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良机天运》良机天运txt MB 良机天运最新章节

良机天运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良机天运》是紫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石婆婆,那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烟雨楼侧是条小河,河面虽小,却合了水意,河边一排柳树垂绦,绿瓦红墙隔开的一处地方,矗立着一座四层高的小楼,满楼的轻纱随风飘摇,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1 04:03: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良机天运》是紫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石婆婆,那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烟雨楼侧是条小河,河面虽小,却合了水意,河边一排柳树垂绦,绿瓦红墙隔开的一处地方,矗立着一座四层高的小楼,满楼的轻纱随风飘摇,木

《良机天运》免费试读

烟雨楼侧是条小河,河面虽小,却合了水意,河边一排柳树垂绦,绿瓦红墙隔开的一处地方,矗立着一座四层高的小楼,满楼的轻纱随风飘摇,木柱旁一串小红灯笼成行,不时被风摇,格外有趣。

楼前一条街各家各处都挂着灯笼,白日里看着萧条,少人来往,各色的招牌也都是怡红院倚翠楼这样的红红绿绿,各家的装饰略有不同,有俗有雅,总还是与烟雨楼相差不多,还有那么几个,好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连招牌名字都不差几分,什么烟水楼云雨楼的,夜里若是有不仔细的,真可能进错了门口。

下午日头毒,各家的姑娘都在趁机补眠,少有那么几个醒得早的倚着栏杆看粘蝉,垂髫的小丫头小小子仰着头盯着树看,手上拿着的长杆子一头绕了蛛网或是抹了面筋做胶,看准了那潜藏在树上跟树叶树枝差不多颜色的知了,一下子黏住,捉下来就放到小布袋子里装着。

每捉到一个便有人欢呼有人喝倒彩,树荫下,一帮孩子也玩儿得热闹。

“去去去,一边儿玩去,别在这里吵吵!”二楼上一个姑娘说着泼下一盏茶水来,一帮子小孩儿跟雨淋了一样,湿了头脸衣服,有个坏的,拿长杆往那姑娘头上戳了一下,不等人来骂,自个就跑了。

一窝蜂跑开的孩子还不忘回头村骂,都是跟大人学的泼口,怕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却把楼上的姑娘给骂生气了。

“这帮小崽子!”那姑娘双手叉腰,瞪着眼睛也骂了几句,见人走远了,这才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摸下一片蛛网来,一脸嫌恶地皱眉。

不到开门的时候,烟雨楼的大门虽是敞着的,楼中却格外安静,这一幕多了两分鲜活生气,也娱乐到了几个醒来的,细细的笑声少了故意做出的娇柔妩媚,反而多了十几岁姑娘的天然纯真。

“韶志!”李大胆一声喊声若洪钟,惊得人一跳,他蹬蹬蹬跑上了二楼,直奔天香的房间,一把推开了门。

跟青楼都不在白天做生意一样,古人讲究的是不能白日宣Yin。韶志也就是一时气闷直接跑到了这边儿,也没有大白天滚床单的嗜好。被天香小意温柔地劝着,又听了两句熨帖话,这会儿正敞着怀仰躺在软榻上,身着轻纱的天香露着半截膀子,拿着美人扑蝶的团扇给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正是一幅逍遥模样。

李大胆进门的时候,那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天香一手掩着嘴吃吃地笑,韶志脸上也勾出几分猥琐笑容,凑在天香的耳朵边,不知是在说话,还是在亲吻。

“怎么了这是,什么事情这么火急火燎的?”才听到声音就见人进了门,韶志懒洋洋起了身,也不拢起身上衣裳,光着脚走到了桌边儿坐下,“坐下喝口水再说,可是那张捕头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我早就看出他那小子一肚子坏水,可着劲儿地跟我作对,不就有个当县官小妾的姐姐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李大胆正眼都没看天香一眼,接过她端上来的茶水一口饮下,吐了茶叶沫子,袖子往头上一擦,这一路过来,还真是出了点儿汗,一进这房间,才觉出凉快儿来,眼一瞟,瞄到一旁的冰盆,这东西大户人家也不好常用,这烟雨楼里一个**的房间却有,他也没多想,只恍然道:“怪道你总往这儿跑,可是凉快!”

韶志脸上得意:“才知道好啊,这儿的好可不单是凉快,暖玉温香抱满怀,可还有别的好呐,怎么样,可用我介绍一个好的?”

“介绍什么介绍!”李大胆一句驳了,“你看看你这成天不归家,往这里待着算是个什么事,成日里拿钱养着她们,能得什么好,还不如攒钱娶房媳妇,好生过日子要紧!这是做兄弟的劝你的好话,你可莫要不当回事!”

天香好像没听到那些暗含贬义的话,一语不发地摇着扇子,模样略有几分慵懒,把挂在肩膀头的轻纱往上拢了拢,要遮不遮的倚在韶志的怀中,柔若无骨的小手悄悄爬上韶志的后腰,在那一片揉啊揉划啊划的。

“李大胆,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话?”韶志眉毛一挑,不耐烦听,话语里就有了些撵人的意思,抓着天香的纤腰一紧,天香嘤咛一声,伏在他的怀里,媚眼送了个秋波过去,小嘴嘬着他胸前的皮肤,小小地咬了一下。

韶志经不得这番撩拨,便有些**上脸,对李大胆更不耐了,“老子上个妓院,哪那么多事儿,你们各家抱着老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倒来说我的不是!”

