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小说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女王受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小说TXT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猫爷驾到束手就擒》是顾南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彧,凤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一双白绒绒的耳朵竖起…… 这春潮,真是来得一发不可收拾啊…… 楚彧低头,捂住耳朵,嗯,有些发烫,吩咐菁华:“去驾马车过来。”说完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6 08:03: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猫爷驾到束手就擒》是顾南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彧,凤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一双白绒绒的耳朵竖起…… 这春潮,真是来得一发不可收拾啊…… 楚彧低头,捂住耳朵,嗯,有些发烫,吩咐菁华:“去驾马车过来。”说完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免费试读

一双白绒绒的耳朵竖起……

这春潮,真是来得一发不可收拾啊……

楚彧低头,捂住耳朵,嗯,有些发烫,吩咐菁华:“去驾马车过来。”说完,他戴上兜帽,扯了扯披风,把尾巴盖住,遮得密不透风,然后转过身去,微微露出了脖颈,是绯红绯红的,侧着脸对着墙,等菁华牵马来。

诶!世子爷的春天啊!

菁华回来时,便看见世子爷还侧身站在墙角,仰着脖颈在喝汤,小口小口地抿。

菁华这才发现他手里抱着一只瓷碗:“世子,您喝的是什么?”

他道:“鱼汤。”又小抿了一口,嘴角扬着,心情好得不得了。

菁华惊讶,鱼汤?他家世子分明最不喜鱼腥味的,分明是只从来不吃鱼的猫,偷腥便罢了,还沾了鱼腥。

楚彧解释:“是阿娆给我的。”

世子的表情像是很宝贝怀里那蛊汤,端得小心翼翼,护食的姿态显而易见,菁华盯着瞧,倒底是好奇这蛊汤有何不同。

楚彧吼:“这是本世子的!”

这一副生怕被人抢了猎物的样子,像极了北赢那些低等小妖!

菁华闭眼,抬头:“属下不看。”

楚彧没喝完,抱着碗上了马车,即便用衣衫遮着,依然可见那白色的猫尾,摇啊摇,摇啊摇……

菁华摇摇头,叹气,诶,爷对屋里那位,也太没定力了。

次日,敏王殿下落马摔伤了两根肋骨之事,凉都皆知。

落马摔伤?

菁华似笑非笑:“呵呵。”

文国公府也听到了消息,紫湘闻言道了一句,“报应。”

萧景姒笑:“怕是仇家来寻了。”

凤知昰其人,避其锋芒多时,如此野心勃勃,又怎会没有杀戮。

紫湘冷着脸:“天家王爷,没一个安分的。”

萧景姒笑而不语,将玉簪花的枯枝修剪下来,花期将过,秋意凉。

一只信鸽落在枝干上,啄着花蕊,小声清脆地鸣了一声。

紫湘将那小东西捉起来,解下上面的信笺,匆匆看了几眼:“主子,常山世子进京了。”

萧景姒手中的剪刀,微微颤了一下,停下动作,凝着窗台外的杏树:“终于来了。”

花期将逝,君可缓缓归。

次日,凉都钦南王府外的灯笼便换了新,门口带刀的侍卫围了两圈,过往的路人都不禁多瞧上几眼,这般大阵仗,钦南王府果然权大势大。

整个大凉,最为金贵的世族,唯钦南王楚家无他,瞧瞧这屋中铺的,是白狐绒,屏风上嵌的,是红玛瑙,香炉里烧的,是银灰香,茶盏里装的——

男子闻了闻:“还是你钦南王府的茶水好,就是皇兄也比不得。”

说话之人,是顺帝最小的弟弟,先帝十六子——怡亲王凤朝九。当年顺帝登基之时,怡亲王不过方满五岁,是以,当时还是太子的顺帝便将他养在太子府。

楚彧懒懒地靠着木椅,也不搭理他,半眯着眼,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

凤朝九放下茶盏:“怎突然就回京了?可有召令?”

