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沅江流》沅江流域综合规划 精彩内容 沅江流圣水

沅江流

玄幻言情连载中

新书《沅江流》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叶修闻,主角龚御,龚青,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一条叫沅江的河,自西向东将三座仙山围在了海中,东面的仙山便是落日崖! 半山崖上,有一栋孤零零的小院,院中有棵银杏树,高大的树身探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1 00:07: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沅江流》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叶修闻,主角龚御,龚青,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一条叫沅江的河,自西向东将三座仙山围在了海中,东面的仙山便是落日崖! 半山崖上,有一栋孤零零的小院,院中有棵银杏树,高大的树身探

《沅江流》免费试读

一条叫沅江的河,自西向东将三座仙山围在了海中,东面的仙山便是落日崖!

半山崖上,有一栋孤零零的小院,院中有棵银杏树,高大的树身探出了小院!

树下,唐袂坐在靠窗的桌前,手中捧着一本书,吃惊的看着书桌前凭空出现的女孩儿,皱眉问:“你是谁?”

哦,不对!应该叫女魂才更加恰当!

龚御挑起细长的眉毛,

“我?他们都叫我龚御。小哥哥,你这里好漂亮!跟我住得地方都不一样!”

她住的地方虽然也有窗户,窗外却是钦天监的过道,和她的房间一样,常年燃着灵烛。

她看着窗前的树叶和阳光暗想:这就是老师傅讲的另外一个世界吗?

窗外的景色如此绚烂,是她在梦里也不曾有过的色彩,抬脚朝窗口走去,探进窗口的枝条上挂满了如小扇一般的叶片,她疑惑的自语道:“这就是树叶吗?好漂亮啊!”

唐袂看着阳光下的女孩,一袭青蓝色长裙,稚嫩清秀的脸颊上一抹飞红,雪一般的肌肤更衬的眼睛如乌木一般黑,眼神中满满的欢喜和新奇。

唐袂在心中暗问:龚御?不认识!生白,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窗口的树枝上盘腿坐着一个少年,身形比龚御的魂魄还要浅淡,阳光透过他的身体,只有一个似有似无的轮廓,他手中拿着一片银杏叶,戳着龚御的脸颊,听得唐袂问他,抬起头来,嫌弃看了唐袂一眼说:“钦天监离火阵中的尨族人!”

生白为银杏树灵,尚不能化形,只他与生白心意相通,旁人即看不到生白,也听不到生白的声音。

唐袂指了指傻笑的龚御,十分疑惑的问:离火阵中的天命之人?这像是七情六欲皆无的样子吗?

生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龚御欢喜的脸庞,也带了几分疑惑说:“确实是天命之人。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我也不知,但这十年间她倒确实一直生活在离火阵中。”

顿了一下,语气低了几分才又说道:“听说,一日三餐,饮食起居,皆由钦天监的侍从负责,她每日只需俢练即可。”

唐袂奇道:“你又如何得知?”

生白略带几分骄傲的说:“当年钦天监特地寻了几个娇滴滴的女娃,来服侍她的穿衣洗漱。那几个女娃对这件事相当不忿,却不敢直言相辩,只敢在后院偷偷议论,我如何不知!”

