊劳师动众将小女子请到此处究竟,所谓何事?”她已来了这般久,却见天尊久久不提请她的目的,着实让她感到奇怪。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目光在凰将离和天尊身上游离不定,纷纷猜测着天尊此行的目的。

“呵呵。”低沉沙哑却戴着无限魅力的轻笑从纱帽下传出,天尊站起身,缓步走到凰将离的桌前。那黑色的锦缎随着他的步伐翩跹欲飞,煞是好看。

天尊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自顾斟酒的凰将离,纱帽下的薄唇竟是扬起一丝愉悦的弧度,“久闻天下第一庄凰姑娘拥有天人之姿,本尊也不过就是好奇姑娘这面纱下的容貌罢了。”

“在此之前,可否也请天尊摘下纱帽?好满足小女子的好奇心?”凰将离抬眸似笑非笑地挑衅道。

林荫小道上,一个身着白袍的少年郎,神情有些呆滞,背着一张古琴慢悠悠地踱着步,和来往飞奔的马匹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今的雪双城已是风潮暗涌,可他哪知道这些,只知肚子饿了要进食,而整座雪双城独独只有兴隆客栈还亮着灯。慢悠悠地踏进兴隆客栈,把琴往桌上一放,这才发现四周气氛不对。

兴隆客栈在雪双附近的城镇都很有名。菜香,价钱合理,因此食客也很多。可放眼望去,这深夜客朋满座的情形却是少见的,且那些食客身上还透着寻常人没有的煞气。木刀门、唐门、西疆五毒圣教……

少爷的目光瞥过角落的位置,眉眼微微一皱,居然还有天山久离!最后落在那风景独美的窗边。美人如玉,公子温润,竟是赤焰山庄的青琉和白晓堂的白锦曦。只是不知,那此刻正相互对峙的男女又是何许人。

有趣。

少年大手一挥,对着躲在一旁的小二大声说道:“小二,一壶酒,五斤牛肉。”

“客官,您还是改天再来吧。”小二从后面掂手掂脚地走出来,不停地给少年使眼色,要他明白目前处境。

某人是存心要看热闹,自然是糊涂到底:“为什么要改天来?我快饿死了,不管,快给我上一壶酒,五斤牛肉。”说完干脆趴在桌子上耍起了无赖。

小二见拗他不过,只好说:“客官,要是待会儿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那是自然。”

小二奇怪地看了少年一眼,便不再说话,往内堂走去。

少年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眼神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似是对峙的两人。那女子宛若月下昙花,浑身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月辉,那双眸更是璨若星辰。少年不禁想,那面纱之下的容颜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静谧的大堂,只剩下了沉重的呼吸声和刀剑与鞘摩擦的细微声响。因为少年的出现而打断了对话的两人,皆已失去了调笑的心情。天尊气势一改,凛冽的煞气汇成一道利刺,直逼凰将离而去。

感受到那股夺命的煞气,凰将离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酒杯掷出。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那青瓷的酒杯却是在被击中之后,粉碎开来,酒杯中的酒四散溅落,但小桌上的人却愣是没有沾上一滴。

可天尊这状似偷袭的举动却是激恼了脾气火爆的青琉,同时也打破了客栈好不容易维持起来的平和气息。

青琉双掌重重拍在桌上,碟碗随之一颤。她腾身站起,指着天尊怒气腾腾地骂道:“黑不溜秋的家伙!你卑鄙!你敢对我将离姐出手!居然还偷袭!有种你露出真面目跟我将离姐光明正大的比一场!卑鄙小人!”

凰将离和白锦曦一同拉住正欲出手袭击天尊的青琉,本想挣脱但看到凰将离不悦的颜色后,不甘心的坐回原地。

被人指着鼻子骂还是第一次。可这样新奇的经历却是没让天尊觉得愉快。纱帽下似笑非笑地嘴角慢慢下敛,抿成一条直线,出声时却是冷冽邪魅:“哪来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今日若不是看在凰姑娘的面上,这世上怕是早没了青琉这如花似玉的姑娘。”

“哼!”从鼻腔中哼出不屑,青琉撇过脸厌恶地做了个鬼脸。

“听闻天尊一贯都是睚眦必报,难不成是被眼前的美色给迷昏了么?”嗤笑声从门口的桌边传来,那为首的蛮须大汉甚至不屑地领着人将天尊团团围住,轻蔑地说:“幽冥,你看是自己抹脖子还是爷爷送你归西,要不给爷爷磕三个响头爷爷就饶你一命。”

天尊不动声色地端起桌上的酒杯小啜一口,倒是耐不住性子的南殇把剑往桌上一放指着蛮须大汉的鼻子骂道:“飞虫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平日里天山可没亏待过你,如今你判出天山不说,还帮着外人一同来污蔑我天山!”

“南殇阁主,你也不能怪我,俗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人许我的好处可比当初我在天山时当个打杂的强太多。这江湖,有钱有实力就是大爷。”

飞虫早已是今非昔比,木刀门便是由他创立,发展了十年倒是有点成就,在正道也算是排得上名字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飞虫一声令下,剩余的人将南殇围住,皆是拔刀围攻上去。南殇刚劲勇猛,以一敌十,无奈对方人数甚众,刚砍伤一个后面就补一个新的,体力渐有些不支,其余众人看准时间一拥而上,颇有痛打落水狗的味道。

而久离却是定定的看着自家天尊,并没有上前帮南殇的意图。

少年实在是瞧不下去,手指一拨,只听一声清吟,兴隆客栈里一首古曲压过了砍杀声久久回荡,南殇消耗殆尽的体力和内气快速回复着,萎靡的神态也一扫而空。

“好曲。”二楼传来一声赞赏,这声音带着天生的冷冽,“不过,比之将离,却还是差了几分。”

“多谢兄台捧场,在下自然是比不过天下第一美人的凰姑娘。”少年向二楼有好一笑。

“哪来的野小子,这么不懂规矩。”飞虫眼见南殇就要死于他手,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还是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不由纷说就向他看去。

少年冷笑:“我么,风行天下,剑醉红尘,只是人间逍遥客,一

《王牌废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