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君临界祖》承君祖娅纳惜 直人 君临界祖GAY吧

君临界祖

玄幻连载中

主角叫高溟,炎者的小说是《君临界祖》,它的作者是瘦杆子胖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怔怔之声徘徊众人耳畔,但仍有一些人不信邪,而结果,无一例外,铩羽而归。 于是跃跃一试的那些人纷纷偃旗息鼓,寻找其他目标。 最终,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5 00:10: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高溟,炎者的小说是《君临界祖》,它的作者是瘦杆子胖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怔怔之声徘徊众人耳畔,但仍有一些人不信邪,而结果,无一例外,铩羽而归。 于是跃跃一试的那些人纷纷偃旗息鼓,寻找其他目标。 最终,

《君临界祖》免费试读

怔怔之声徘徊众人耳畔,但仍有一些人不信邪,而结果,无一例外,铩羽而归。

于是跃跃一试的那些人纷纷偃旗息鼓,寻找其他目标。

最终,半个时辰之后,平台之上仍旧站着三十五人,而这三十五之中,有七人是挑战成功,由此替换之前夺奴签成功的奴人。

其中这七人之中,最让众人意外的是,三息炎者的于雁城竟然被一个一息炎者挑战成功,这结果让人难以接受。

这人可是三息炎者,在一个一息炎者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这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但结果如此,只能相信。

末肖看到这里,神色也是一惊。

这于雁城绝非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那故意输给一个一息炎者,失去这夺奴签的资格,到底是何目的?

想了半天,末肖只能晃晃脑袋,表示摸不着头脑。

方圣对着于雁城,自然也有所耳闻,实力定然是有的,若是一时疏忽,对付二息炎者一时输了,这也算合情合理。

但面对一息炎者也毫无招架,那唯一的解释,是故意为之。

可失去奴签的资格,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看不明白。”方圣按了按穴位,不过好在一切没有出现大错,见挑战将要落幕,便高声说道:“若是没人挑战,那今年夺奴签到此结束了。”

“慢!”

话音未落,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却接了上来。

方圣看着发声之人,笑着说道:“于雁城,不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方长老,我想挑战!”

于雁城站在平台中心,抬头看着石桌上略微疑惑表情的方圣,躬着手说道:“刚才方长老说过,每个人有一次挑战的机会,我想这其中包括我吧。”

闻言,方圣点了点头,“这自然包括你,不知道你想挑战谁?”

于雁城视线从三十五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盯着一个少年身上,嘴角扬起一缕笑,阴声道:“末肖!”

嘶!

方圣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青年男子,“你为何要挑战他?”

于雁城眼睛眯成一条线,幽幽说道:“方长老,我只想挑战他,难道不行吗?”

“这怎么可以!”启幽拍案而起,“一个三息炎者对付一个一息炎者,这有什么好挑战的,简直胡闹。”

高溟轻缓说道:“刚才这于雁城输给了一息炎者,这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而末肖可是一招就打败了一息炎者,孰强孰弱,不用我说了吧。”

“强词夺理。”启幽哼声道,“谁不知道这于雁城是你高溟的人,是何居心一目了然。”

“启长老,我虽看重这于雁城,不过挑战乃个人自发而为,难道他没有资格挑战末肖?”高溟站起身子,扬起袖袍,对着场下之人,喝声道:“既然有这资格,那为什么不行,规则就是规则,岂能因为是末肖,而有所改变,那对其他人何谈公平,大家说是,还是不是!”

“是。”却唯有寥寥几人附和。

人群之中蛮云上前一步,“我想这启长老是担忧那奴人的生命安危而已,不如高长老点到即止,怎样?”

“哈哈,原来启老担忧的是这个,那好啊,就依照蛮云所说的,由我来点到即止。”高溟大手一挥,对着方圣说道:“方长老,为了大局稳定,你意下如何?”

方圣缓缓放下手,罢了罢手,“好吧。”

高溟意气奋发地说道:“既然方老都没意见,那今日就由我来点到即止,于雁城挑战末肖。”

“你!”

启幽只能一掌拍在石桌上,却也是无可奈何,三阁之中两阁都已同意,那他也只能退让。

瞧得如此一幕,醉海楼的尝伯于低声对着苏辛孜说道:“苏姑娘,末肖绝非是于雁城的对手,我们是否阻止?”

