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猴子的剑》猴子的臂力有多大 Twink 猴子的剑18禁

猴子的剑

玄幻已完结

《猴子的剑》是房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猴子的剑》精彩章节节选:“姑娘,别闹了,回去吧,这个世上不该有齐天大圣,也不该有打破一切的英雄。”二郎神挥挥手,哮天犬便要带着猴子离开。白骨精眼泪夺眶而出

恋小说|更新:2019-08-27 00:11: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猴子的剑》是房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猴子的剑》精彩章节节选:“姑娘,别闹了,回去吧,这个世上不该有齐天大圣,也不该有打破一切的英雄。”二郎神挥挥手,哮天犬便要带着猴子离开。白骨精眼泪夺眶而出

《猴子的剑》免费试读

“姑娘,别闹了,回去吧,这个世上不该有齐天大圣,也不该有打破一切的英雄。”二郎神挥挥手,哮天犬便要带着猴子离开。

白骨精眼泪夺眶而出,她说:“我不信,这世上该有英雄。”妖风刮起,白骨精露出森然的白骨,半空中出现灰白色的旋涡,里面像是熔炉里烧出的骨浆,白骨精手上森然的白骨在其中浸透,再次高举的时候,散发着超越死亡的毁灭。二郎神幽幽叹了口气,说:“你这又是何必。”

二郎神左手有光,右手有刀,刀是三尖两刃,光是万丈的圣光。

他说:“你纵然能缠得住我,有哮天犬在,那只未觉醒的猴子,也同样无法脱身。”

地下的六耳欲哭无泪,说:“我真的不是孙悟空,我叫六耳,人称石小六,就是一个会讲人话的普通猴子,这是真的!”

“闭嘴!”

白骨精回头一声怒喝,手一挥,凝如骨浆的灵气浓浓散尽,闪电般的白光笔直地刺向二郎神。

二郎神抬手一刀,劈散那道白光,刀锋掠出,擦出虚空里无尽的火光,撩开白骨精身前灰白色的旋涡,重重斩在白骨精胸前。

呛然一声响,白骨精胸前露出灰白钢色的白骨,整个人在空中划出,嘴角鲜血滴答,手上却又再次凝聚起蒙蒙的晦暗之气。

六耳在地上看着,张大了嘴,“姑娘,你不要这么拼了,大不了我再被关些年头,死就死了啊,我真的不是孙悟空。”

白骨精猛地低头,看着一脸无奈的猴子,恶狠狠地道:“你真的不是孙悟空?”

“我真的不是。”六耳欲哭无泪。

白骨精喘着粗气,陡然回望二郎神,“如果他不是孙悟空,我就更不能让你带他走。无缘无故,只凭一己之欲就断人生死,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齐天大圣揭竿而起。我就算迎不回齐天大圣,也不能坏了他的名声!”

二郎神没再说话。海的尽头是岸,话的尽头是战。

刀光再起,跟白骨撞击绽开四溅的火星。白骨精步步后退,眸中的火光却分毫不减,不死不休。

遽然间有金芒亮彻苍穹,一声苍老的铮鸣拔地而起,似有千钧之力,那条纯黑色的天狗毫无防备,看着那柄大刀迎头斩来。混世魔王出手了,五百年的谨小慎微,快活逍遥,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会在这一刻出手。

那把丈二的斩马刀从未有过的兴奋,烫金色的纹路上燃着黑色的火苗,撩天一击砍向哮天犬。

封神成仙看来是别想了,只管这一刀砍下去吧!

半空中正追击白骨精的二郎神急停而止,以手点额,凭空消失,下一刻,缩地成寸,一步踏出在混世魔王的斩马刀前。

二郎神神情肃然,左手抬起,圣光大放,照亮通往九重天的桥梁,桥梁横亘,生生阻断了混世魔王的丈二斩马刀。

二郎神背后砰然一响,哮天犬嗷嗷两声,仓皇后退。二郎神挥刀转身,呛然一声响的是白骨精的灰白左手。

六耳身上去了束缚,连滚带爬溜向了一边,不住回头,关切地望着白骨精和混世魔王。

“你们,何必要逼我。”

二郎神叹了口气,缓缓举起刀来,三尖两刃刀划出一道弧线,在最顶端的地方顿了一下。

与此同时,六耳又砰的一声撞在某物上。

六耳睁眼,发现一个浑身金甲、威武雄壮的大汉站在他后面。

那大汉窥了他一眼,再度前跨,望着二郎神冷冷道:“杨戬,那加上我大金鹏鸟如何?”

二郎神跟吞龙金鹏鸟对视着,两人之间的空气骤然炸出一团火光,四散溅开,刹那间燃起来半片山林。

六耳瞪大了眼,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心想你们神仙打架,关我这花果山什么事,什么事!

火光中,二郎神再度挥手,吓得猴子连忙抱头,却发现二郎神没有追来,只是凭空退步,缓缓消失在烟尘之中。

“师父,或许我想的还是简单了,外边的世界,不是想闯就能闯的。”

六耳看着不远处混世魔王给白骨精包扎,默默跟老猴儿吐露着心事。

老猴儿斜睨着六耳,突然伸手,一巴掌扇了过去,火辣辣地疼。

石猴捂着脸,一脸蒙样,连“为什么”都忘了问。

“花果山的猴,能输能死,可不能跪。外面的世界就是再难再险,你如果了,对得起美猴王这个称谓吗?”

