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谍殇之山河破碎》谍殇之山河破碎百度云 章节目录 谍殇之山河破碎猎奇

谍殇之山河破碎

历史已完结

完结小说《谍殇之山河破碎》是沉醉四月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史密斯,小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小野客气的寒暄中暗藏锋芒:“史密斯先生,请坐,请品尝一下我的茶道手艺。我很遗憾,估计要在近日把您移交给德国人了,虽然我个人很不愿意

看书网|更新:2019-08-24 18:08: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谍殇之山河破碎》是沉醉四月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史密斯,小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小野客气的寒暄中暗藏锋芒:“史密斯先生,请坐,请品尝一下我的茶道手艺。我很遗憾,估计要在近日把您移交给德国人了,虽然我个人很不愿意

《谍殇之山河破碎》免费试读

小野客气的寒暄中暗藏锋芒:“史密斯先生,请坐,请品尝一下我的茶道手艺。我很遗憾,估计要在近日把您移交给德国人了,虽然我个人很不愿意看到这种结果,可是作为一个军人,大本营的命令,我实在无法抗令。”

威廉史密斯固执地摇头:“虽然科学没有国界,可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不能为之效力的就是纳粹,哪怕是我死。我的亲人,十一个人,被纳粹送进了集中营!”

小野微微鞠躬,叹道:“您的心情我很明白,但是也请体谅我的难处,军人,特别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服从不仅是天职,也是美德。除非……您肯为大日本帝国效力。”

“不,我已经回答过您很多次了,德日两国是盟国,在没有确实的保证,确保我的科研成果不会被德国人窃取,或者共享之前,我也不会为日本做事。”

“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了,虽然我个人是很敬重史密斯先生您的为人和学识的。您再好好考虑考虑,时间不多了。纳粹的手段您是知道的,落入德国人手中,恐怕……请相信我,我是真的不想让那样可怕的事情发生。”看到史密斯陷入了沉思,小野起身说道:“请宽坐,有点琐事,失陪片刻。”

史密斯独自呆坐了很久,夕阳西下,初夏的斜阳映照,晃得他睁不开眼,他起身想要离去,突然,办公桌上的一张报纸映入眼帘:他看不懂中文,可是……密密麻麻的中文中一段熟悉的文字……这是怎么回事?古希伯来文?这里也有人懂希伯来文?

作为一个失去了家国,在世界各地流浪数千年的犹太人,史密斯夫妇饱尝没有祖国的的心酸,从他父亲一代起,全家都是狂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梦寐以求的是重返中东故地,重建犹太国。这些犹太复国主义者认为没有文字的民族是没有灵魂的,所以他们想要复活早已失传的古希伯来文字。数十年下来,这种古老的文字终于整理的可以使用了,他们艰难的传播着,希望有一日可以重温大卫王的辉煌。史密斯知道懂得这种文字的人全世界加起来也不过区区百余人,而且全部是在英美的犹太人。他和他的妻子就是其中的两个。怎么中国上海的报纸上会有古希伯来文?他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扫了一眼,这段文字好像是一封书信其中的一段,他再一细看,差点落泪,原来,居然是妻子写给他的!伊莉莎史密斯,昵称伊莎,这个昵称只有夫妇二人之间使用!他的心狂跳起来,妻子,还活着!许久,史密斯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随后的几个小时,他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有时又漫无目的出入小野的办公室,翻看着自己看不懂的报刊杂志,对一些《良友》之类的连环画看得仔细一点,其它的报刊无非是借此发泄心里的抑郁,似乎心事重重。在另外一间房间监视着史密斯一举一动的小野平一郎看出了史密斯情绪的波动,他以为自己下午的话触动了这个除了自己的专业,对其他的一切都很单纯的科学家,内心深处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挣扎。小野乐观其成,嘱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晚上二十一点,史密斯终于开口发话说想和小野谈谈。小野做出一副刚从外面赶回来的样子:“失礼了,听说您还没有用晚饭,我们一起用餐吧,请您品尝我们日本的生鱼片和寿司。”

史密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我答应为日本效力,但是我有个条件:和我的妻子儿子一起去日本,马上。临分手的时候,我和妻子有过约定,如果都能活着抵达中国,就在上海一家意大利教堂里会面。那里的神父是我们的朋友。这是教堂的地址,请帮我寻找他们母子的下落。”

小野马上点头答应:“请史密斯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力,在这个乱世里,能帮助您,我的好友,举家团圆共享天伦,一直是我的心愿。”

小野马上布置,派遣宪兵队队长武藤正男去了教堂,不料马丁神父说史密斯太太三个月前的确来过教堂等待丈夫,而且不止一次,但是半个月前最后一次露面后,彻底绝望了,说是要离开上海前往美国。现在是否已经成行,还是依然滞留在上海,就不得而知了。武藤不敢怠慢,一边向小野平一郎汇报,一边命令部下分头去找出入境管理处、美国驻沪领事馆等处查询伊莉莎史密斯和其子约翰史密斯的下落,并行文各区警署帮助查找。经过两天马不停蹄的奔波,终于得知当天上午十时,伊莉莎史密斯母子即将乘坐维多利亚女王号客轮离开上海前往美国。武藤正男松了一口气,太幸运了,如果再晚一步,就麻烦了,还要惊动帝国海军在公海上拦截,即使拦截成功,也可能会酿成日美之间的外交冲突。他带人马上赶到码头,找到了伊莉莎史密斯母子,把威廉史密斯的亲笔英文信交给了史密斯太太。乱世之中突然得到丈夫的确切消息,史密斯太太既惊又喜,马上答应和武藤正男一同去见丈夫。

