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家王妃可倾国》医妃倾国王妃好可口 XXOO 我家王妃可倾国出柜

我家王妃可倾国

职场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色原创的职场小说《我家王妃可倾国》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清如,兰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沈清如闭上眼睛又睁开,边上的小包子依旧傻傻的冲她吐着泡泡。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沈清如暗暗想着,又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小包

|更新:2019-09-06 12:09: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色原创的职场小说《我家王妃可倾国》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清如,兰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沈清如闭上眼睛又睁开,边上的小包子依旧傻傻的冲她吐着泡泡。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沈清如暗暗想着,又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小包

《我家王妃可倾国》免费试读

沈清如闭上眼睛又睁开,边上的小包子依旧傻傻的冲她吐着泡泡。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沈清如暗暗想着,又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小包子吐的更欢了。

已经是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了。

沈清如不明白,自己不过是没注意,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怎么就到了这么个地方,还成了刚出炉不过三天热腾腾的包子他娘?

别人穿越都是小姐、公主啥的,混的好还能弄个女皇当当,再不济也是个丫鬟、小地主,水灵灵的嫩白菜一颗,就等着男主脚踏七彩祥云的采回去。

为毛自己成了早婚早孕,被夫家抛弃的可怜少妇?

亲爹不疼、亲娘死了、后娘不爱,好不容易嫁了人怀了娃,又险些被人灌了打胎药。好在身边有几个忠心又有本事的,带着她逃了出来。

真是......太蠢了。好歹也是侯府嫡女来着,怎么一把好牌就被打的稀巴烂了?

虽说死者为大,沈清如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两句。可怜了小包子,刚出生便没了娘。

小包子被裹成了个球,用的是大红底绿花格子布,土萌土萌的。倒不似别的小孩刚出生皱巴巴的,眉目清朗,看着可人疼。粉嫩嫩的肌肤,一捏一个印,一捏一个印......沈清如默默收回了爪子。

兰姨进来的时候,正看到这对小母子玩的欢。一大一小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心中一酸,忍不住就红了眼眶。想起前几日临盆时的情况,现在仍觉得惊险万分。从小娇生惯养的姑娘,何时吃过这些苦呢?

沈清如看见她的神情,猜出几分。只关切道:“兰姨,你怎么下床了,大夫不是说要好好静养几日吗?”

兰姨是原主生母温氏的陪嫁婢女,从小看着原主长大,温氏去世后,就留在了原主身边。这次能逃出来,也亏的她拼死相护。可惜原主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子,动了胎气,生产时大出血,没能挺过去。兰姨自己也落了大大小小一身伤。

“都是些小伤,养几日就好了,不碍事。倒是小姐你,亏了身子,要好好的补回来。”兰姨收拾好心情,既欣慰又心疼,难为小姐想的开,自己没得惹她想起那些伤心事。

沈清如接过她手里的参汤,小口小口的喝着:“这些事情请柳婶帮忙做就是了,你还是安心养伤,我还等你伤好了,来帮我带带纪儿呢。”沈纪,是沈清如给小包子起的名字。

既是祭奠他死去的生母,也是纪念自己上辈子短短二十几年的时光。留一些念想罢了。

“也没做什么,不过是熬些汤药。好不容易才弄来一颗人参,要是让常家的人沾了手,到小姐这,还不知道能剩多少呢。”

这还算客气的,兰姨没说自己熬汤时,常家那两个媳妇围在灶间赶都赶不走。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常家收留了她们这么久,这人参也该分她们一半。也不想想,才短短几天就得了多少好处!

沈清如也是无语,真是奇葩年年有,遍地可开花。

那日逃出来,兰姨受了伤,她又大着肚子,后面还有追兵,都快绝望了。恰好遇到赶着牛车的常大壮夫妇,看她们可怜,动了恻隐之心,带她们回了家。好在那些人不敢太过肆无忌惮,否则结果还难说。

本来是救命之恩,她们也不是不懂知恩图报的。实在是常家这帮人太过分了。前前后后从她们这里要了好几百两的银子了,普通人家,十年也够用了。偏她们不满足,看见好东西就想拿,要不是柳婶拦着,就直接上手明抢了。为这,柳婶被她那势利婆婆和妯娌不知骂了多少回。

真不是沈清如小气,她们出逃的仓皇,哪顾得上拿银子?这些都是当了身上值钱的首饰来的,除了她和兰姨两个人的汤药钱,其它的都进了张氏的口袋了。

“真不知道张氏那样的人,怎么养出常兄弟这般敦厚的。”张氏是常大壮的母亲,就属她蹦跶的最开心了。

柳婶正领了个秀气伶俐的年轻妇人过来:“兰姨,沈妹子,柱子媳妇来给小公子喂奶了。”

“柱子嫂子来啦,快坐。”沈清如笑着道。柱子媳妇今年二十出头,一张圆脸总是带着笑,看着就有福气。刚生了孩子不到三个月,沈清如自己的奶水不够,就托柳婶请她白天来给小纪儿喂奶。

说好了每天来三次,一个月一两银子。柱子媳妇担心小纪儿饿着,总会来四五次。

柱子媳妇应了一声,从兰姨怀中接过小纪儿:“我看着有一个多时辰了,怕小公子饿了,就过来看看。”

“倒是麻烦你跑来跑去的,实在纪儿太小,抱出去吹风容易生病。”沈清如有些歉然。

柱子媳妇忙道:“不麻烦,不麻烦,两家离得近,也就几步路的功夫。一个月还拿一两银子的钱呢,全家的开销都够了,平日里就是我婆婆都催着我常来看看。”柱子媳妇一家都是实在的,原本直说邻里间帮忙,不肯要银子。还是兰姨说拿了银子安心点,这才收下了。

小包子从不挑食,不论沈清如还是柱子媳妇都来者不拒,柱子媳妇不免有几分羡慕:“还是纪哥儿懂事疼人,不像我家那小子,总是哭哭啼啼,太能折腾人了。”

“是啊,我就没见过这么懂事的小婴儿。哪家小孩头几年不闹腾的人仰马翻的,偏这位小公子,困了就睡,饿了就吃。乖巧的很。”柳婶子也是啧啧称奇。

“我倒是羡慕嫂子家的狗子呢。健康又活波,不像纪儿,有些孱弱了。”狗子是柱子嫂家的刚生的小孩,大约是贱名好养活,就这样叫了。

听说狗子出生时足足七斤四两,壮壮实实的。不像小纪儿,不足月,原主又长期思虑过甚,不曾好好安过胎,出生时堪堪三斤六两,小猫儿一样。细胳膊细腿的,看着就让人担心。因这,柳婶提议给取个小名叫铁蛋,被沈清如委婉而坚定的拒绝了。柳婶和兰姨都觉得有些可惜。

“哟。柱子媳妇又来啦。沈家妹子不是我说你,这乡里乡亲的喂口奶给什么银子,还当大户人家请奶娘呢?有这闲钱不如多可怜可怜我们,这才是你正正经经的救命恩人呢。”柱子嫂还没说话,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进来。

《我家王妃可倾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