楚彧心不在焉:“想回便回了。”

“……”好任性!凤朝九啧舌,语气玩味,“你一个番地世子,未免太随心所欲了些。”

楚彧不以为然:“那又如何。”

凤朝九笑,他皇兄还真不能把钦南王的心肝宝贝儿子怎么样:“你回京瞧瞧热闹也好,皇城安静不了几天了。”

楚彧抬抬眼,兴致缺缺:“嗯?”

屋里铺了玉石,又燃了熏香,着实是热人,凤朝九又倒了一杯茶,说道:“文国公的七小姐,你可还记得,萧家出落得最漂亮的那个,生了一副祸国殃民的模样,倒也真真不是个安生的,又有卫平侯的戎平军护着,凤家那一个个可都惦念着。”

楚彧忽然睁开了眼,坐直了身子。

凤朝九见楚彧难得来了兴趣,便说得越发有声有色:“前几日里,皇兄方把她的名帖送去了老二府上,隔天,太子和老五便去求赐婚恩典,这三王争美传得正热,赐婚不过是迟早的事,这萧七倒本事,一个莫须有的传闻,便让我皇兄压下了风头,想来皇兄定是受了那萧七的蛊惑。”

怡亲王素来便不管朝中派系,夺嫡之事更是有多远便躲多远,这等风起云涌的朝堂事,不过当戏文来听,瞧瞧热闹罢了。

说道此处,凤朝九下结论:“她有没有预知未来的本事我不敢说,这兴风作浪的能耐只怕不小,这萧七——”

“咣!”

这一声响,打断了说得正在兴头的凤朝九,看了一眼被楚彧捏碎的杯子,简直瞠目结舌:“你怎了?”

楚彧态度极度恶劣:“喝完了就滚。”

“……”二人自凤朝九在西陵为质时初遇,认识也有些年头,楚彧这喜怒无常的脾气,凤朝九早便见怪不怪了,“火气不小,哪个不要命的惹着你了?”

楚彧不做解释,言简意赅:“我困了,滚出我的屋子去。”

这朗朗白日便犯困……凤朝九打量他,笑得揶揄:“你身子不好,晚上不宜折腾得太晚,瞧瞧你,这精神头——”

“咣!”

这个杯子,直接就摔在了凤朝九脚边,溅了他一身茶水。

凤朝九:“……”这香洲出土的窑瓷啊,这上好的大红袍啊!楚彧这生气便摔东西摆脸色的恶习,也不知道被哪个惯的,真是越发无法无天了。

凤朝九见势就收:“得,本王惹不起,滚便是了。”

凤朝九还没出门槛,菁华便来禀:“世子,宣王爷来了。”

老八爷来了?凤朝九靠着门瞧瞧热闹。

宣王老八的母亲是大凉首富温家的女儿,与已逝的钦南王妃是同胞姐妹,是以,凤容璃打小便喜欢往钦南王府蹿,当然,王府世子楚彧对他,一贯——视而不见。

果不其然,楚彧眼都不抬:“不见。”

菁华便料是如此:“宣王殿下说是奉了圣上的旨,前来送些御寒的药材。”

打着皇帝的幌子难道有用?

“东西留下。”楚彧趴在椅背上,俨然开始犯困,“我困了,去把褥子铺上,要铺厚些。”

菁华吩咐华支去打发了,顺道将怡亲王也‘请’出去,折回来铺被子:“世子昨夜没歇息好?”

昨夜从文国公府爬墙回来,世子爷抱着那碗鱼汤就进了寝屋,反正那会儿尾巴是还未缩回去。

“嗯。”楚彧窝进软榻里,懒洋洋地眯着眼,不大一会儿,皱眉,“让外面安静些,休要扰了我补眠。”

菁华细听,自然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力不比妖王大人。

这时,府里的管家华支来传话:“方才拦下宣王进府时,下人冒失,惊了宣王殿下的马。”

楚彧眯了眯眼,精神不济。

倒是菁华问了句:“殿下可有受伤?”

华支回道:“殿下安好,却是冲撞了路过的马车。”华支事无巨细,“眼瞅那车夫,倒像文国公府的人。”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免费阅读章节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