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时光不轻扰》愿得时光不轻扰 91baby Twink 时光不轻扰免费试读

时光不轻扰

现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苏易安,姚静平的小说《时光不轻扰》此文是零素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姚静平是一名美术教授,她最擅长的事,就是细微观察身边的事物,进而把它们都画进她的作品里,前几个月,她的一幅《金刚蚂蚁搬家》在全国艺

恋小说|更新:2019-08-08 18:1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苏易安,姚静平的小说《时光不轻扰》此文是零素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姚静平是一名美术教授,她最擅长的事,就是细微观察身边的事物,进而把它们都画进她的作品里,前几个月,她的一幅《金刚蚂蚁搬家》在全国艺

《时光不轻扰》免费试读

姚静平是一名美术教授,她最擅长的事,就是细微观察身边的事物,进而把它们都画进她的作品里,前几个月,她的一幅《金刚蚂蚁搬家》在全国艺术节上得了奖,还被称为老顽童美女画家,后续,她又出了Q版《金刚蚂蚁》系列,赢得了小孩儿和年轻人的喜爱,在网上被千万网友转载。

所以,姚静平眼观鼻,鼻观心,刚刚林术儿蒙混过关的话,又被重提,“你刚刚说孩子,什么孩子?”

林术儿内心是牛肉满面了,这感觉太丧了,说慌被老师抓包,而且,就睡了一晚,哪来的孩子啊?

“教授,我……我喜欢苏易安。”

姚静平:“……”

病床上的苏易安:“……”为什么他被表白,对方是跟他妈妈说的?

姚静平满脸笑意:“哈哈哈,那敢情好啊,我啊,一直想你当我儿媳妇,只是你交换生时间结束后,就一直联系不上你,我还挺遗憾的。”

林术儿没想到这也行,咦?老师什么时候想把自己当儿媳妇了,她都没告诉过自己,她有儿子的事。

她嘴角藏着笑,反正话题被转开了就好:“教授,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有儿子,要是知道,我肯定天天跑你家去,跟苏师兄来个偶遇。”

苏易安:“……”

姚静平一脸的问号,“我没告诉过你吗?”

林术儿摇头。

“不过,你那时候天天跑我家也偶遇不到他,他在国外读书。”

“这样啊。”

姚静平:“他的学校是在国外,但也作为交换生回国,不过,比你早一年。”

“那还真不巧。”林术儿笑,他们那时候如果可以遇见,是不是没有那么多转折了,但,也不一定,或许那时候的她会把他推得远远的,偶遇一说就更谈不上了。

“术儿,你还没告诉我,你说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怎么又,又绕回来了?她算不算被自己打脸了,她刚刚才说幸好绕开话题了。

“咳咳咳……”病床上的人突然咳嗽,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林术儿松了一口气。

姚静平:“安安,你醒了,你可吓坏我了,我放了研讨会的鸽子,就赶回来了。”

林术儿在一旁看着他,没有出声,苏易安也抬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转了视线,“妈,只是小伤,没有大碍的。”

姚静平一手拍在他的腿上:“没大碍,没大碍你能进手术室,能睡这么长时间?”

他老妈生起气来,手劲不小,苏易安本能的缩了一下脚,林术儿看见了,轻笑出声,叫你能的。

苏易安察觉到了,抬眸看着她,开口问她:“开车的人怎么样了?”

林术儿以为肖叶秋已经告诉他了,没想到,没有,她看了一眼姚静平,“她受了轻伤,已经被羁押起来了?”

真不公平,那个女人开的是进口车,安全气囊弹出,她就只受了轻伤,而苏易安却躺在病床上。

姚静平不知道新闻上的事,肖叶秋打电话来,只说是苏易安出了车祸,她吓的不轻,毕竟距离上一场车祸才几个月的时间,“什么羁押?难道这次车祸又是因为案子的事?”

林术儿:“是因为……”

苏易安打断她的话,“妈,这件事没那么复杂。”

林术儿微怔,他这是在维护自己吗?怎么有种维护媳妇在婆婆心中形象的错觉感。

姚静平哼声,“我可没那么好骗,你不告诉我,我找你爸去问。”

苏易安的父亲是刑警队长,随便打听就可以知道。

苏易安扶额:“我……”

“老师,其实是我的问题引起的。”林术儿心中愧疚,无视了苏易安的使过来的眼神,“因为我爸爸的事,那个女人是冲着我来的。”

姚静平没想到,还有她的事,不免担心起来,“因为你爸爸?啊!我想起来了,我有听人说过,我还以为是八卦新闻,所以没关注,这车祸是冲你来的?”

