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成名日》成名观材料作文800 鬼畜 成名日NP文

成名日

浪漫青春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石川川川原创的浪漫青春小说《成名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双,孙攀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次日第一堂课下,杨青彤趴在桌上补觉,秦双犹豫再三,悄悄带着作文素材上了五楼。 她在十三班的教室门口探了探身子,并没有看见孙攀,卷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8 20:04: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石川川川原创的浪漫青春小说《成名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秦双,孙攀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次日第一堂课下,杨青彤趴在桌上补觉,秦双犹豫再三,悄悄带着作文素材上了五楼。 她在十三班的教室门口探了探身子,并没有看见孙攀,卷

《成名日》免费试读

次日第一堂课下,杨青彤趴在桌上补觉,秦双犹豫再三,悄悄带着作文素材上了五楼。

她在十三班的教室门口探了探身子,并没有看见孙攀,卷卷也没见到。她叫住旁边一个女生:“找下孙攀。”

那女生看了她一眼,冲教室里喊了声:“胖胖,又有女的找你三弟。”

被唤做胖胖的男生在擦黑板,他丢了一个粉笔头,秦双跟着粉笔头的轨迹,看见它落在倒数二排一个趴着的人领口里。被砸的男生抬起头,骂了一句,胖胖指了指秦双:“不是我,是孽缘。”

孙攀眯起眼看向门口,额角至左眼被压出深深的印记,秦双隔着老远都能看清。他踱着步子走来,不知道是因为没睡醒还是腿麻了,走得那叫一个矜持,让人错觉像个上花轿的新娘。

“你咋了?”秦双指了指他的脸,才发现刚才看见的痕迹并非睡觉所压,而是一道刺目的淤青。

“打球撞的。”

秦双偏了偏脑袋:“看着不像。”

“怎么?”

“这么长一条,不像撞了,倒像是被鞭子抡的。”秦双比划着。

“说我找抽啊。”

“啥?”

“鞭子?亏你想得出来,你怎么不双节棍呢。”

“是哦,如果让我同桌看见肯定就是双节棍了。”

孙攀干笑了两声:“昨天你说你弟快过生日了?”

“嗯啊,双十一。”

“挺好的。”孙攀一笑,扯到左眼的淤青,嘶了一声。

“你这表情明明就是挺糟的,问这干嘛?”

“随便问问,最近过生日的人倒是挺多。”

“多吗?还有谁。”

孙攀没有回答,反是问:“下午你还接着去培训?”

“不了,阅览室见。”

“头一次吧?自己一个人跑上来。”

秦双扬了扬手里的作文素材:“只要不收到奇怪的问题,我保证是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孙攀把书卷起来往兜一揣:“来而不往非礼也,那估计还得劳烦你多跑几次。”

他目送女生拐过楼梯口,翻出兜里的书,那一页上多了一行小字:“我也不知道。可是首先得自己喜欢吧,自己不喜欢,谁逼也没用,更谈不上久或不久。”

“怎么样,对答得可还如流?”

男生被唬了一跳,颇不自然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忘问了,你班最近有上课看闲书被抓的没,李老师的物理课。”

“有吧。”

“果然是你班人啊,真是的,你们可把阅览室的小宋老师害惨了。”

“此话怎讲。”

“李老师去教务处参了宋老师一本,说她监管不力,建议阅览室取消外借制度,防止学生上课看闲书。以后想看什么都不能借出来了。”

“这是你们物理老师害的啊,关我们什么事。他应该多反思自己的课为何如此无聊。”

“拉倒吧,少颠倒黑白。前阵子在大家的建议下,杂志区好不容易上了一批《story100》,这下好了,省下的买书钱又要上贡给书店了。”

“你确定是大家?”

“反正我们都爱看。”

“你们?李老师应该再去告一状,看看宋老师有没有假公济私,为人收买。”

“你少胡扯了,我看你是羡慕嫉妒恨。宋老师是听取民意,体察民心,进而民心所向,岂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轻易告得倒的?”

“你还真是狠,李老师好歹是你们亲物理老师吧,怎么一侵犯你利益就说人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哎呀。”秦双说不过他,气的跺了跺脚,“我哪说李老师了,不跟你瞎扯了,拜拜。”

这一星期过得格外充实,先是周三公布了月考成绩。沈佳位列班级第一,也是年级第一;秦双周霈于仁超都还好,杨青彤虽然不容乐观,却也稳留一班,用她的话说“暂逃一劫”。至于孙攀卷卷,红榜里只登年级前二百的排名,不清楚两人究竟考了多少。

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自习四人会在阅览室汇合,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是各看各书,也无过多交流,更别提探讨作文比赛了。对秦双来讲这是个奇妙的组合,但比这更奇妙的是私下里自己和孙攀交换的素材,一本平平无奇的书成了心底雀跃而不安的秘密。

周五上完晚自习回到家,秦双照旧要再自学会儿。她从书包里取出那本作文素材,盯着封皮上的“内部资料”发呆。

周一孙攀问了“喜欢的事物真的能长久吗”,她做了一个略带相关终非所问的回答;周二孙攀又写了个很费解的问题,她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整理出一个连自己都深深佩服的说辞。写完倍感不公,凭什么都是你问我啊,于是也反戈一击,发出灵魂质问;周三对方答了话,秦双见他并没有问回来,心情大好,有种将他一军的感觉,想起要练字的事,便问他练谁的字,怎么个练法。昨日看见“无可奉告”四个字,秦双撇撇嘴,不免觉得那人骄傲,本想义愤填膺一番,斟酌良久,没有追问,在这四个字下面感慨:好奇怪,为什么要传话呢?这些明明当面说就可以了。

她收回思绪,急急把书翻到最末页,一行手写体映入眼帘:是很无聊,就这样吧。

“我没觉得无聊啊?!”她盯着那几个字在心里呐喊,突然醒悟过来,“天啊,不会是我会错意了吧!”

也许最初的那句话只是一个有感而发的备注,不求被理解,不求被解答,只是证明写下这句话的人在某个瞬间困惑过,仅此而已。她赶忙去翻这几天传书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快要看出花来,生怕发现自己哪句冒傻气,哪句又充胖子。

“就这样吧”,秦双揣摩着孙攀的用意,“那是不用再回了?嗯,一定是这样。”她合上作文书,像是卸下了一个担子。虽然这几天的“飞人传书”让自己殚精竭虑,隐隐却又翘首企足,说不期待是假的。唉,看来是一个充满期待的担子呀,突然卸下了,心头反而空落落的。

她端着热牛奶把窗子打开,月正皎洁风正澈,把路灯都逼暗了。

《成名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