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铁火君王》铁火君王太监了吗 历史小说 铁火君王历史小说

铁火君王

历史连载中

《铁火君王》是不老的考拉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铁火君王》精彩章节节选: 给周顺上好药出来,太阳正在半空。金黄色的阳光洒下,像是给冰冷的大地铺上了一层温熨的博纱。 郑晟走出内院,周子旺和一个妇人站在不远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5 06:06: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铁火君王》是不老的考拉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铁火君王》精彩章节节选: 给周顺上好药出来,太阳正在半空。金黄色的阳光洒下,像是给冰冷的大地铺上了一层温熨的博纱。 郑晟走出内院,周子旺和一个妇人站在不远

《铁火君王》免费试读

给周顺上好药出来,太阳正在半空。金黄色的阳光洒下,像是给冰冷的大地铺上了一层温熨的博纱。

郑晟走出内院,周子旺和一个妇人站在不远处的门前,正指点自己说些什么。那妇人脸上填满了焦急和悲伤,应该是周顺的母亲。

每个母亲对孩子都有一般的心意,想起过去的日子,他心里默默的叹息。走到熬药房门前时,他心中惆怅和怀念已经被扫的干干净净。在未解决生存的危机之前,怀念和伤感对他太奢侈。除非认命,但听天由命这不是郑晟人生的准则。

先尽人事,而后知天命。他现在做的,正是在尽人事。

“小师傅。”一个讨好的声音打断了郑晟的思绪。他偏过头,见秦管家在七八步外。

他指着身边的厢房,脸上堆上讨好的笑容:“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

秦管家又弯腰提醒:道“十一还在熬药的房子里。”这样的管家就像块滚刀肉,变脸比吐口痰还简单。但现在有这样的人是好事,至少不会暗中给郑晟使绊子。

他回到熬药屋,秦十一正在空旷的屋子中间玩石子,就是那天自己教会他的游戏。

“吃饭了!”郑晟牵着秦十一的手走进厢房。

屋子正中摆放了一张四方桌,桌子上摆放了一盘米糕、一盘饼子、两碟咸菜、两碗粥和两个鸡蛋。

“如果不够吃,小师傅只管吩咐。”

“好的,你出去吧!”

秦管家关切的看了看孙子,不甘心的退出屋子,为避嫌疑,他没敢与秦十一说话。

所有人都在好奇郑晟用什么方子治天花,有人将信将疑,多数人完全不信。

郑晟与秦十一面对面坐下,两人只吃饭,不说话。他狼香虎咽,吃的飞快。给周顺上药只是第一步,为了保住Xing命,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吃了两个饼子和两块米糕,他把碗一推,“两个鸡蛋归你了,吃完早饭回熬药的屋子不要出来,不敢谁问你什么话,你都说不知道。”

他说话不容拒绝,秦十一在板凳上不安的扭动身子。

吃完饭后,郑晟回屋拿上“水苗”匆匆赶往外院,庄子里还有另外两个染天花的孩子。那两个孩子被安顿一个漏风的牛棚里,他上好药后,急着回来要找周子旺。

周子旺和周才平正在西边的练武场中低声说些什么,周才平手臂招摆情绪激动,周子旺则是阴沉着脸。

郑晟把“水苗”送回屋子,走过去大声喊道:“老爷。”

周子旺转过脸来。

“我有件事要向老爷说。”郑晟随意的拱拱手,道:“对付痘疮,治病倒在其次,我这个法子最厉害之处在于预防。痘疮一旦发出来,能治好也少不了要在鬼门关走一遭。世人都知道,天花这病,只要得过一次,终生不会再染。我手里这个“水苗”用起来有异曲同工之妙,上了此药的人终生不会再染天花。”

周子旺阴沉着脸道:“小师父,你可别是骗我,周家堡方圆百里敢骗我的人可不多。”

郑晟眉头往起一扬,道:“没有本事,我怎敢揽下这份活,等我给老爷展示此法的精妙,老爷自然消除疑虑。”

周子旺神色稍霁,问:“你还需要什么?”

“老爷在庄里找十个没染痘的娃来,等我上过药,过七八日老爷看看便知。”

“好,”周子旺朝五六步外的周才平招手,吩咐道:“你什么需要让才平办就是,你要是真有这份本事,就算我周家堡不识高人,我周子旺向你赔罪。”

周才平走过来,不看郑晟。

周子旺又道:“才平,叫四个人护住小师傅的安全。”说完这句话,他背着双手往内宅去了。

在这周家堡中还需人保护吗?郑晟心头透亮。周子旺这是派人来监视自己,怕自己溜走。现在看来,弥勒教只怕都没那么简单。见过那夜官兵的手段,他明白这世道中杀几个人算不得什么事,尤其他这种来历不明的人