“嗯,是苏易……”她停住,改口道:“是苏师兄见义勇为,撞开了那部车。”

姚静平看着他们俩,这眼神你来我往的,没问题才怪。

肖叶秋进来查房,很愉快的跟姚静平打招呼,没想到反被揪住了耳朵,“哎呦,姚阿姨,你给我点面子啊。”

姚静平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面子,你还要面子,这里都是自己人,在自己人面前要什么面子啊,啊,你不是医生吗?不好好看着这小子,还让他躺了那么久,你欠收拾。”

林术儿偷笑,看来苏易安和肖叶秋关系是真好。

……几天后,林术儿接了秦江的电话,她父亲的案子再次开庭,但这一次,他们都被拦在庭外,这次是不公开的庭审,好不容易熬过时间,林术儿听到自己的父亲被判三年,虽然心底里有准备,还是软瘫在地上,秦江及时的抱住她,“术儿?”

林术儿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轻声交谈,她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眼的都是白茫茫一片,她怎么在医院?她撑起身体,陈佳瑶最先看来,“妞,你醒了,你吓死我们了。”

林术儿:“秦江呢?”

陈佳瑶和穆暖对视,一股奇怪的气流在窜动。

“怎么了?”

陈佳瑶神情怪异的扫了她一眼,“秦江被他老婆揪回去了。”

“揪?”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她转向穆暖,“老大,你来说。”

穆暖一摊手,“简单来说,你被小三了。”

“谁的小三?”

“你猜。”

林术儿想了一下,把最大可能性说出来,“苏易安?”

走到门口的人,听到自己的名字,脚步顿住。

陈佳瑶嘴角一抽,这个妞心可真大,自己父亲被判刑,她在门外晕倒,这才刚醒来,就又说出一个检察官的名字,虽然那个人是她的恩人,“是秦江,秦江。”

“秦江怎么了?”

“……”穆暖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她。

“……”林术儿懵,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指着自己,“你们是说我是秦江的小三。”

陈佳瑶忙摆手,“不是我们说的,是你昏迷的时候,秦江的老婆跑过来闹,说,说你勾引秦江。”

“……”这剧情有点狗血啊,她才昏睡了一会儿,怎么就成别人的小三了。

林术儿:“那个,我昏睡了多久。”

陈佳瑶竖起一根手指。

“一天?我……”林术儿看见门口进来的人,“你怎么来了?”

几天没见,他的脸色好了许多。

苏易安:“跟我谈谈。”

陈佳瑶看见自己的恩人,有点狗腿,连忙开口,“那你们慢慢谈,我们先出去。”她推搡着穆暖,拿了包包就开溜了。

林术儿看着关上的门:“……”

有没有人考虑她的感受啊!

“你要谈什么?”林术儿的声音有些干哑,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水,没想牵扯到针头,痛的她马上又缩了回来。

苏易安拿了水杯给她,“你父亲的事我很抱歉。”

他从肖叶秋的口中知道她在法院外晕倒了,莫名的愧疚,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起来的心情,以前从未有的情况。

林术儿喝完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抱歉的话,你就收留我。”

苏易安:“……”

林术儿:“我住的地方全部是我爸爸名下的,被封了,我的钱全部是我爸爸给的,我现在失去了全部倚靠,既然你感到抱歉的话,你就收留我,好不好?”

“……”他可以说不好么?

林术儿撇嘴,淡声说道:“原来你说的抱歉,只是说说而已。”

“……”他这么有种入坑的感觉?

林术儿看他的剑眉都拧成一挑线了,“噗嗤”笑出声,“你要不要那么严肃的思考啊。”

苏易安回到了正题:“你父亲的事,我……”

“好了,你不用怎么愧疚,难道说,你每次的案子,你都要这样愧疚吗?那你不要当检察官,当慈善家好了。”林术儿半开着玩笑。

“而且,我也听肖医生说了,你已经尽力的帮我父亲,我之所以在检察院晕到,是没有休息好。”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到我了。”肖叶秋推门进来,看到苏易安在这里,一点也不意外,他刚刚在苏易安的病房没看到他,就猜到了。

林术儿:“我又没有做手术,你这个外科医生跑到这里来,不太合适吧。”

肖叶秋指向苏易安:“呐,我的病人不乖,我是来逮人的。”

“哼。”

肖叶秋:“别哼哼的跟个小动物似的,苏易安讨厌四脚动物。”

林术儿瞪大了眼睛,小声的说道:“你真的讨厌四脚动物啊,那我有一只宠物猫,怎么办?”

苏易安全身一怔,他就坐在床边,她俯身上来,靠的太近。

肖叶秋看到他们说起悄悄话,十分鄙夷,“你们两个够了,还有一个大活人在这呢。”

林术儿看苏易安没有避开,心下高兴,想到一个问题,又低声的问:“苏易安,你是不是记起什么了?”

“没有。”她的气息太热,他稍稍撤开距离。

“那你怎么变的这么温柔啊?”

“……”苏易安皱眉,他以前很凶吗?

《时光不轻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