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田园喜事》田园喜事憨夫宠入骨 君臣文 田园喜事清水文

田园喜事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田园喜事》的小说,是作者凌冰儿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刘铮很晚才回家,喝了很多酒,一回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而且一觉睡到了天光大亮。 第二天,福王府和平常一样,下人们有的洒扫庭院,有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1 04:0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田园喜事》的小说,是作者凌冰儿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刘铮很晚才回家,喝了很多酒,一回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而且一觉睡到了天光大亮。 第二天,福王府和平常一样,下人们有的洒扫庭院,有的

《田园喜事》免费试读

刘铮很晚才回家,喝了很多酒,一回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而且一觉睡到了天光大亮。

第二天,福王府和平常一样,下人们有的洒扫庭院,有的给花浇水,有的将早饭送到王爷王妃和各名侍妾的房里去。

新的一天,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开始了。

刘铮站在台阶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信步走下台阶,嗅了嗅园中的梅花,满意地问身旁的丫鬟:“好了,去传早饭吧,本王饿了。”

丫鬟领命而去。

可是,刘铮等到的不是丰盛可口的早餐,而是田管家和几个家丁慌里慌张奔跑而来的身影。

田管家一边跑一边用变了调的嗓音喊道:“王爷不好啦不好啦!外头来了很多御林军,说是奉旨查抄咱们王府!”

刘铮瞪大了眼睛:“田叔,你一大清早的说梦话呢吧,御林军怎么可能查抄我的王府?”

话音未落,就看见一大群御林军秩序井然地冲进了庭院,个个手执长矛,分列两队站好,然后,从两个队列中间走来了一位头戴银盔、身着铠甲的将军。

刘铮搞不明白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又不是行军打仗,弄这么大阵仗。再说就是真要打仗,也不关他福王什么事儿呀!

等那将军走近了,他才认出来,这不就是皇帝大哥的御前侍卫吴明展嘛。他这是唱的哪一出儿呀?

刘铮上前两步,正要问一下吴明展这是要干什么,却听吴明展高声喝道:“福王刘铮接旨——”

刘铮不敢开口询问,赶紧跪下,准备接旨。田管家等人一看这情形,更加害怕,也一个个纷纷跪了下来。

只听吴明展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福王刘铮身为圣上胞弟,不思上进,游手好闲,不以国事为念,更与逐鹿王刘钫狼狈为Jian,聚众谋反,其罪难恕。特将福王刘铮交由宗人府审理,所有姬妾、家丁、丫鬟、嬷嬷等暂拘于东、西两跨院,其余庭院房屋一律查封。钦此——”

吴明展念得有腔有调儿,且声音洪亮,抑扬顿挫,很能体现这道圣旨的威严。

刘铮立刻傻眼,跌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地念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谋反?还聚众?我这个人从小就没什么上进心啊,而且对军国大事一窍不通。”

突然站起来抓住吴明展的领子:“吴侍卫,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这道圣旨,是不是假的?是你拿来逗我开心的?”

吴明展面无表情地轻轻拂掉刘铮的手。他是个大将军,当然不会害怕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闲散王爷的威胁:“王爷,请不要拿皇上的圣旨开玩笑,这可是死罪。”

说完,看也不看刘铮一眼,径自下令:“王虎,你带领一百人,将王妃和所有姬妾押往东跨院,记住,不许她们携带任何东西。赵龙,你带一百人,将所有的下人带往西跨院。程彪,你带一百人,清点每间屋子里的东西,登记造册,然后封存,记住,要给每间屋子都打上封条,一个也不许漏掉。”

吴明展之所以这么详细地叮嘱,是因为他知道,福王府面积大,房间多,而他们这些人对王府的布局又不熟悉,难免疏漏。临来的时候,皇上特意交代,从今天起,福王府的东西都要充公,一件也不许福王府的人带走。

其实吴明展和刘铮私交还算不错,有空的话,还一起喝喝酒什么的,可现在是执行公务,吴明展可不敢徇私情。再说了,吴明展对皇帝那是忠心不二,最痛恨那种动摇江山社稷根本的无耻行径。虽然他也觉得谋反的名单里有刘铮不可思议,但眼下只能奉旨办事。一切,等宗人府审理了再做定夺。

御林军雷厉风行,很快冲进了内庭,顿时,女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和哭骂声此起彼伏,甚是刺耳。吴明展实在忍不住,又不敢捂耳朵,只能咧着嘴站在那里瞪着刘铮。

等到尖叫声和哭骂声逐渐减弱成低低的呜咽之后,吴明展对刘铮说:“对不住了王爷,请您跟我们去宗人府吧。”

也没有捆绑刘铮,算是对他比较优厚。

刘铮愣怔了半天,突然猛醒过来:“不!我不去宗人府!我要见皇上,我要见太后!带我去宫里吧,我要向皇上和太后亲自陈明,我不是什么反贼!”

