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侠剑之情缘》剑新侠情缘手游对联 章节列表 侠剑之情缘直人

侠剑之情缘

武侠已完结

《侠剑之情缘》作者:万里高歌,武侠类型小说,主角:金狗,言未毕,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唐代大诗人孟浩然有一首五言律诗,其中前四句“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描写的就是八百里洞庭湖的美景。洞庭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3 18:23: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侠剑之情缘》作者:万里高歌,武侠类型小说,主角:金狗,言未毕,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唐代大诗人孟浩然有一首五言律诗,其中前四句“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描写的就是八百里洞庭湖的美景。洞庭

《侠剑之情缘》免费试读

唐代大诗人孟浩然有一首五言律诗,其中前四句“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描写的就是八百里洞庭湖的美景。洞庭湖边的岳阳城,更是因岳阳楼而闻名于世,这岳阳楼缘何这么有名?自然是因为仁宗皇帝的肱股之臣范仲淹范大人的一首《岳阳楼记》,范大人在其中写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传唱千古,闻名于世。只可惜高宗皇帝建炎三年,金兵南下时一场大火,将这岳阳楼毁于一旦。

话说刘轻舟、陆十三搭乘了易大发镖局的船只,当夜便随船顺水北行。第二天一早便到了岳州城下。

陆十三伤势未愈,被刘轻舟和易大发安排在船舱中休息。他二人则立于船头之上,观望这洞庭景色,眼看离岳州城不远,易大发道:“哥哥,这一次金狗南下,一直打到临安府,连皇帝小儿都吓得乘船出海,躲在那茫茫大海之中,不敢上岸,却比徽钦那两位强不了多少,真不愧是父子兄弟!只可怜咱们这大好的江南繁华之地,被这些金狗糟蹋的不成样子。哥哥看那岳阳楼。”顺着易大发手指的方向看去,但见岸边哪里还有什么岳阳楼,只剩下的是断壁残垣。“前年小弟押镖从这里经过时,那岳阳楼上还有不少士子文人在吟诗作画,可如今,剩下的只是这大火焚烧后的残破瓦砾,自大宋开国以来,咱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等窝囊气?”

刘轻舟看了看义愤填膺的易大发,道:“兄弟,皇帝身边Jian佞太多,徽宗时有六贼,钦宗皇帝又宠信李邦彦、张邦昌、耿南仲这群小人,再看看高宗皇帝,不也是这样?先是王渊和康履,杀了这两个又来了黄潜善和汪伯彦。若不是这**臣谗言媚上,咱们大宋也不至于被金狗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都是这**臣误国害民,我真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剖开他们的肚子把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易大发恨恨的说道。

刘轻舟拍了拍易大发的肩头:“好了兄弟,咱们也只能是在这里发发牢骚,四年前我带着衡山上下十多个师兄弟去北边参加抗金,可惜只活下来了我和另外两个,一个还武功尽失,一个也断了一臂。你再看看如今,北方那么多豪杰义士,都在和金狗作战,可不也都是胜少负多,咱们空有一腔热血和一身武艺,却没有领兵作战的本事。咱们武林中人,单打独斗还行,这沙场征战之事却是不是咱们擅长的。你看金狗的铁骑,一个冲锋,就能让咱们就死伤大半。所以,咱们正面没办法和他们抗衡,只能偷袭啊。这次韩世忠将军把金兀术在黄天荡围困了四十多天,不也是凭借着金狗们不习水战才侥幸一胜?”

易大发听到这里,甚是激动的说道:“哥哥,韩将军确实厉害,仅凭八千兵马就困住金狗数万大军,虽说是没能全歼他们,可也是大大涨了咱们大宋的威风。但我看,还是岳飞岳将军更厉害些,他以不到三千兵马,就杀退兀术数万大军,还收复了金陵城,这也是独一份的大捷了。”

两人就这样站在船头聊着天,不觉间已到了晌午,船也已经驶出了岳州府数十里。陆十三也已经睡醒,三人就摆了一个案头,席地而坐,边观赏景致边吃饭,倒也甚是快活。

船行不过三日,便到了江陵城外,只因这批桐油并非全要卸在江陵,所以刘轻舟与陆十三并未下船,易大发带着镖师和杂役们将一半的货物卸下,交给了早已等在码头的接货之人。休息一晚之后,次日一早便又继续向北往襄阳驶去。

这一路之上,船行驶的倒是十分平稳,加上刘轻舟又帮陆十三调养,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及至到达襄阳后,伤口已经几乎全部愈合。

下船后,易大发叮嘱道:“哥哥,此次你还要往北,离了襄阳就是伪齐那个儿皇帝刘豫的地盘,兄弟不能跟随了,你万事都要小心啊。”

刘轻舟牵着马:“无妨,贤弟,你只管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好了,咱们就此别过!”说罢,陆十三跟刘轻舟一起对易大发抱拳,易大发也回了一礼。二人翻身上马,朝着北边就去了。

易大发看着二人的身影,喊道:“哥哥保重!”

从襄阳到燕京府,约有两千多里,便是骑着快马,也需十多天方能赶到,这还是路上不遇到什么事情的情况。陆十三重伤初愈,自然是受不得劳累和颠簸,二人也只能是走走停停,一天也就行出百十余里。

这一日,他二人行到了黄河渡口,只见打西边逃来了一群难民,衣衫褴褛,面有菜色。边跑边喊道:“快跑啊!金狗过来啦!正在杀人啦!”

