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放开我的安妮》放开我的北鼻3 RPS 放开我的安妮蕾丝

放开我的安妮

游戏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放开我的安妮》的小说,是作者陈森然的右手创作的游戏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刀锋过。 刀锋缓缓而过。 刀锋过处,雪还在下,风还在吹,这一刀砍得平平无奇,没有山崩,没有地裂,前一刻汹涌狂烈的刀气似乎只是一闪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2 16: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放开我的安妮》的小说,是作者陈森然的右手创作的游戏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刀锋过。 刀锋缓缓而过。 刀锋过处,雪还在下,风还在吹,这一刀砍得平平无奇,没有山崩,没有地裂,前一刻汹涌狂烈的刀气似乎只是一闪

《放开我的安妮》免费试读

刀锋过。

刀锋缓缓而过。

刀锋过处,雪还在下,风还在吹,这一刀砍得平平无奇,没有山崩,没有地裂,前一刻汹涌狂烈的刀气似乎只是一闪而逝的幻象,卡尔萨斯的手还在颤抖,死灰色的雾还在不断香噬着暗红色的雾。

世界继续向前。

一切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

刀不停,刀继续向前,刀划过了风,穿过了夜,最终斩落了一片雪。

一片雪分做两半,一半落在地上,一半留在刀上,映着刀上如雪月光,分外凄清。

刀再进一寸,老杜一口气吐尽,刀势终于到了头。

世界还是不曾为这一刀停留,风雪还是不止,暗红色的雾气连最后一层壳也摇摇欲坠。

几乎只要再一个呼吸,卡尔萨斯的灵魂就会连同着他的身体一起腐烂成泥,再也不用忍受时间的侵蚀,永远长眠于此。

老杜却还是在不疾不徐地吸气,不疾不徐地将踏出的脚步往回撤,不疾不徐地调整着手中刀的位置。

他的动作轻柔舒缓的完全不像是在厮杀,而更像是在做一场完美的刀道表演。

此刻,他就是在准备着做一个最标准的收刀式来给这一场表演划上一个精准而优雅的休止符。

暗红色的雾气的最后一层壳淡薄如纸,已经产生了层层的裂纹。

下一刻,一切都将结束。

下一刻。

老杜收刀,刀就那么轻柔舒缓地划向了空中,轻柔舒缓的一如出刀时那样平平淡淡。

平平淡淡到能够让你清楚地感受的到收刀的每一个细节:风的声音,雪落的声音,手腕的转动的弧度,刀在空中划过的弧度,还有风雪吹拂在刀上发出的空灵的声响。

一切都自然畅意的像是天生如此,理所应当的一如大河入海,夕阳西下,蝉朝生暮死,世界毁灭重生。

老杜的手稳稳地划出最后一个弧度,刀终于回到了它最初的位置,就像是它从未真正离开过,就像是一片落叶终归根,一片残雪终落地。

一片残雪终落地。

留在刀锋上的残雪终于滑下了如月的锋刃,落在了雪地上。

“簌簌——”落雪声,很轻的落雪声,轻的几乎听不清楚。

却轻的几乎落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心里下起了雪。

雪落的那一刻,远处的那些肆虐狂涌的死灰色雾气倏忽散去,散的没有一丝先兆,散的就像是那些雾气从来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

原本就已经到了极限的卡尔萨斯彻底地跪倒在了地上,相信如果不是他巫妖的体质,他早已晕厥过去。

而一直显得游刃有余的内瑟斯则猛然握住了自己的翠绿色权杖,像是要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一般狠狠地将那根权杖插在了深厚的雪地里,那一下之重直接激起了足有三码高的雪雾。

那些原本被静止的时间开始流淌,雪继续落,风继续吹。

陈森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微微地喘一口气,事实上也只有站在老杜的附近才能够清楚明白的知道刚才的那一刀的恐怖。

那一刀完全不像表面上那平淡无光,它已然威慑住了整个天地,将每一丝气息都牵引到了那一把平淡到简陋的刀上。

陈森然毫不怀疑,刚刚他只要动一动就会被那一把刀彻底地撕成碎片。

在那把刀的刀势收回来之前,刀就是天地,天地就是那把刀。

老杜还是没有收起他的刀,他的眼睛还在死死盯着那一片未散的雪雾。

显然内瑟斯还没有死,那一只该死的狗头人的生命力顽强的让人害怕。

两息之后。

雪雾落尽,陈森然借着卡兹克发出来的已经微弱到了极致的猩红色的光看到了内瑟斯。

他确实没有死,只是这个狗头人的脸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从眼角直到嘴角的狰狞伤口,有血从里面流出来,他似乎是没有觉得痛,没有呻吟,没有喊叫,只是用手死死地捏着翠绿色的权杖,用力的让每一根手上的经络都凸显的如同一条蛇。