苏辛孜看着眼前站立如松的末肖,吐露鼻息,“他虽入了百榜,但后面的路还长的很,还是再看看吧。”

尝伯于欲要再次劝说,但见那冰冷的眼眸,微微点头后,便是不再说话。

平台之中,随着高溟话音一落,犹如一滴水滴入了油锅之中,瞬间人群蜚声四起,纷纷对那末肖投向了可惜目光。

这高溟对末肖的私仇,众人都是知道一些,而如今要让他点到即止,必然会假公济私,这对末肖来说,就是羊入虎口。

巨石台之事,这奴人尚未被塔使废去,没成想在奴量峰峦上,被一个于雁城逼的走投无路,看来真是造化弄人。

可惜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奴人。

想到这里,众人无奈摇了摇头,不免心生惋惜,有几人甚至无奈叹了口气。

而此刻,末肖也不得不感慨高溟用的好计谋啊,让于雁城故意输给那一息炎者,绕一圈,最终指向了他。

可如此大费周章,真能有用吗?

末肖眯着眼,盯着石桌上的高溟,念声道:“三息炎者,我又有何所惧!”

于雁城踏步向前,手指着末肖,厉声道:“小子,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啊,死了,可别怨我。”

末肖嘴角微微一扬,“想要我的命,可没有这么容易。”

“还真是贱骨头啊,嘴竟然这么硬。”于雁城紧握着拳头,“既然你还不死心啊,那就让你尝试下我的厉害。”

“咔嚓”

脚尖用力,青石地面响起一阵摩擦之声,于雁城飞身掠了过去,速度奇怪无比,还未眨眼,人已至近前。

一个拳头袭来,末肖不敢懈怠,体内两身合力,本能地往右侧躲过。

恰时,对方那拳头化成掌,如一缕刀锋破空,冷声在他耳畔回响,一根发丝断成两截。

末肖后退三步,而等发现他那落地的一根头发,后脖子兀自一凉,这人还真是果断,上来就祭出杀招,看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于雁城也微微心惊,刚才一击虽然只是一试,却也用了七成之力。

若是一般二息炎者,早就倒地,但这小子却能安然无恙地躲过,似乎还真隐藏修为,隐隐达到三息炎者。

怪不得高老对他如此忌惮,这等天赋,闽南镇也没有几个。

“小子,不错,有几下子。”于雁城微眯着眼眸,舔着嘴唇,脚步再次一动,比刚才速度又是加了几分,“不过这可是远远不够,受死吧。”

一步便是一丈,于雁城身子仿若一柄利剑,直冲而来。

末肖体内气府全开,全神贯注地盯着那道人影,眼眸里有一抹坚定。

人影骤至,于雁城的拳掌如流雨变换,如此一幕,视线之处,刹那之间形成无数实虚相接的拳头。

“迷踪拳!”

末肖神色大骇,脚步猛然一蹬,身子急速往后退去。

若没看错,刚才变化多端的拳头应当是迷踪拳炎技,这虽然是炎技之中最低的,只有一品人阶,但出招诡异无常,完全不知道哪个拳头是实影还是虚影,完全无从下手。

“小子,没想到你竟然看出我的炎技,那今日你死的也不冤。”于雁城戏谑地声音传来,身子也疾奔过去。

看着满眼地拳头,末肖也是一阵头大,第一次觉得这炎技让人头疼不已,于是身子强行扭过,不断来回躲避。

“击左边三寸之处,这是迷踪拳的命门,只要击中,必然能破去这迷踪拳炎技。”

璃灵清脆之声传来,末肖心领意会地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现在,只缺一个时机。

而石桌上的启幽看到于雁城所使用的炎技,神色有些发冷,“没想到这于雁城对一息炎者使用那迷踪拳,还真是厉害。”

“这迷踪拳炎技价格应当不菲,化拳神影,实实虚虚,还真难分清,听说每个人练习此炎技都有一个命门,唯有击中这命门方能破去。”方圣摇头说道:“看来这次末肖非死即伤了。”

高溟抚着长须,缓缓说道:“切磋而……”

可“而已”的已字还未说完,高溟却愣在那,全身僵硬而住。

他的视线之内,刚才一直稳稳占上风的于雁城竟然倒退一丈距离,摔倒在一边,看模样伤得不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这个活了八十余年的老者也满脸骇然,刚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情况为何急转而下。

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雁城竟然也不是这个贱奴的对手?

《君临界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