等周子旺去远了,周才平走近一步,突然凑在郑晟的耳边小声说:“小和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骗人。明尊弟子胆子真大,敢到周家堡来行骗,等你露出马脚,我一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我本来就很后悔,”郑晟话里的意思周才平不明白,谁愿意从二十一世纪回到元末。他今早被周才平又踩又打,对这位大少爷没什么好感,“现在请大少爷给我找十个七八岁没染过天花的孩子来。”

“好,你自求别再落到我手里!”周才平脸色赤红,重哼一声朝外院走去。

郑晟回到熬药屋中从秦十一耳后又揭了些痘痂,再研磨成粉用Ru汁调成“水苗”。他把药刚调好,门口传来秦管家的声音:“小师傅,娃都给你找过来了,正在在前院呢。”

周才平的动作真快。“来了。”郑晟拿着调好水苗出门,来到前院,他见秦管家找来了四个男孩和五个女孩。他转看一圈,指向自己曾住过的客房道:“让他们进屋都躺好。”

孩子们在周家大院都怯生生的,不敢乱走动,也不管乱看,一个个乖乖的听秦管家的话。这让郑晟少了许多麻烦,他让孩子一排躺下,用细棉花蘸上“水苗”依次塞入他们的鼻孔中。

上药,换药,郑晟怕“水苗”药Xing不够,让孩子们在屋里躺了近两个小时,才取下棉花团,他们离去。

水苗中有天花病毒,也有秦十一自身产生的病毒抗体。快则五六日,慢则十日,病毒和抗体会同时在孩子们体内发作,到时候如果表现出轻微的天花症状并痊愈,就算种痘成功了。

郑晟嘱咐秦管家:“让孩子们父母留意,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刻带过来找我。”

“好的。”秦管家答应着,送孩子们走了。郑晟这一天弄得一本正经,他失去的信心又回来了。

一直忙到天黑,郑晟才空闲下来。秦管家领他去新住处,就在他熬药的屋子隔壁,邻近两片练武场,离安顿张宽仁的房子不远。

屋里一张大床,一张小床。

秦管家指着干净的被褥道:“大少爷特地安排小师傅住这里,十一睡小床。”回头见门外无人,他凑在郑晟耳边悄悄透露:“外面有守卫。”

郑晟轻轻点点头,现在看来他要秦十一当帮手意外的收获。秦管家突然对他变得如此热切,也许是为了孙子。

次日,周家堡又有两个小孩染上痘疮,被安顿到牛棚中,堡内人心惶惶。

半下午,秦管家又来唠叨,庄里许多人去山神庙里去给天花娘娘烧纸钱。

郑晟哂笑,周家堡的人越恐惧,他成功后的名声越响亮,他已经等不及了。

天黑时,周顺脸上的丘疹爆出来的,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痘疮。

郑晟小心翼翼在他的痘疮表面涂上蜂蜜,这玩意是很好用的消炎药品。

周顺高烧的厉害,整个人滚烫,浑身的汗水像是才蒸过桑拿。郑晟担心他出意外,让两个仆妇准备凉水毛巾给他物理降温。

折腾到大半夜,郑晟才回到住处睡下。次日清晨,秦管家急匆匆来透露:“小师父,那边三个娃也发热了。”

“知道了,”郑晟翻了个白眼,吩咐道:“你今日炖上一锅肉汤,给他们五人一人一小碗。”

周顺的高烧断断续续,郑晟一天没歇。

半下午,周家堡陆陆续续来了些陌生人。

天黑前,郑晟正在屋子里熬药,周才平突然推门进来。屋子里乱糟糟的,周才平哼哼着说:“把事情先办好,今晚不要出门。”

“嗯。”郑晟也没好脸对他。

天黑后,外面静悄悄的,郑晟和秦十一躲在屋子里。突然,外面响起许多脚步声,隔着窗户见练武场中光影晃动,但没有人说话。

脚步声忙忙碌碌,郑晟想起周才平的话,好奇心起,忍不住爬起来悄悄拉开房门。

他房门口守着两个汉子,看见他露头也没在意,目光又看向练武场方向。

院子四周围墙下放了一圈火把,练武场中光线昏暗,一百多个汉子整整齐齐站立,每个人双手高举一炷香过眉头,朝西方而立。

周子旺身披一件宽大的黄色袍子站在最前面,手举三柱香火朝西跪下,口中吟诵:“弥勒佛下世,救苦救难,祛病消灾。”

一百多个汉子紧跟着跪下。

院子中只有周子旺一个人的声音:“弥勒佛下世,救苦救难,祛病消灾……”

一阵寒风吹来,郑晟打了个寒颤,把门轻轻掩上钻回被窝。弥勒教也有秘密聚会,但弥勒教的口号可比明教简单直白多了。

《铁火君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