吴明展叹了口气:“王爷,您就省省吧,如果皇上和太后还肯见您,至于闹成这样吗?说句私底下的话,您还是乖乖跟我们去宗人府吧,我打听清楚了,您这案子,是宗人府的江大人主审,他一向清正廉明,如果您真的冤枉,那江大人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刘铮听到“江大人”三个字,稍稍定下心来,又想了想,一味地恳求吴明展是没有用的,只能先去宗人府了,照着情形来看,如果不去的话,没准儿又会被扣上一个抗旨不尊的罪名呢。

于是点点头:“好吧,我也不叫吴侍卫为难。”

走在路上,刘铮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一向游手好闲,是一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纨绔子弟了,虽然顶着个王爷的头衔,可诸事不问诸事不管,连管好自己都挺困难,哪里有什么闲情逸致去掺乎军国大事呢?

说他与二哥刘钫聚众谋反?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么!他与刘钫私交是很好,可话又说回来,身为一个胸无大志的闲散王爷,他刘铮与哪个王爷关系不好呀?那都是亲兄弟呀,虽然那几个庶出的与皇帝大哥不太和睦,可是,这关他什么事儿?都是自家兄弟,总不能见了面跟乌眼鸡似的你瞪着我我恨不能吃了你吧。这也不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希望看到的呀。

刘铮越想越委屈,一路委屈着,来到了宗人府。

………………………………………………………………………………………………….

仁寿宫花园里,李太后看着中规中矩站在自己面前的皇帝刘铉,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铉儿,真的,非这么做不可吗?”

刘铉无奈地回答:“母后,儿臣也没有别的办法,从逐鹿王府密室里搜出来的谋反名单上,刘铮的名字赫然在目,很多人都看见了。”

“哀家不相信!”李太后激动地站起身来,想了想,又坐下去,“铉儿,铮儿和你是亲兄弟呀,你是看着他长大的,他是怎样一个人,难道你心里没数儿吗?他从小就不求上进,文不成,武不就,学什么都是个半吊子,就爱在女孩子堆里混闹。为了这个,你父皇没少生气,可结果呢,还不是由着他去了?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这个弟弟虽然不成器,可总算也不惹事,不会给你的皇位造成任何威胁,这也是你父皇一再纵容他的道理所在。可是今天你突然告诉哀家,说是铮儿参与了谋反,这叫哀家怎么能相信?铮儿他会谋反吗,他懂得怎样谋反吗?他什么都不会,要生在贫苦人家,像他那样的人说不定都会饿死的。可你为什么不多想一想,说不定这是逐鹿王的一个反间计呢。”

“所以儿臣命江大人审理这个案子。”刘铉依旧不紧不慢地说,“母后,您就不要为这件事情费神了,儿臣自会处置。而且您也应该信得过江大人吧,他从来不徇私情。”

李太后疲惫地合上了眼睛:“好吧,哀家老了,什么也管不了了,由着你去折腾吧。可是哀家相信一点,铮儿绝对不会谋反。”

刘铉还想再说些什么,李太后却挥了挥手,刘铉心里有些不高兴,可最终什么也没说,告退了。

………………………………………………………………………………………………

这宗被坊间百姓传得沸沸扬扬、牵扯了很多皇亲国戚的谋反大案终于在一个月之后落下了帷幕。

逐鹿王刘钫及其心腹党羽都一口咬定,福王刘铮参与了这次谋反无疑。据他们供述,刘铮曾经自告奋勇,打算在他们攻破皇宫的时候充当内应,因为所有的王爷里面,只有他可以随意进出**,因为人家是个孝子,要经常去给李太后问安的,这也是太后和皇帝特许的。当然,其他王爷也都是孝子,也想天天看望自己的母亲,只可惜他们的母亲不是太后,没这个特殊待遇。

有了这么多人的口供,原本打死也不相信福王会参与谋反的江大人也开始动摇了,经过与其他官员会审,再三考量斟酌,将刘铮划入了从犯之列,这样,就罪不至死了。

岂料皇帝刘铉这次要大义灭亲,下了圣旨,所有这次参与谋反的人,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普通百姓,不管主犯从犯,一律满门抄斩。

这个圣旨吓坏了李太后。她哭着找到了刘铉,哀求道:“铉儿,看在哀家面上,看在他是你亲弟弟的面上,这次就饶他死罪吧,可以充军,可以流放,但无论如何,请留他一条Xing命。”

刘铉冷冷地说:“母后此言差矣,要说是亲弟弟,那几个王爷,哪个不是朕的亲弟弟?难道,因为是弟弟,朕就要全都宽恕他们吗?而且,别人都要问斩,单单饶了铮儿,这也不符我大周国的律法呀!”

李太后绝望之际,用簪子抵住了自己的喉咙:“铉儿,子不教,父之过。如今你父皇已经不在了,铮儿不成器,哀家这个做母亲的就有责任承担他的一切过失。你既然不肯饶恕他,那么,哀家就先他而去吧。到时候,我们娘儿俩也好在黄泉路上做个伴儿……”话未说完,已是泪如雨下。

《田园喜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