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两情长久岂朝暮》情长岂在于朝暮 章节列表 两情长久岂朝暮kuso

两情长久岂朝暮

幻想已完结

《两情长久岂朝暮》是半絮兰叶写的一本幻想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两情长久岂朝暮》精彩章节节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救我?我根本不认识你。”清丽的女生响起,带着底气不足的喘息。“保持体力,追兵就要来了,到了前面就安全

安之原创基地|更新:2019-08-13 18:05: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两情长久岂朝暮》是半絮兰叶写的一本幻想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两情长久岂朝暮》精彩章节节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救我?我根本不认识你。”清丽的女生响起,带着底气不足的喘息。“保持体力,追兵就要来了,到了前面就安全

《两情长久岂朝暮》免费试读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救我?我根本不认识你。”清丽的女生响起,带着底气不足的喘息。

“保持体力,追兵就要来了,到了前面就安全了。”清朗的声音温润如玉,虽然在奔逃却听不出一丝的紧迫,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心。

“你把我放下,被金针封穴的我现在只会成为你的累赘。”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抱紧我。”

漆黑的空间中,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幕幕犹如黑色的电影胶片般一段段的重现,只是没有图像,有的只是那一句句的对白。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算起来我已经欠了你三条命了。”

“我早就说过,不必谢我。”

“在这儿呆着不会被追兵发现吗?”

“不会,他们早已被我的人引开,你坐好,我帮你把金针逼出来。”

“不必了,我身上共523根细如牛毛的金针,若不能同时逼出,轻则武功尽失,重则金针逆流回心口而死,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不能连累你耗费如此大的功力,我知道你的身份必不简单,你有自己的势力,有灵通的消息,我已欠你良多,其实现在也挺好,师妹避开了我的要害穴位,要我手无缚鸡之力的被杀掉,我现在没有武功,不如就做个平常女子,相夫教子,也是一番滋味。”

“你那师妹对你真是恨之入骨,看来你的师兄真的很优秀啊。”

“看,你的消息永远是这么的灵通,知道我被捕内幕的只有寥寥数人,你到底是什么人?在我面前,你永远带着那个银色面具,莫非我们认识?”

“你也很聪明,我……快走,有人来了。”

嘈杂的声音打破了无光的虚空,黑暗从一角渐渐退去,只余满目的鲜红和支离破碎的景象。

他为她挡下箭矢,浑身是血的躺在他的怀中,一只遮住半张脸的面具也已经有了裂纹。前有追兵,后有悬崖,已是无路可退。

“原来如此啊,他们在你的身上下了示踪散,怪不得能找来。”

“对不起,对不起,若不是我…”清丽的声音早已泣不成声。

“呵,名震天下的踏血寻梅赵雪梅竟然这么爱哭,影王爷若是知道了,怕是要心疼的从棺材里跳出来吧。”

“你……”

破碎的影响瞬间清晰,她看到自己那双即使面临死境也从不发抖的手颤抖的伸了出去,慢慢先开了那已经裂了的面具,那人歪了歪头,似乎想躲避,但终究是伤重,力不从心。面具被掀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她曾无数次地从这张脸前嚣张的逃脱,只是现在那张完美的脸上已是沾满了血污,一扫往日的流气,双眸中闪动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怎么会是你?!”

“呵呵,咳……没想到吧。”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嘴角溢出,她仓皇的想要阻止却已是无力回天。

“别说了,别说了。”

“雪梅,答应我,我死后,咳……,不要,不要让他们看到我的脸,会,咳……,连累我的母妃。真想再看你眉间朱砂一点起舞的样子,真……”声音渐渐低沉,转至喃喃自语,终于,那伸出去想要为她拭去泪痕的手无力地垂下,漆黑如墨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隐藏于长长的眼睫之下。

“你放心,我定如你所愿。”轻浅一吻,和着血泪,落在那已无生机的唇上,“只是,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凌傲寒,世人皆道你是纨袴膏粱的三皇子,整日流连花丛赌坊,难成大器,你奉命追捕我却数年未果,我亦认为你无能,却不想你是大智若愚,几次出手相救的人竟然是你这个奉命抓捕的人。原来你的一世风流不过是伪装,你武功盖世,你有你自己的势力,有自己的谋划,却为了我毁于一旦,死于乱箭之下,甚至死后不能光明正大的入土为安,若有来世,我定倾尽一生护你周全。本已干涩的眼角再次湿润,一滴清泪滑出,消散于黑暗。

一道白光闪过,击碎了眼前的光景,图像渐渐远离,傲寒,你等我,我这就来找你。耳边的风声渐渐小了,我——来了。

意识渐渐回笼,本能的运功却换来一阵万蚁噬骨的痛楚,令她下意识地蜷缩成一团,是金针封穴,早知会如此,当初就不该心软教她医术,心中苦笑一声,瞬间袭来的极致疼痛也让雪梅混沌的思绪立刻清晰起来,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放大的脸,他手里拿着一个一头发光的棍子,看来刚才的那道白光的始作俑者就是它了,只是——除了他,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这样靠近过自己,思及至此,雪梅身体已经比大脑更快的做出了反应,她现在面朝外躺着,身体压着右臂,空闲的左臂弯曲成肘,一击击向那个男人的太阳穴,同时身体借这一击之力一个侧空翻从那人身上翻过,落于地上,见那人已经无声的倒在了地上,雪梅暗自松了一口气,她是不是还要谢谢自己的师妹,没有将她身上所有的穴位全部封死,还给她留下了一分的内力。解决了眼前的这个麻烦,雪梅才有闲心去环顾四周。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布幔,还有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那个男人,身上穿的衣服,虽然样式奇特了一点,姑且算是袍子吧,也是白色的,她刚才躺的床也是白色的,白色,到处都是白色,难道这是灵堂?那个男人就是来带自己走的白无常吗?雪梅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她刚才,打了鬼?还把人家打晕了?再转念一想,雪梅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怎么会,她跳了崖,已是粉身碎骨,再者说,她已经是孤儿,她关心的人,一个将自己送到了官府,一个,死在自己的怀中,怎么会有人为她布灵堂?

想到自己可能已经粉身碎骨,雪梅不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差点惊叫出声,是,她身上胳膊腿儿都没少,由于光脚,雪梅甚至数了数自己的脚趾,十个,一个没少。只是,为什么她身上的衣服这么…少?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裙,勉强算是裙子,可是,好短啊,勉强遮住大腿,膝盖和小腿都露在外面,也没有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情长久岂朝暮》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