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这短短几十年》人生短短几十年 字母文 我这短短几十年章节目录

我这短短几十年

婚恋已完结

主角是路晓,路爸的小说《我这短短几十年》此文是查查木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自那之后母女两好像默契的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一样,谁都没有再提过。 冬天的遥城是真冷的要人命啊,路晓穿着一中下摆大的呼呼往肚子灌风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5 08:04: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路晓,路爸的小说《我这短短几十年》此文是查查木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自那之后母女两好像默契的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一样,谁都没有再提过。 冬天的遥城是真冷的要人命啊,路晓穿着一中下摆大的呼呼往肚子灌风的

《我这短短几十年》免费试读

自那之后母女两好像默契的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一样,谁都没有再提过。

冬天的遥城是真冷的要人命啊,路晓穿着一中下摆大的呼呼往肚子灌风的冬季校服在操场跑步的时候心里对遥城冬天简直是厌恶到了顶点。

旁边的赵阳吐槽着一中的校服,“一中的这破校服,学校一定是贪污了,棉花都不知道去哪了,再薄点也就和春季校服差不多了,我真是快要被这个风吹死了都,我屁股都被吹麻了都。”

路晓搓了搓冻的要掉下去的耳朵,“举报他,阳哥,我挺你!”

“就是,咱们举报,反应他!”

好不容易在遥城呼呼的北风中抖着冻得僵掉的腿熬完这节体育课,路晓和赵阳简直要哭了,用跑去食堂抢饭的步子撒欢跑回了教室。

回到温暖的教室路晓简直觉得回到了妈妈和怀抱一样,她觉得自己就是那飘零在外的游子,孤苦伶仃,无所依靠,漂泊数十年,终于鼓起勇气回到了家,简直要哭了好吗。

过完了元旦节,没多久就放了寒假,期末考试路晓考的不是特别好,家长会上路晓又被点了名,路妈真是想抽死路晓这个不省心的。

家长会开完回了家,还不到七点。路爸正好也在,因为姐姐路夏正好放假回来,路爸正好去接她。

路爸知道今天是路晓的家长会,看见母女两回来,顺口问了一句路晓成绩,路妈把单子给了他,路爸看完成绩单,整个脸都阴了下来。

“怎么回事,186?你成绩怎么掉这么多?”

路晓企图撒个娇混过去,“啊呀,就是粗心了嘛。”

“行了,夏夏也回来了,今就不说了,咱们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顿饭。”路妈在一边打着糊涂眼。

路爸看了路妈一眼没再说,坐到了沙发上。

八点半的时候,路家五口人整整齐齐的坐在了饭桌上,这是半年来,头一次,连平时有些严肃的路爸脸上也带着喜气。

饭桌上的气氛很好,路晓的手机突然响了,路晓按掉了电话,继续吃饭。

路爸看了一眼,随意问道,“谁啊?今天刚放假,就给你打电话?”

路晓舔了下嘴唇,心里有些紧张,“就同学。”

其实是最近在追路晓的一个邻班男孩,路晓不敢说,说出来路爸肯定要生气的。

“同学?男的女的?”

“女的,就就赵阳。”离校低头扒饭,没敢抬头看路爸。

路爸一看她这个样子就觉得有鬼,抬手从路晓边上把手机拿过来,按亮屏幕,正好,那个男孩又打过来,屏幕上的电话没有备注,路爸若有所思的看了路晓一眼,缓缓接起了电话。

“喂?”明显带着惊喜和不可置信,“路晓?你竟然接我电话了?我去,真接了啊你,哈哈哈~是不是你突然发现我的好了,决定和我在一起了,是吗?喂,你怎么不说话呀,喂,是路晓吗?喂~”

路爸开了免提,饭桌上一片的寂静,路晓又是尴尬又是羞耻,脸红了一片。

路爸脸色越来越沉,额头的青筋都鼓起来了,看着手里的手机,眼睛里怒火像是要烧出来,回了对方一句“我是他爸”就挂了电话。

路晓低着头,没说话,心里有些打鼓。路爸把手机搁在饭桌上,转头问她。

“这是谁?”

路晓心脏蹦蹦的跳,有些害怕,声音低低的回,“隔壁班的。”

“隔壁班的?隔壁班的怎么认得你?你是去上学,还是去搞对象了?我花钱是让你去念书,是让你去学校做这些不要脸面的事情?”

不要脸面四个字砸在路晓的头上,一下把她砸懵了,她楞了一下,抬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路爸。

旁边的姐姐开了口,“爸,那一听就不是两人谈恋爱,那刚刚也能听出来,是那个男孩自己单方面的”

“单方面?”路爸大声的打断了姐姐路夏的话,声音拔高,“怎么他就单方面了,就算他单方面,那他怎么认识的路晓?还不是路晓一天天的不学习招的?啊,学习不好好学习,就一天的不知道想什么,你看看她那成绩,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你咋说话了,那明明就是那个男孩追晓晓,你这话咋这么难听说的,她是你的女儿,有这样说你自己的孩子嘛?”路妈不赞同的反驳。

“你就给她撑腰,让她不大点就在那学校搞对象哇,一个女孩,不知羞耻,做出”

巨大的羞耻感席卷而来,路晓咬着后槽牙,含着满眼窝的眼泪,一字一句的为自己申述,“我说了,我没和他在一起谈恋爱,我干什么了,我怎么就不知羞耻了?”

