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璧之魇》以一璧之故逆强秦之欢 801 璧之魇小说TXT

璧之魇

古代言情已完结

《璧之魇》由网络作家灯巷曲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郑楹,詹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个月后,郑楹伤口渐愈,正值仲秋时节,天朗气清,便对一众婢女说想要出门去散散心透口气,随即换上轻装,只带了陌如一人出屋门而去。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8 09:46: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璧之魇》由网络作家灯巷曲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郑楹,詹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个月后,郑楹伤口渐愈,正值仲秋时节,天朗气清,便对一众婢女说想要出门去散散心透口气,随即换上轻装,只带了陌如一人出屋门而去。

《璧之魇》免费试读

一个月后,郑楹伤口渐愈,正值仲秋时节,天朗气清,便对一众婢女说想要出门去散散心透口气,随即换上轻装,只带了陌如一人出屋门而去。

郑楹陌如主仆二人离府门尚远,几个护院远远看到,赶忙围拢上来:“夫人,将军吩咐,说夫人有伤在身,近日不宜出门。”

“我身子已大好了。”郑楹和蔼笑道,脚步并没有因此停下。 

护院们却个个一脸严肃: “此次将军和蒋总管说得严厉,小的不敢不照办,夫人若一意孤行,恐怕小的们就只能得罪了。”

——经历过杨综那场风波后,不知内情的护院们都以为詹府的女主人是个最最顽固之人,见她又要出门,个个如临大敌,态度强硬,指望以此劝服她趁早放弃此念。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女主人只是顺从且和气地点了点头,又令陌如独自去买些林记糕点带回来,便自行转身回去了。 

——————————

次日,詹沛到家已近亥时。 

“济之,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郑楹迎到门边,随口轻柔问道。 

“定国公要增募新兵,诸多事宜,忙得都快火烧眉毛了,叫我过去分管些事……” 

郑楹其实并不在意,听詹沛说完,略点了点头,娴静地接过丈夫脱下的外衣,搭在架上,一边漫不经心地抚平褶皱,一边支支吾吾嗔道:“那个……这一个月来我同你说了也有五六七八次,都不好意思再开口了……那个,郑峦伤我事小,旧恨也先不提,可这次他是针对阿樟,阿樟现如今不只是我的弟弟,更是薛王。你们当真不给他点训戒?” 

“你放心,郑峦既然还不肯安分守己,做下这等蠢事,很快就叫他见着报应。”詹沛照旧用缓兵之计,先求得个眼前的安稳。 

郑楹走回到丈夫身旁坐下,满怀期待地问道:“很快是多快?” 

“嗯……两年上下。你知道东边才出了事,定国公增募新兵就是为了与之相抗衡,我估摸着,不出两年,定能稳住东边,到时把郑峦捆到你跟前,任你出气,怎样?”詹沛搂住妻子肩头,继续温言哄道。 

郑楹佯装严肃,犀利驳道:“你少估摸,你只说,若到时事没成,你该当何罪?口出狂言之罪,还是信口开河之罪?这样的罪名如何治罪,有无律条可依?”

詹沛在妻子额上点了一下: “什么时候学的这般牙尖嘴利了?” 

“你也不必忙着岔开话,我暂且不提就是了,”郑楹假装让步,又凑近道,“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郑楹偎到丈夫身上,半是撒娇半是央求道:“别再禁我足了,我已痊愈,今日沐浴时伤口也无碍。正是秋高气爽的,也该出去走走。” 

“真的这么快就好了?“詹沛搂住妻子,邪气一笑,“给我看看,我说好才算数。”

郑楹便柔柔一笑,缓缓起身关了窗,走到床前,转过身来妩媚地望着丈夫,抬手轻解裙带,衣衫一件件滑落在地。纤盈的腰肢露出,如玉的腰际,一道寸许的暗红色伤疤十分刺眼。郑楹侧过身,有意去隐藏那道伤疤。 

两人因之前的种种不快,至此已有两三个月不曾云雨。詹沛看着渐渐一丝不挂的娇妻,仿佛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牵引着似的一步步向前,直到彼此呼吸心跳可闻时才停住,抬手轻轻卸下妻子的发簪,看那青丝如瀑般垂落,更觉勾魂摄魄。 

他轻轻将妻子抱起放在床上,俯身查看伤处。  

“伤早好了,只是这道疤怕是消不下去了。”郑楹抚着伤疤,轻柔叹息道,“你不在意的吧。” 

“当然不在意,我身上……不必说身上的,光是我耳朵上这条疤就比你这可怖多了。”

詹沛看到伤口果然已愈合,放宽了心,手也开始上下游走。 

“你的……不一样的,”郑楹的手抚过丈夫耳上的伤痕,又抚上了他的胸膛,她知道此处的衣衫之下,便是一处狰狞的伤痕。此刻,她赤裸的肌肤正被丈夫一寸寸抚过,麻意阵阵袭来,渐渐堆积成汹涌的欲望……

郑楹迷离起来,沙哑道:“你的伤痕只会更增你的……”话才说到一半,女子再也耐不住挑逗,一把攀住男人的脖颈,拉向自己怀中。

如胶似漆的痴缠之间,女子的娇喘声旖旎无限。詹沛正当迷离之际,却听莺啼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再正常不过的讲话声——

“诶,差点忘了,刚才的事还没说完呢——从明日起,不许再让人拦我出门了,我最喜欢骑马,你又不是不知道……” 

詹沛睁眼一看,恰对上妻子无比清醒的眼眸,不由笑道:“装得累吗?” 

“哪里装了。”女子两手相握于詹沛颈后,俏笑着否认,“不过是忽然想起方才求你的事,被你一打岔给忘了——你也看过了,我没骗你吧,是真的好了。” 

“此事,再说吧……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詹沛说着又要埋下头去,却被郑楹一把捂住了口鼻。 

  “不能再说,就现在说。” 

  詹沛笑着摇了摇头,拨开妻子的手,仍是不许。郑楹使出浑身解数,连求带逼滔滔不绝说了几车话,总算降服了丈夫,得偿所愿。 

“你可真能磨人……”詹沛将郑楹的一缕乌发在指间缠绕玩弄着,忽然觉得,这世上所有人都趋之若鹜的所谓封赏、所谓权势,皆不及指间这青丝一缕。

《璧之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