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鉴宝娘子》鉴宝娘子无弹窗免费阅读 RPS 鉴宝娘子健气受

鉴宝娘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鉴宝娘子》是凡尘一琉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暖,郑容,书中主要讲述了: 郑容闻声,慵懒地:“冷司珍,这会子,她来做什么?我这儿有客,你去回了。” 帘子外面的宫娥答应了一声,正要退下。 “且等一等。” 慧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7 12:03: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鉴宝娘子》是凡尘一琉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暖,郑容,书中主要讲述了: 郑容闻声,慵懒地:“冷司珍,这会子,她来做什么?我这儿有客,你去回了。” 帘子外面的宫娥答应了一声,正要退下。 “且等一等。” 慧

《鉴宝娘子》免费试读

郑容闻声,慵懒地:“冷司珍,这会子,她来做什么?我这儿有客,你去回了。”

帘子外面的宫娥答应了一声,正要退下。

“且等一等。”

慧姑忽然出声,附耳说了几句,郑容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叫她进来吧。”

一旁慧姑瞧了苏暖一眼,见苏暖只低头抿茶,并没有回避的意思。又见郑容并不在意,也就作罢。

苏暖其实已经望到慧姑的眼色,可是,她想留下来,亲眼见一见这个冷司珍,这个代替了师傅的人,到底是谁?

郑容眯着眼,并没有开口叫她离开的意思,苏暖厚着脸皮,继续低头抿茶,眼睛却是偷偷瞄着门口。

须臾,就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进来,一个声音在帘子外想起:“司宝司冷雪芳见过太贵妃娘娘。”

郑容笑靥如花,声音温和:“冷司珍快别多礼,今日来可是又有什么新鲜的物事?还烦劳司珍亲自跑一趟?”

冷司珍柔声回答:“是几日前天竺国使者觐见,带来的蜜蜡佛珠,皇上吩咐给娘娘送过来。”

“进来说话。”

帘子被一旁的宫人细细撩起,一个中年女子低首进来,容长脸蛋,微垂着头,看不清眉目,只一身淡蓝色司珍宫装,侧对着苏暖。

冷司珍立在当地,微微抬头:“娘娘,这次佛珠总共八串,太后娘娘那里留了一些,这两串,皇上特意吩咐了,给娘娘送过来。”

说着告了罪,侧身解下腰间的一个绣着金丝线万字不到头的锦囊,轻轻解开束口的红丝线,双手托举,慧姑上前一步,双手接了过来。有宫娥快步捧了一个乌木盘子过来,里头拿块锦帕垫了。

慧姑放松了袋口,从里面缓缓倒出了两串蜜色的珠子。颗颗滚圆,约龙眼大,是上等的蜜蜡佛珠,颜色澄黄发亮。

郑容略瞥了一眼,脸上笑容和煦,说声:“有心了,多谢皇上惦记着。这蜜蜡珠子本宫这里先前也有两串,只是没有如今这个成色好,也没有这个这般大。到底是进贡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冷司珍微笑,转过脸来说:“娘娘谦虚了,这两串蜜蜡佛珠产自天竺,自是不一样。个头大些,也是有的。”

苏暖一直凝神注意听着她们的对话,听到这里,她心中一动,抬头望向冷司珍,见她正抬了头,笑吟吟地望着郑容,登时就把眉眼看了个仔细,苏暖只觉得眼熟,却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耳旁忽远忽近地传来冷司珍的说话声,她与郑容侃侃而谈,言语间似乎很是熟稔的样子。又见苏暖静静地坐着,说话的空隙还不时投过来善意的一笑,苏暖也回以微笑。

苏暖仔细倾听了一会,眼瞅着一个空档,忽起身,掩嘴一笑,唤了声:“娘娘!”

郑容望着她,正想接着说话的冷雪芳也瞧了过来。

苏暖指着架子上的一尊蜜色小佛手说:“娘娘,这个也是蜜蜡么?我瞧着比这个珠子颜色要深一些呢?”

郑容抬头一看,好笑:“那可不是蜜蜡,是黄玉。你这孩子,没得叫冷司珍笑话。”

冷司珍也微微笑了,迅速瞥了一眼那架子上,脸微红,说:“是呢,那是黄玉。”

苏暖依旧笑嘻嘻,盯着冷司珍,虚心求教:“司珍大人,小女子真是不懂呢,正好司珍在,这黄玉瞧着与蜜蜡还真像呢?这都是差不多的颜色,都是不透的。这要怎么区分?”

说着拿眼去瞧冷雪芳。

冷雪芳微微一怔,笑了笑,继而:“这说起来就繁琐了,只一点,这蜜腊势必比这黄玉要轻得多呢,小姐可试一试。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下次,得空,定为小姐解惑。”

她弯腰行礼,提出了告辞。

苏暖望着她,心里意味莫名,终于确定:这事真有蹊跷。

方才她听冷雪芳与郑容说话,这个冷司珍有意无意地绕开对蜜蜡珠子的评价,这好像不符合一个司宝司司珍的职责。但凡是司宝司出来的人,向主子进献宝物时,头一件事就是用最精辟的语言介绍所呈宝物的性能,特征等精妙之处。更别说,碰到有人主动问起宝物,都会禁不住卖弄两句,既是为了解惑,也是一种习惯使然。

刚郑容在问到这串珠子的成色与个头的时候,冷雪芳却巧妙又谨慎地避开不提,但是,她还是说错了一个信息,她说:天竺产蜜蜡。

天竺并不产蜜蜡。

蜜蜡的原产地都是来自邻国乌真国,天竺与乌真是联姻国家,两个国家与大秦比起来都是小国,每年都会向大秦进贡一些特产。如今这个天竺竟然拿乌真的东西来当作贡品,可见,是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了。

方才,冷雪芳自进来,就有意避开这些不谈,只是一味地恭维郑容身上的衣饰。

她不由起了疑心。有心要试探,这才不合规矩地打断了她们谈话,也顾不得郑容是否高兴。

如今看来,身为司宝司的司珍,竟然不辨宝物,连黄玉与蜜腊都不敢解析,只以一“蜜腊比黄玉轻”,敷衍了事。这真是笑话。这样的一个人是如何坐到这个位子上去的?难道司宝司其他人都是傻子么?她们又该如何服众?

苏暖默默地品着茶,想不通。

慧姑送了冷司珍出去,郑容起身往里整理衣饰。

苏暖环顾,轻声问一边侍立的宫女:“这位冷司珍在司宝司很多年了么?”

宫女摇头:“也不是很久,奴婢听说先前原是在司绣房的,后来拜了原先的贺司珍为师傅的,据说是关门弟子。”

苏暖迅速低了头,心内却是惊涛骇浪:是她,竟然是她,冷雪芳。怪道这人瞧着有些熟悉,竟然是司绣房的冷掌绣。

只是,她怎么会成了师傅的弟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按照时间推算,她是庆元二十三年殉葬的,林嬷嬷也是,那么贺司珍应该也是这一年出事的,按照张嫣的性情,自是只早不迟的。

那这个冷雪芳应该是这之前收的,可是师傳新收弟子,她不可能不知晓......

她满腹疑虑,正待再问上一句,里间响动,郑容出来了,捺下了,不再多说。

《鉴宝娘子》 免费阅读章节

《鉴宝娘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