唐袂十分佩服的看着生白,能把听墙角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生白也是千古奇人了。

~~~~~~~

“时光飞逝,五六年的时间像是被狗撵着的兔子,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唐袂坐在书桌前,拿起茶水,刚喝了一口,听到阿御的比喻,“噗”的一声喷了,“不对,不对!哪有人这么形容时光飞逝的!”

龚御坐在书桌的另一面,擦了擦被茶水喷湿的脸,眨了眨眼睛,“小哥哥,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嫌弃我什么都不懂?”

美丽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眼看也是流不出半点眼泪,可怜兮兮的样子,却让唐袂的心一阵抽紧,赶紧澄清,“我没有!”

龚御立马开心道:“小哥哥,今天的正课时间结束了!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吧!”

唐袂皱着眉头问:“阿御,你还想不想吃冰糖葫芦呀?”

龚御蔫了吧叽的趴在桌子上说:“不是吃过了吗?我只有出魂才能从离火阵中出来,舌头还留在离火阵,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啊!”

唐袂对着阿御招了招手说:“来,你过来,我教你个法子!”

回到离火阵中,龚御就闹起了小脾气!

对着送饭的侍者,强忍着口水说:

“晚饭不好吃,我不想吃!”

“早饭?也不好吃,我也不想吃!”

“修练?不行,我饿的没有力气俢练啦!”

“吃饭?不不不,我现在只想吃冰糖葫芦,还有糖人!”

侍者无奈,很快找来了老族长,老族长一头花白的秀发,眉头皱的紧紧的,

“外出?可以呀!”

于是十六岁的龚御,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出了离火阵的大门!

她坐在八人抬的轿撵里,前后左右全是尨族的护卫,恐怕就连人界的皇帝出行一次,也没有她费人。

隔着老远看到护卫走过后,扛着冰糖葫芦和糖人的大哥,嘴里骂骂咧咧的,被护卫赶走了。

她坐在轿撵里哭了,坚决回家,不带这么玩的。

钦天监的密室中,身穿青衣长衫,头发半白的龚陌成正看着预言台上的画面。

开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并未回头,对来人道:“青之,你来了!”

来人也是个老头,一身玄色长衫,虽然身形矫健,但头发和胡子却是白花花一片。

他进门后就看到预言台上的景像,一个倚窗而立的少年,正在逗弄一个娇憨的姑娘,看着自家的傻孙女,被人逗得跟个狗子似的流口水,他摇了摇头一拂袖,预言台上已经空白一片。

他转头盯着头发半白的老头打趣道说:“陌成兄,你又魔像了!”

龚陌成听他说完,狠狠的啐了一口才道:“你也好意思说我,你今天难道不是为了阿御那丫头来的吗?”

“哼,当年死求活求的,借我钦天监的离火阵,助她修习,甚至不惜将阿御许我,继承我的衣钵,如今可是你想反悔就能反悔的!”

“拿我龚陌成当成门口卖白菜的,你想要就要,你不想要再给我送回来?”

龚青之听他一顿呛白,也不着恼。

倒是涩涩的说:“陌成,你知道阿御那孩子,身上有修遂九成的精血,当年修遂遭此大难,阿御被迫承了他的半缕魂魄。就为这,还改了阿御的命格,我如何能再不多护着她一些。”

那龚陌成听完,斜视着龚青之说:“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在你设的圈里绕不出来。罢了,罢了,我什么时候逆过你的意思。”

顿了顿又说:“何况阿御那孩子,天资太高,离火阵都困不住她的心性。

说不得我们这些年就是错的,还不若让她随性而行,她的灵力,会比现在要更胜一层。”

龚青之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她在离火阵中,本应六魂不聚,无欲无求才是。如今看来倒是咱老哥俩弄巧成拙了。”

龚青之见目的已达成,便起身告辞,走到门前,又觉有句话不吐不快,便说:“陌成兄,那离火阵你也莫再回了,且空着吧!”

龚陌成看着龚青之的背影,暗想自己是羡慕龚青之的人生轨迹,也愿意让龚青之的人生有更多的完美。

他少时便与离火阵契订了契约,七情六欲虽不说全无,也是极浅,不过他仍愿意在龚青之为了儿子和十二长老对峙时,毫不犹豫的支持龚青之。

至于离火阵,如果一直是他压住阵眼,那在离火阵中,一心只求修练的日子,也就那么过来了。

但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那样缺情少欲,寡淡泛味的人生,他是再也不想重来一次了。

是时候该寻一个接班人了,离火阵的阵眼,总要有人来守啊!

唐觉仙人留下的子嗣就不错,资历资质都符合,不过不知道他是否愿意?眼前突然闪过刚才预言台上的镜像,只要人选有了,办法总能想出来的。

这上听天达,下诉民意的钦天监,该是无上荣耀啊!

龚御在钦天监的日子,因为冰糖葫芦和糖人终于要结束了。

陶落对她说:“家中以前就为你留了一处院子,这两日已令人又收拾了一遍。你爷爷已将你的事告诉了大祭司,再过两日娘便来接你。”

龚御开心的听着,连连点头称是,还对娘亲保证,就算在家里也会勤加修练。

陶落满意的点头离开了。

《沅江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