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在希望的汉末》卑鄙在汉末 XXOO 在希望的汉末女体化

在希望的汉末

历史连载中

《在希望的汉末》是悠悠青荇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在希望的汉末》精彩章节节选: 姑臧,总控河西走廊,扼西域之咽喉。 自冠军侯破祁连、通西国始,随着西域诸国与中原贸易的日趋繁荣,这座西北边陲的军事重镇,也渐渐成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4 06:2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在希望的汉末》是悠悠青荇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在希望的汉末》精彩章节节选: 姑臧,总控河西走廊,扼西域之咽喉。 自冠军侯破祁连、通西国始,随着西域诸国与中原贸易的日趋繁荣,这座西北边陲的军事重镇,也渐渐成

《在希望的汉末》免费试读

姑臧,总控河西走廊,扼西域之咽喉。

自冠军侯破祁连、通西国始,随着西域诸国与中原贸易的日趋繁荣,这座西北边陲的军事重镇,也渐渐成为关西首屈一指的富邑。

财富的堆积,难免引人觊觎,加之汉、羌以及匈奴诸族混居的现状,汉庭长期于此部署重兵,也就不足为奇。

同贾诩少年时的动荡大相径庭,今时今日的姑臧,相较风雨飘摇的中原,反倒更似一片安宁乐土。

这一日傍晚,霞光散布穹顶,忙碌一整日的姑臧居民们安然归家。而位于城东的校场,同样是默契地结束一日的操练。

待到星夜降临时,街头巷尾就只剩下巡逻兵士的往来踏步声,整座城市仿佛入眠般沉寂。

夜深沉,毗邻校场的戊己校尉府书房里,疲乏的董卓把玩着一枚竹简,思绪恍然回到雒阳,回到廷尉府阴暗湿冷的牢狱。

“天子圣明,知冀州之败,非战之罪。亦清楚中郎将志虑忠纯,可托大事。是以才置朝廷非议不顾,只将中郎将迁回戊己校尉,小惩大诫。”

满面和善的蹇硕,就似照进暗无天日牢笼的光。他带来天子的意志,也带来希望和机遇。

“今次履职,戊己校尉不必驻军车师,只需屯兵武威。陛下这番部署,一则忧虑诸羌及西域各国,恐将乘朝廷无暇西顾之际,闹出祸端。

二来嘛…戊己校尉只需铭记,陛下会择机遣使携诏至姑臧。届时校尉以此符传核准,符合便立即依诏而行。明白吗?”

但见董卓脱口称是,蹇硕笑意更浓:“硕尝闻戊己校尉昔年与张太常势成水火,想必校尉应当没有忘记,张太常何以推辞封侯吧?”

“这是自然,张奂昔年率军归雒,恰逢…”彼时蓬头垢面的董卓说到这里,陡然抬头瞠目结舌凝视似笑非笑的蹇硕,小声嘀咕道:“莫非…当年的诏书……”

“如非陛下亲笔,张奂安敢在雒阳擅动刀兵?”呵呵一笑,和善仍然挂在蹇硕脸上,只是声音愈发森然:“奈何许是诏书言辞不清,竟令张奂将窦武视作乱兵,他事后自然无颜觅封侯。

但请校尉放心,前车既覆,今番的诏书定不会再模棱两可。硕在此先为未来的九卿与万户侯贺。”

“仲颖。”

门未开,声先至。听声辨音,董卓确认来者是左营司马张济。

收束的意识回归当下,瞧着推门而入的张济,他笑谑道:“张三水,城上何事,需劳烦司马大驾亲自禀报?”

刺史移治,太守空缺。皇帝既然给予一言堂的便利,董卓自然收下姑臧四门的防务。

今时业已入夜,张济不在城上巡视,反而急匆匆造访。原因只会是出现他不敢擅自决断的突发状况。

“是这样的。”时常被董卓打趣调侃,张济早已习惯,他回答道:“适才南墙下,有一人声称是段颍的外孙,喝令兵卒开启城门,语气非常之狂妄…”

“堂堂凉州男儿,怎就如此絮叨?”董卓嗤笑摇头,说:“你挑些重点说。”

“是。”一阵抓耳挠腮,张济尝试凝炼出重点,道:“现城下三男两女,其首者自称甄旻,字言羽,系段颍外孙。两女乃其妹妹,两男则是重金聘请的氐人武士。

这个甄旻非但口出狂言,还要我转述几个没来由的字给校尉,分别是颤题博立。他说校尉一听,应当会明白。”

“羼提波梨,此人倒是深知本…嗯?甄旻,字言羽?”瞧眼满是莫名的张济,董卓眼珠微微转动。

少顷,他低眉看看手中竹简,嘴角露出会心的笑容,道:“言羽,诩也,甄旻,真名也。莫非是他?”

将竹简握在手心,霍然而起的董卓喝令道:“张济听令,速去校场传本将将令,着后营司马牛辅,点亲兵三百,随本将同去南门迎接段太尉的外孙。”

一番话毕,张济简直怀疑耳朵是否出错。因为就算甄旻当真是段颍外孙,也没有董卓亲自相迎的道理。

“楞着作甚?”越过杵在原地的张济,董卓失笑两声,道:“本将知你在想什么。本将槛车入雒途中,曾与阎忠相逢。阎忠谓我曰:‘凉人贾诩,有良、平之奇,或可助君成事’。

是以,出狱以来,我就命你与李傕、郭汜到处寻访。你应该未曾忘记吧?”

“当然记得,怎么能忘呢。”张济点了点头,说:“大将军派遣的军官名单,出现贾诩的名字。这消息还是我在金城的县吏侄儿,遣人送来的。

莫非这甄旻与贾诩,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甄旻,或许就是贾诩。”自顾自唤来府卫替自己穿甲戴盔,董卓嘴里也没闲着,:“羼提波梨,乃是佛修菩萨时的名字。

大概十年前吧,西域来的什么高僧,在凉州各地宣讲佛法。我母亲笃信释迦,因而我也陪着当故事听过不少,其中就有羼提波梨被歌利王截割身体之事。

他这般隐姓埋名、拐弯抹角,只怕是被什么人挟持。“

讨伐张角,未败却败,官途中道跌落。然则祸兮福所倚,逃出生天的经历,使他更加笃信阎忠之策。

只是董卓也明白,相要玩弄权谋,就必须足够的聪慧,否则必将是自寻死路。

于是乎,亟待寻找一位运筹帷幄策士的他,自然而然将矛头对准贾诩。只因他与阎忠口中有着张良、陈平之奇者,俱是凉人。

张济听完是豁然开朗,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传令。等到董卓披甲戴盔,手按天子剑,大踏步跨出府门时,早有牛辅率领亲兵严阵以待。

骑上府卫牵来的漆黑骏马,董卓一骑当先朝着南门奔腾。他只希望等待他的,不是一场空欢喜。

风沙劲吹中,厚重的城门发出绵延的低吼,缝隙渐是宽敞。再是眨眼的功夫,百余兵卒已是涌出,列阵于道旁。

此刻,无垠星河完全笼盖河西,兵卒们手中高举的火炬,成为漆黑荒野中孤独而耀目的光点。

驭马而前,脸上堆满笑意的董卓,缓缓开口:“来者,可是贾诩?”

《在希望的汉末》 免费阅读章节

《在希望的汉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