李大胆听得更气:“我当你是兄弟才来劝你一回,好好娶个婆娘过日子不比什么强,这帮婊子,你没了钱哪个跟你,最是无情无义的东西,也就你搂在怀里当个宝!放着好好的家不要,我看你以后怎样办!”一句话说完,李大胆扭头就走。

韶志听得心里也有些触动,他也不是不想好好过日子的,只是那……还未及深想,天香已经搂着他的脖颈亲上了他的唇,一个湿漉漉的吻过后,天香柔声在他耳畔说:“便是你没钱了,天香也跟你。”

柔情蜜意的甜言听起来诱惑至极,又因那话中的意思,倒让韶志的心里一动,含笑问:“怎么,想给老子当婆娘?”

天香定定地看着韶志,一双眼中写满了认真,动感情地说:“只要你不嫌弃我给你生不出儿子,我就给你当婆娘,好好跟你过!”

韶志没应声,一把抱起天香到床上去了……

晚上石婆婆做了煎饼,拿了两张卷了菜给韶韵送过来,见韶志还没回来,石婆婆道:“看样子,你爹今晚肯定是不回来的了,你吃了就插好门睡觉,别管他了,要是他半夜回来闹起来,你只管来婆婆家,婆婆给你做主!”

韶韵谢了石婆婆的好意,吃了一张饼,把剩下的一张留了下来,若是韶志回来,好歹有点儿吃的也显得自己这个女儿比较能干,若是他不回来吃,这饼就当是明天的早饭好了!

六年的时间早就足够韶韵适应这古代的生活了,吃的方面不用说,能将就就将就了,她本也不是挑嘴的人,也没有千金大小姐的命,挑剔不起。

穿的方面,李氏是个贤惠人,那会儿子也是琢磨着自己日不久矣,给她做的衣服多,小时候尽够穿了,等大一些,韶韵是要学着自己做衣服穿的,这年头外面不是没有做衣服的铺子,而是那等铺子花钱多不实惠,一般人家多是买了布料自家做衣服的,女红是女孩子的必备手艺,只有好和不好,还真没有几个不会的。

住的嘛,这一大一小两间房,小的那间早早就是自己的闺房了,大的那间韶志一个人用也够了。还有个小院子,零零散散种点儿韭菜蒜苗什么的,也能省点儿菜钱,韶韵原还想要养只鸡什么的,可她没这经验,又怕有鸡瘟之类的疫病,还怕那鸡不安静,吵了韶志和左邻右舍,惹了口舌纷争。

乡下人进城都觉得城里人如何如何好,其实城里也有平民,生活未必富贵,如韶志这等穿着制式服装吃公粮的,也没比平民好到哪里去,正经比起来,还不如乡下那有房有田的小地主过得好,开展个养殖业什么的,人家有先天优势啊!

有钱了买地买房是这个世界的普遍投资观念,韶韵倒是想让韶志买地买房,以后哪怕不做捕快了,做个小地主,或者把房子出租收个租金过日子也是清闲,但韶志显然没有那等理财观念,平时口袋里有个钱就随手花了,不是贡献给酒馆就是贡献给烟雨楼,后者的比重更大一些。

对烟雨楼的天香,韶韵虽是从未见面,却是闻名已久,最初听到这名子还是从杨氏的口中听到,她是拿这个故意在李氏面前说嘴的,当时李氏被怂恿得还真的问了韶志一句,得到的是韶志横眉竖眼的对待,吓得李氏再也不敢问了,大妇的气势从未在李氏身上出现过,用韶志的话说就是“庶女那股子小家子气”。

李氏还在的时候,天香是第三者插足,却也不算是她的过错,身在妓院的女子可没有那么多的卖艺不卖身,更何况她又是被特意卖到那种地方的,也不是黄花闺女,抬不起身价,只有客人挑她,轮不到她挑客人。

所以韶韵那会儿对这个女人,只是觉得也是个可怜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横竖那人也不在眼前出现,就当没这回事就好了。那会儿李氏的病情总让韶韵心焦,还真的没心思想其他,就算要挽救韶志和李氏的夫妻感情,也要等李氏身体好了再说啊!

等到李氏没了,韶韵又急着抱韶志的大腿,莫说他喜欢去烟雨楼找天香,就算是他喜欢赌博,喜欢杀人放火,她那时候都不会阻止,劝说什么的也要先得到那人的信任和重视才能提,不然只有一开口就被扇到一边儿的可能。他都不重视你,怎么可能听你的话?

再加上,那些事情实在不是女儿好说父亲的,这可不是讲究个Xing自主**的年代,骂人骂得重了都是可以问罪的,女儿说父亲,被责问不孝是一定的。尤其韶韵的年龄这么小,实在不该是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

眼前的情况还是这般,知道天香的存在,碍于身份碍于年龄她什么都不能说,一想到这里,韶韵有时候也难免感慨自身时运不济。

投胎投到一个贫穷人家不说什么,不是熟悉的历史空间也不说什么,在哪儿不是过啊!娘亲早逝,自己是个女儿家这些也都不说了,客观条件如此,主观也只好说没办法。可这些客观综合

《良机天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