他的眼睛,充满了血丝,愤怒,以及杀人的狠厉,他是真的怒了,真的要不顾一切了。

要知道,就算是十七年前,那十三个顶级的召唤师也没有把他逼得如此之惨。

可是,现在,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伤。

他流血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流血了。

“你们竟然让我流血了……”内瑟斯早已不复之前的沉稳冷静,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吼叫道,“都必须死。”他的眉毛随着他的说话不断颤动,他的整张脸都狰狞的近乎扭曲。

狗头人喘着粗粝的气再次举起了那一根翠绿色的权杖,只是这一次他的动作明显要慢的多,那些死灰色的光也聚集的相当缓慢,显然,刚才的那一刀给他造成的伤害也并不只是脸上的那一道伤疤那么简单。

对于狗头人的言语威胁,陈森然和老杜谁也没有放在心上,陈森然更多的是有些担心卡尔萨斯那个老鬼会不会直接挂了。

毕竟那个老鬼已经保持着那个跪倒的动作很长时间了,从背面看过去,他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

而老杜则是直接将那把刀再次向后拉,他用无声的动作告诉了内瑟斯,他的死亡不可避免。

只是陈森然没有看到的一点是,老杜握刀的手微微有一丝颤抖。

战局一触即发。

风雪呼啸,如同百鬼夜行。

内瑟斯握着权杖的手猛然一动,就在陈森然以为又将是铺天盖地的死灰色浓雾汹涌而来的时候。

乍起大风雪,又是乍起的大风雪,和上一次围杀斯维因时一模一样。

陈森然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想要出言提醒老杜,却被狂猛的风雪肆虐的几乎讲不出话来。

一息之后,风雪乍停。

内瑟斯已经不见踪影,老杜还是持着他的刀做着他的藏刀式,稳得如意通一座山峦。

“老杜……”陈森然皱起了眉,从老杜的情况看,很明显刚才那种对陈森然来说是杀招的东西,在他眼里应该就是雕虫小技。

可是他什么也没做……

花费了陈森然如此多心血的一次围杀,竟然以失败告终,这让陈森然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毕竟有了这一次的失败,那么下一次再想杀内瑟斯就绝对是比登天还难。

可是他还没有将情绪倾泻出来,因为他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

“没错……咳……”还没等陈森然说出来,原本还沉稳如山的老杜狠狠地咳嗽了起来,他将刀插在了地上,狠狠地喘息着,似乎忍了很久才勉强没有让吼中的一口精血吐出来,“咳咳咳……你知道……咳咳咳……月下美人是什么吗?”

“昙花。”陈森然自然知道昙花的这个别称,而且老杜的这句话也基本印证了他的猜测,但是他没有打断老杜继续说下去。

“是昙花。”老杜咳嗽终于轻了一些,“昙花一现,必是潋滟无方。月下美人出,也必是天下无双,绝世一刀。可惜,就像是昙花一现只一夜,月下美人出一刀也就只有一刀。”

“所以……”陈森然想要扶他,却被老杜摇手拒绝了。

“所以,刚才如果内瑟斯不走,死的怕是我们。”老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大抵是终于压住了那口血,他站了起来,“去看看那个老鬼吧,他好像很不好。”

陈森然闻言点了点头,也理解了刚刚老杜最后也只是在虚张声势,看起来自己到底是实力太低下了,完全低估了内瑟斯他们那个等级的实力,自己这一次用三个接近他实力的人围杀他,本以为是十拿九稳,到最后却是险些被反杀。

这让他警惕了起来,同时也终于从正面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终极武力的可怕,他的心里第一次有了智慧无法战胜武力的无力感。

“老鬼……”就在陈森然准备看看卡尔萨斯死了没有的时候。

远处的天空中升起了一道刺目的红色光。

那是……敌袭的意思。

——————————

近三千字大章。

算是一更的良心补偿。

求点票。

《放开我的安妮》 免费阅读章节

《放开我的安妮》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