老猴胸口起伏着,义愤填膺。

六耳摸着脸颊,垂着头,“可我不是美猴王啊,我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不是孙悟空,没有他那么大的能耐,还背负着什么转世的黑锅,一出头,肯定得死啊。”

顿了顿,六耳抬起头,目光闪烁,“我不想死,我还想看看花果山的草木,还想看看水帘洞的清泉,师父,这不行吗?”老猴儿高高举起手,沉吟许久,却没有打下来。

“老先生,六耳说得没错,我们只是小人物,小妖精,能活在神妖的乱世里就不容易,他愿意守护自己的花果山,在生死之间不忘关切别人,就已经足够了。”

白骨精脸色惨白,挪过来微笑劝慰着,侧目看着六耳,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那个城池里一片汪洋,大雨倾盆,只有一个舞女跟一个乞丐孤苦无依,世人不会知道舞女死了,也不会知道乞丐何去何从,只看到二郎神踏波秉持公道,员外公子死于非命。

六耳望着看向自己的白骨精,感觉那目光如此温暖,像是满天满地的黄菊盛放,都是温润。

“呸,死猴子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六耳一眼定格,不知停了多久,直到白骨精脸色微红,呸呸呸吐着口水,这才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夜月如水,金鹏鸟缓缓走来,扫了一眼众人,望着猴子道:“如果你想一直待在花果山,就不用跟我出去,如果你还有点骨气,不想再让白姑娘和你师父担心,就跟我到山脚,受齐天大圣的传承。”

火光噼啪,老猴看着六耳,白骨也看着六耳,只有混世魔王,还在一直看着白骨精。

六耳咬了咬牙,猛一点头。

金鹏鸟露出笑容,笑容里含义万千。

是夜,二郎神身悬半空,背后云层里有万千眼睛窥探。

牛魔王伫立山头,一袭黑衣,仰首跟二郎神对峙,气势昂扬如斧,丝毫不退。

“今夜,唯独你一人前来,天庭和灵山也太过托大,瞧不起我们兄弟啊。”牛魔王冲二郎神冷笑着,巨斧一敲,便是山川震荡。

二郎神负手而立,望着五指山的山底,临渊喟叹:“我也在想,为什么只派了我一个人。”

牛魔王一怔,似乎也察觉到哪里不太对。

五指山底,有灵气万道冲霄而起,醍醐灌顶,似要一齐回归六耳体内。

可弹指间,一声唳鸣凭空而出,堪可吞龙的鸟喙轻轻一吸,含着万道灵气的引子,喷薄而出,直射灵山而去。

继而两双金色的翅膀,卷起肆虐的狂风,摧枯拉朽,花果山一片狼藉。

牛魔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刚想上去问句缘由,便被一双金爪撕破时空,狠狠印在他的胸膛。

地上,隐约传来白骨精的惊呼、猴子的愕然和混世魔王的不知所措。

金鹏鸟化作人身,跃至半空,向着二郎神施礼,“真君莫怪,我乃是灵山如来座下护法,今日奉命引出孙悟空灵气,投入西天,将这妖孽扼杀于此。既要引出妖猴灵气,便不能缺了六耳,今日冲突,还望真君见谅。”

地上有道侧影飞起,携一腔怨愤,在金鹏鸟说话间三次腾起,又被金鹏鸟三次随手击落。

猴子试图接住从天上落下的白骨精,被狠狠砸入地底,浑身筋骨都似要断了,偏偏昏不过去。

“真君,下面那几个喽啰,我也一并替你解决了吧。”

金鹏鸟又笑了起来,三分得意,两分讥诮,振翅如流光,便要有所动作。

刚一举步,金鹏鸟心底便有战栗之意,莫大的危机感骤然临头,身形急退,面前寒风震荡,一瞬间便将金鹏鸟逼出了原形。

“喽啰,你要干什么?”

一个声音清清冷冷出口,金鹏鸟不敢相信地抬头望去,发现前面拦路的,赫然是二郎神!

“二郎神,你这是何意?”金鹏鸟显出原形,声音尖利。

杨戬低头望着被砸入地底的猴子和重伤的白骨精,幽幽道:

“既然大圣传承已毁,下方的几人,便都是无罪之人……”

“什么无罪之人,他们是妖,是妖啊!”

“妖又如何?”

二郎神陡然拔高声调,额前的长发扬起,眉目里有如刀的锋芒直刺金鹏鸟。

“你也是妖,哪怕你投了灵山,天庭无人通禀,在我这里你仍旧是妖。就是天庭有人通禀,灵山有人告知,我看你不服,你就是妖!”

金鹏鸟状若癫痫,疯狂大叫着:“我不是妖,我不是妖!二郎神,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杨戬冷冷地望着他,手中的不是三尖两刃刀,而是当年劈山救母,杀上天庭的开山斧。

“妖不在身份,妖在人心。金鹏鸟,既然你断送了属于孙悟空一身灵气,便拿你自己的来赔吧,英雄死于鼠辈,杨二郎不服!”

二郎神抬头,苍穹的阴云中有闪电劈落,西天的灵山里有梵音响起。

一切,都快不过二郎神举斧而落,闪电梵音四方辟易,像极了当年孙悟空举棍大喝,天翻地覆。

金鹏鸟凄厉退却,那柄大斧不断逼近,在瞳孔中倒映出金光万丈。

那里面,是五百年前,跟牛魔王、孙悟空,团坐水帘洞里饮酒大笑,不受天地拘束的快意。

轰然一声大响,那些回忆与如今,未来与过去,通天彻地的修为,两面三刀的心机,都被那翻天覆地的一斧,生生劈散。

《猴子的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