刘轻舟闪身上前,勒住马匹,向那群人问道:“可知金狗有多少人马?”一人大胆,看了看刘轻舟,回道:“这位大爷,金狗大约有百十号人,有二三十个骑着马,您还是快点跑吧,他们杀人不眨眼的。”言未毕,便一溜烟儿的向东南跑去了。

陆十三咬牙恨道:“刘掌门,这些金狗着实可恨,不住的烧杀抢掠,却可怜咱们大宋的子民遭了秧了。”刘轻舟拔出宝剑:“十三兄弟,你乘马先往东北方向的渡口赶去,待我上前去,杀他几个金狗,出出这口恶气。”陆十三摇摇头道:“刘掌门,小人怎么能让你一个人陷于险地,再说那是上百的金狗,便是楚霸王再世,也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杀光他们。刘掌门,你还是不要冒险啊。”

刘轻舟笑了笑道:“无妨,待我杀他几个,便回去追你,快走!”说着,在陆十三所骑的马屁股上拍了一掌,那马儿受惊,一溜烟儿的向东北跑去。陆十三骑在马上回头大叫:“刘掌门,你要小心啊!”

好个刘轻舟,却是艺高人胆大,只见他双腿将马一夹,脚尖在马腹上轻轻一踢,那马儿吃痛,便向前跑去,待赶出去三五里。就看见一群金兵正执着刀枪,驱赶着几十个百姓,但凡有落单的,不是被踩死在战马下,便是被金兵砍死。刘轻舟双目欲裂,咬牙切齿,大吼一声:“兀那金狗,休要伤害百姓!”言未毕,就见刘轻舟从马上一跃而起,寒光一闪,一名金兵尸首分离,倒下马来。那群金兵本来以为又来了一个送死的,却不想就这么被杀了一个,呆立一下,便都回过神,也顾不得那群百姓了,一个个大吼大叫的挺枪执矛,刺向刘轻舟。

恰在此时,又打南边来了八个大汉,各执兵刃,飞奔而来。见到这群金兵,也不答话,直接挥舞着兵器朝这群金兵招呼,顿时金兵被他们杀死了好几个。刘轻舟见了,也不甘示弱,一个闪身,躲开刺过来的长枪,反手一剑,砍翻了一个金兵。接着脚尖一点,飞身上了一名骑兵的马上,还顺势一脚踢死了一名步兵,又一剑将马背上的金兵刺死。

再看那边的八个人,武功并不如刘轻舟如此高明,但八人两两结对,背靠着背,刀枪齐出,不断砍杀着金兵。

那些金兵自打南侵以来,战阵之上,哪里遇到过这等强敌?何况他们并非全部都是女真人,只有那二十多骑兵中约有半数是女真人,剩下的都是渤海人、奚人、契丹人和辽地的汉人,待那十数名女真人死伤殆尽,剩下的哪里还敢抵抗?纷纷抛掉兵器,四下逃散,只恨爷娘少生两只脚,跑的太慢。

刘轻舟和那八个大汉追杀了一阵,眼见赶不上了,方才止步不追。

这边九人互相见礼,刘轻舟拱手道:“方才要多谢八位英雄相助,在下衡山刘轻舟,不知八位尊姓大名?”只见一名精壮汉子站出来,对刘轻舟施礼道:“原来是刘掌门,失礼失礼。自金狗南犯我大宋后,我们兄弟八人就在这黄河边做些打劫金狗的营生,江湖人送外号‘黄河八盗’,区区贱名,不敢污了刘掌门之耳。”

刘轻舟笑道:“原来是姚家昆仲,阁下必然是老大姚靖远了?四年前便听闻诸位的大名,今日有幸得见,幸会幸会!”姚靖远道:“原来刘掌门竟然听说过我们,真是荣幸。不知刘掌门今日缘何在此?”刘轻舟回道:“我受人之托,要到北边去办件事情,今日能与姚家昆仲并肩杀敌,却是一大快事。”

姚靖远当下便邀请刘轻舟:“刘掌门,相请不如偶遇,今日咱们一同杀了这么多金狗,是何等高兴,不如同去喝一杯如何?”刘轻舟摇头道:“姚家昆仲相请,本不该拒绝,但刘某确实是有要紧事去办,何况还有一位朋友在渡口等待,众位的好意,心领了。待刘某事成归来,必然请众位去喝上一场,如何?”姚靖远道:“既如此,我们兄弟也不好强留,只能恭送刘掌门,祝刘掌门马到功成!”

刘轻舟翻身上马,对姚靖远道:“多谢诸位吉言,告辞!”一抖缰绳,那马一声长嘶,便向前疾驰而去。

姚靖远望着刘轻舟的身影,微微颔首,边上一个短须长脸汉子说道:“大哥,这姓刘的好生无礼,咱们兄弟好心请他,他还借故推脱,实在可气!”姚靖远扭过头,目光直视着他,厉声道:“五弟,话怎可如此说?刘掌门乃是武林豪杰,一派之主,他如此匆忙,必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办,何况他还帮咱们杀退金狗,咱们岂可背后说人坏话?”那汉子一低头,道:“大哥教训的是,小弟失礼了,请大哥责罚。”姚靖远道:“算了,咱们也走吧,以免一会金狗又杀过来报复。”

这边陆十三在渡口旁

《侠剑之情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