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萌动伪宋》婚心萌动 晚安 宋先生 GAY吧 萌动伪宋耽美

萌动伪宋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萌动伪宋》的小说,是作者苏展眉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柳眉一觉睡醒,已经是天近黄昏。丫环服侍着她梳洗之后,便又将她引到了前厅。 杨三正在前厅与七叔和另一个年岁更长些的独臂大汉坐在一起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30 12:03: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萌动伪宋》的小说,是作者苏展眉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柳眉一觉睡醒,已经是天近黄昏。丫环服侍着她梳洗之后,便又将她引到了前厅。 杨三正在前厅与七叔和另一个年岁更长些的独臂大汉坐在一起

《萌动伪宋》免费试读

柳眉一觉睡醒,已经是天近黄昏。丫环服侍着她梳洗之后,便又将她引到了前厅。

杨三正在前厅与七叔和另一个年岁更长些的独臂大汉坐在一起说话,一见柳眉过来,忙迎了上来,习惯Xing地就拉住了柳眉的胳膊,将她领到了独臂大汉的跟前,说道:“眉眉,这是二伯父……”

柳眉实在很有抚额翻白眼儿的冲动,只是碍着有长者在坐,倒是不好那么失礼,于是强忍着把杨三的手抽飞的冲动,与二伯父见礼。可是这见礼的时候,那声“二伯父”一叫出口,她就忍不住又狠狠地瞪了杨三一眼——要不是这厮把她气糊涂了,她哪能就这么顺嘴地跟着他一块叫上“二伯父”了?真是太失误了!

可是这位二伯父和坐在旁边的七叔,却是笑得一脸坦然,仿佛她这称呼是应该的似的……

柳眉是不愿意再跟杨三多争论什么了,而那两明显是长辈的人自然更不好开口说话,也只能自己生着闷气转身找了个离杨三比较远的位置坐下。杨三摸了摸鼻子,在叔伯跟前,也难免生出些尴尬之心的。

那位二伯父和七叔却是互望了一眼,同时举起了茶杯,掩去了唇边的笑意。

“三郎,那些事,就照你的安排去进行吧……”二伯父放下了茶杯,微一沉吟,便将话题又扯回到了他们原先的讨论上去:“北边也不用急着过去,只传话给五郎他们留意一下便是……这次的事,怕是你还要跟着去趟汴京的,都已经拖了这么久,耗费了这么多精力,总要图个圆满,方才不辜负……她当年的这份心思……”

“是!”杨三对着二伯父,本能地带着些恭谨,不比对着七叔时那么随意。

“那个……”七叔干咳了一声,斜眼瞟了柳眉一眼,然后对着三郎说道:“三郎呀,这回回了汴京,可别跟以前似的……”

杨三桃了挑眉,低眉看着手中的茶杯,轻轻地用盖子拨着茶叶沫,一点搭腔的意思都没有。

二伯父似乎很有些看不惯杨三眼下这般态度,皱着眉,放大了音量,说道:“你七叔的话,你没听见吗?这回你要是还跟以前似的,气得太君卧床不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那个七叔似乎没想到二伯父会这么生气,有些想劝却又不敢,只扯了扯他的衣袖,陪着笑说道:“二哥也不用太过担心,这回这不是有眉眉跟着呢嘛,想来太君就是想生气也难了……”他话里有话地提醒着他二哥,眼神再度溜号到了柳眉身上。

柳眉被这位七叔看得心里直发毛,虽然那眼神里透着十分的真挚,但是她怎么就是觉得不像是有什么好事呢?!她也是流年不利,这遇上的都是什么破事儿呀?!

她坐在这儿已经认真地观察了一遍,还真别说,这位新来的二伯父跟杨三还真有几分相像之处,说不得还真是有血缘关系的,而且只看这说话间的亲疏远近,估计这位二伯父真是亲的——他教训杨三,那个七叔却是圆场的,这有没有血缘关系,还真是不一样……

只从这三人的说话之中,柳眉确实分析出了一些东西来。比如杨三应该家住汴京,但是他该是和家里关系并不算和睦,只从那位二伯直眉立眼地说出那句“气得太君卧床不起”,便可以看出,这孩子的叛逆程度绝对不低。

而那七叔的表情和说话,却像是杨三和家里关系不好的关键,竟像是能由她来缓和的,再联想着杨三最开始的时候标给他自己的那个“未婚夫”的称号来看,说不定这起因就在婚姻大事上……于是柳眉暗自提醒自己,打死也不能跟着杨三去汴京!

杨三实在不愿意再就这个问题跟他家叔叔、伯父讨论,以前也不是没讨论过,最后总是会闹得不欢而散。他一直悄悄地注意着柳眉,见她一副沉思之状,不用细想也猜得出来她在打什么主意,只抿唇一笑,继续保持沉默。

等着二伯父和七叔二人一唱一和地说得口干舌燥了,才发现现场的两位听众压根就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人家小两口自己在那儿对着眼神儿玩呢!俩人不免抽搐着嘴角,自动地收声,不跟这俩没心没肺的小东西浪费这口水了……

“二哥……”七叔压低了声音叫了二伯父一声,说道:“这三郎油盐不进的,要是任由他这么回东京,怕是又得闹得家宅不宁了……”

“那我刚才骂他,你还拦着!”二伯父自己也坐在那里生气,这都多少年前的旧事了,怎么就放不下呢?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哪里就真能记仇成这样?太君心里又哪里好过?只是生Xing刚强,不肯在人前服软罢了……这孩子平时看着挺善解人意的,怎么就在这件事上这么糊涂呢?他是真想不明白……

“这些年,咱们是少劝了?还是少骂了?就是打,也都打了他好几回了,他可曾改过一星半点?”七叔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心里的结怕是旁人都难解开的,除非是阿柳……”

二伯父眼中也浮现出了万般地无奈,指望阿柳开解?!怕是阿柳心中的那个结,结得比三郎还要深吧!“太君年岁摆在那里,若是再这么下去,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唉!难道还真让老娘带着这终身憾悔之事,不能安心不成?”他也不是不知道阿柳和三郎心里那道坎儿过不去,只是心疼自家老娘罢了。

“要不,咱们兄弟……回趟汴京?”七叔有些犹豫地提了个建议,其实他还真是想念汴京的一草一木,他可是有多少年,都不曾进过家门了,真是做梦都想呀……

“又在胡说!你难道是想回去再吓死几个?!”二伯父皱着眉头,说道:“不过,确实该找人压一压三郎,免得他行事过分恣意……”

七叔睁大了眼睛,身子微微往前探了探,一脸的急切。照他来想,就是不能再进家门,能在汴京逛逛也是好的,说不定还能有机会攀高爬低地在家里溜达一圈呢……

“哼!你就别想了!”二伯父对自家这个弟弟还是很了解的,只一看他那举止,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冷着脸说道:“实在不行,就去信让老五跑一趟吧……要说起来,老五的话,三郎便还是能听进去一些的……”

七叔撇了撇嘴,极是郁闷地坐了回去……

PS:下一章,照样会晚,于是,大家留下票票,就等明天吧。。。。话说,为毛收藏介末少?是不好看?还是不够肥?

《萌动伪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