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越成妃》穿越之冷王的逃妃 小说 总受 一越成妃年下攻

一越成妃

穿越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越成妃》的小说,是作者小王子的玫瑰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无情的大雨打在阮绯颜身上,很快她的全身就被打到麻木,失去知觉。雨水不停地冲涮着她的眼睛,她无力地闭上双眼,耳朵里依旧响起灵儿那毛骨

蔷薇书院|更新:2019-08-12 06:07: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越成妃》的小说,是作者小王子的玫瑰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无情的大雨打在阮绯颜身上,很快她的全身就被打到麻木,失去知觉。雨水不停地冲涮着她的眼睛,她无力地闭上双眼,耳朵里依旧响起灵儿那毛骨

《一越成妃》免费试读

无情的大雨打在阮绯颜身上,很快她的全身就被打到麻木,失去知觉。雨水不停地冲涮着她的眼睛,她无力地闭上双眼,耳朵里依旧响起灵儿那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她?灵儿有什么错,只是给她送了一杯水,他就要了她的命。

“她死了,你满意了?”瓢泼大雨中,一个声音响起。

她木然转头眯眼看去,是昨天把灵儿拎走的那个侍卫,这个人正是林立。

她张了张嘴,哑然无语,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能帮我把她的尸骨葬了吗?”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哀求。

林立什么都没说,走到那堆看不出形状的尸骨旁,蹲下身,徒手一点一点把一块一块看不成形的东西捡起,放到另一只手上的袋子里。

林立今早就被龙幽暗派出去了,没想到等回来时,就听到了灵儿惨死的消息。他一直很可怜那个小丫头,弱弱小小的,像他早逝的妹妹。

看着林立把灵儿的尸骨拿走,阮绯颜瞬间失去支撑的力气,进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她好像又看见了灵儿,弱小的身子在前面跑,她在后面追。不管怎么叫灵儿,她都不回头。

跑着跑着,前面的灵儿突然没了影,她拼命的跑到刚才灵儿消失的地方,原来那里是个悬崖,深不见底,阴风测测。

灵儿,你等我,我来陪你。她现在真的是心力交瘁,生不如死的感觉让她对这个异世充满了厌倦。

她纵身跳了下去,突然的失重感让她惊醒,耳畔依旧是霹雳啪啦的雨声,身上一会冷一会热,她不想睁眼,任由自己再次沉睡。

晚饭时,下了二个时辰的大雨终于停下,叫孙于的侍卫出来看她,见她像落汤鸡般的被绑在木柱上,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怕是熬不过今晚。

“爷,那个女人快死了。”他回去和龙幽暗禀报。龙幽暗听后有瞬间的失落,却又快速的掩去。

只是一个根本不值得可怜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他不信西夜国还敢因为这个赝品来找他讨要公道。

“真是晦气,扔到乱坟岗去,免得污染了王府。”他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下命令。

孙于出去叫来一个家丁,把事情交给他去办。

因为白天刚下了大雨,夜晚的空气还有些清凉,地上到处都是泥泞,家丁找了辆车,刚一到乱坟岗,就把阮绯颜扔下,扬长而去。

家丁回到幽王府,正好遇到林立,他冷漠地看了一眼他,“明日去把她埋了。”这么快回来,肯定是扔下就走。

虽然那个女人可恨,看在她和灵儿主仆一场,又客死他乡的份上,还是应该让她入土为安。

微凉的月光如水银般倾泄而下,照在乱坟岗边上那具新被扔下的尸体上。当远处传来得得的马蹄声响时,那尸体动了动。

阮绯颜全身都在不停的哆嗦,连牙关都咬得咯咯响,费力地睁了一下眼睛,看四周的荒凉就不是自己原来呆的地方。

是被扔出来了吗?这样更好,只要不是死在那个恶魔的府上,就算是死,她也会笑着赴死。

她听到了越来越近的马蹄声,仍然躺在那仰望头顶的星光,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一直到马蹄声来到二米开外的路上,她忽然又觉得好不甘心,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她死了没关系,那灵儿的仇谁来报?

她慢慢的翻身,一点一点的向着大道上爬去,“救……命!”

只爬了二步,就再也爬不动,喘着粗气用沙哑的嗓子求救,一声一声的叫着救命。

感觉到自己细如蚊蝇的声音,在响亮的马蹄声下,根本听不到别人耳朵里,她有些后悔,如果她早点下定决心求救,没准还能爬到大道上。

看着这一小队人马已经过去了一半,她的心凉了。

“停车。”在她绝望时,忽然一辆中间的马车停下。

“少爷,怎么了?”驾车的老汉回头寻问。

“我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叫救命,下去看看。”车门被打开,露出一张年轻又英俊的脸。

老汉心想,少爷这是怎么了?这大晚上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人求救。跳下马车,看到一旁的乱坟岗,心里就是一阵发毛,这种鬼地方,怎么会有人?

后面的三辆车也全部停下,大家一起下来检查四周。马车上的英俊男子也跳下来,清亮的目光落到地上的阮绯颜身上。

其实别人也看见了她,不过都把她当成了死人,没多加注意。

“少爷,那是个死人。”赶车的老汉提醒他。

“救……”阮绯颜这次是真的没了力气,只喊出一个字就又晕了过去。

男子来到她面前,用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确定人还活着,可是她的身上怎么这么烫?弯腰抱起来她,放到自己的马车上。

“少爷,这人还没死就被扔到了这里,会不会有什么传染性的疾病?”老汉一脸担忧。

英俊男子看着脸色苍白没有知觉的阮绯颜,说道,“张叔,你不是总跟我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既然遇上了就是有缘。”

从后面走上前来一位大夫模样的中年人,对男子道,“少爷,让我看看。”

男子闪到一边,等着他诊断的结果。片刻之后,中年男子道,“少爷,这名女子是有孕之身,而且受了风寒,高烧不退。”

男子沉思,他有事要急着回去,女子不醒,只好先带着她上路,等明日她醒来,问了住处,再派人送她回去。

“赵大夫,车上不是有救急的药物吗?熬一碗给她服下。”中年男子刚要上车去熬药,又听男子道,“还是放到我车上,我看着吧,熬好了直接喂给她。”

“少主,这些事情让属下来做就好。”中年男子一着急,直接喊出男子的身份。

“按我说的做。”男子上车。

《一越成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