76号二号楼三楼办公室窗口,小野平一郎凭窗打量着史密斯母子。史密斯太太四十岁上下的年纪,身材纤弱消瘦,是一个标准的欧美中年家庭主妇。她的儿子约翰史密斯十七八岁,脸上长满青春痘,身材看起来比父亲还高一两英寸,只是还未长成,青涩稚嫩。礼貌周全的小野会见了史密斯太太母子二人:“史密斯太太,尊夫一切都好,请放心。不过如果尊夫看到您风尘仆仆、历尽艰辛,如此憔悴,一定会……忝在知己,请太太容在下略尽地主之谊,向您推荐敝国特有的温泉,一洗征尘,再与尊夫团聚,可好?”

史密斯太太急于和丈夫团聚,但又不好回绝眼前这个掌握着自己一家人生死的陌生人的“关怀备至”,只好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武藤正男亲自带人开车招呼贵宾。这母子俩一去就是两个多小时,武藤正男先行赶了回来:“将军,按照您的吩咐,伪装成侍浴下女的特工仔细检查了这母子二人的衣服、身体,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将军,恕属下冒犯,您是不是过于小心了?”

小野淡淡一笑:“中国有句古话:多算胜少算,况与无算乎?大本营来了密电,二十日,就是明日一早送史密斯一家三口去日本。武藤君,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德国人得到消息,我决定由你带三名特工,乘坐民用客轮旭日号前往东京。今晚设宴庆祝史密斯一家团聚。”

武藤敬了个军礼:“请将军放心,属下一定不负所托。属下现在马上命令76号为今天的晚宴提供最丰盛的美酒佳肴。”

大功即将告成,得意非常的赵敬东亲自带着几名日本宪兵查验着刘泽之送来的日式清酒、美国威士忌、法国蜗牛等等。这时,一辆黑色轿车载着史密斯太太母子回到了二号楼,见到久别的丈夫,史密斯太太主动扑到丈夫怀里,夫妇二人乱世重逢,无限感慨,史密斯不停的吻着爱妻。半响,史密斯又吻了吻儿子的前额,一家三口再次相拥而泣。小野殷勤备至的笑道:“洗尘的晚宴准备好了,不成敬意,请吧。”

欧美夫妇之间表达感情一向外露,宴会上,史密斯太太亲自为丈夫斟酒,史密斯先生不住的轻抚妻子的秀发。小野善解人意的早早结束了宴会,史密斯夫妇相拥离开去了卧室。第二天清晨,武藤正男整装待发。小野问道:“一切都还顺利吗?昨天晚上的监听有异常吗?”

武藤不由自主的暧昧笑道:“很正常,久别胜新婚,一个晚上没消停,古人诚不予欺也。欧美人,真给劲……”

小野平一郎也不由得一笑:“酸文假醋。好了,武藤君,出发吧。”

为了万无一失,武藤正男一行七人包下了位于旭日号客轮最高一层,三楼右侧的四间客房,两头的两间分别住着两名特工,史密斯夫妇住在第三间,约翰史密斯单独住在第二间里。客轮行驶了一整天之后,驶出中国海进入公海。夜幕降临。武藤带着一名助手来到史密斯夫妇的客房,邀请二位和他们一起共进晚餐。史密斯夫妇自然很高兴的接受了邀请。作为唯一的女士,史密斯太太当仁不让的担当起女主人的角色,招呼宾主用餐。酒过三巡,史密斯太太低头看了看手表,扣准时间,莞尔一笑:“武藤君,我想告诉你一句话。”

武藤正男笑道:“夫人有话请讲,武藤洗耳恭听。”

史密斯太太低头莞尔:“武藤君,我不是史密斯太太,我是美国中情局特工——劳拉.克瑞斯。他不是我的儿子,而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爱德华.理查德”

“什么?!”武藤正男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就要拔枪!一阵眩晕,他极力挣扎着,却还是眼冒金星,倒地死去!另外一名特工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酒中的剧毒已经发挥了作用,浑浑噩噩的见了阎王。

劳拉克瑞斯“母子”搜出武藤正男二人的配枪,走出舱房,来到最边上的客房门前,此时此刻,那个温婉瘦弱的家庭主妇不见了,代之而来的是一名身手敏捷的职业特工!她身后那个大男孩似乎也一下子长成了。她敲了两下门:“我是史密斯太太。给你们送点蛋糕。”

房间里两名日本特工没有起疑,打开了房门:“谢谢史密斯太太……”

劳拉克瑞斯突然出手,拿起一个椅垫,隔着椅垫就是一枪,沉闷的枪声之后,那名特工身体一软,倒在地上。几乎同时,约翰史密斯右手一闪,全身发力,

《谍殇之山河破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