路爸往后把椅子推,椅子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你说你做啥了,你没谈?他给你打电话干啥?我让你在学校是花钱念书去了,你以为我是让你去结交男同学去了?”

路晓攥紧手,突然想起初中路羽被高年级学长调戏,给路爸打电话,路爸二话不说提着棍子就去了学校,要打断那个男生的腿。眼泪啪嗒落了下来。

“他要打我能管住他?他要给我大关我什么事?我这不过就是别人主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那路羽呢?我今年都16,路羽初二被别人调戏才多大,我不知羞耻?那你那侄女儿呢?她是什么?荡妇吗?”

“啪”的一声,路爸把路晓的手机摔到了墙上,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的手机落在了路晓脚边,路晓一动没动,梗着脖子瞪着路爸。

“路羽那和你能一样吗?她那是走在路上受的无妄之灾,你这呢?电话都被别人知道了,你要是不心虚,你为啥不接?还不是你心虚?”

路晓真的想笑啊,眼泪从眼角掉到脖子里,凉凉的,冷的路晓一个激灵,饭桌上没有人出声,路晓心里一片冰冷,手可能是攥的太紧了,有一些微微的发抖。

“不一样?哪不一样?哼,说到底,你不就是想说你相信你那侄女儿,不相信我呗,我真的不太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这么护着路羽?该不会路羽是你的吧?不然,你……”

路晓的话结束在路爸气急败坏的一巴掌中,路晓脸被打的侧了过去,路晓用舌尖顶了顶被打的一侧脸,猛地回过头,抬着下巴,梗着脖子,像头斗牛一样瞪着路爸。

路妈推了一把路爸,护在路晓身前,路雨也站起来挡在了路晓前面。

“好好说不行吗?动什么手?孩子都多大了,你还动手?”

“我看她就是缺教训,什么话都敢说。”

路晓嗤笑一声,“这都是和你学的,而且,我怕是说中了你的心里话吧?怎么,恼羞成怒了?”

路妈回头推嚷了一下路晓,让她不要再说了。但听着路晓的话,路爸更加怒不可歇,“我真应该把你那张嘴打烂,胡咧咧的,你不知道羞耻,不要脸面,还敢编排起我了?我供你吃供你喝供你穿,就把你养成个这样?我看你那学也别上了,上也是费钱,赶紧找个人家嫁了省心。”

路晓还没开口,路妈已经推着路爸回卧室了,路爸的骂骂咧咧还是不断地传出来,路雨给路晓一块毛巾,让她擦脸,路夏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坐下来。

路晓甩开她的手,快步走进了卧室,她真的不能再呆在这了,她要窒息了,耳边还隐约有路爸说她反了天类似的话,路晓穿着外套,猛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路雨赶紧和路妈说,姐姐跑了,路夏着急的套着衣服,想追出去,路爸走到客厅,阻止了路夏,“让她走,我看她没钱能去哪?讨债鬼,谁都不许追。”

路妈一把推开当前的路爸,“这大晚上的,外头那么冷,你咋不出去?把她冻坏我和你没完,你咋就不知道心疼那孩子了?不是你的亲生孩子?你那心呢?我看就是黑炭做的,又黑又硬,起开!”

路妈拿着外套就追了出去。路爸张张嘴,没说话,穿起外套,也出去了。

路妈出去左右四顾,清冷的街上哪有一个人影,路妈一下就慌了。开始喊“晓晓?路晓~路晓……”

路晓冲出来拦了辆车,让他开到要成最北边的公园,下车的时候,车费还差一块钱,师傅看她满眼的眼泪,嘱咐她这没人,让她赶快回家,没有收她的钱,就开走了。

路晓浑身发冷,像是被赤身裸体扔到了冰窟里一样,她的后槽牙都在冷的都在打颤,她不知道该去哪,好像哪都没有她的容身地,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可真可怜啊,自己的爸爸觉得自己的女儿是个不知羞耻随便勾搭男人的,自己的妈妈又从自己生下来就想把自己送人,她好累啊,她好像都走不动了,为什么自己就要活在这样的家庭,她真的好累。

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涌出来,遥城冷冽的风想刀子刮在脸上,路晓好疼,但她竟然庆幸这样的疼,让她有那么片刻的清醒,自己竟然还活着,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的太阳穴好像连着心跳,“咚咚咚”的在跳动,跳的她的头好疼,像是被人用棍子敲在后脑,她甩甩脑袋,坐在了旁边的廊桥上。

她把头靠在边上的柱子,抬头看着没有一颗星星,连月亮都是黯淡的天空,她想,她可真是倒霉啊,连星星都不想看见她。

天空可真是黑啊,黑的让她有些恐惧,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外星人出现,要带走她,她一定毫不犹豫就会和他走,或者有一个不管什么人,她都愿意和他走她想逃离这里,她永远都不想再回到这里,回到那个让她屈辱的家,她真的受够了,她要让所有人都后悔这样对她,她要报复所有人,要把他们踩在脚下,要让他求他,向她忏悔,向她认错。

凭什么自己就要忍受这些不公平,难道就因为自己出生在那里,就

《我这短短几十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