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笑仙神录》大笑仙官 全文阅读 大笑仙神录仙侠奇缘小说

大笑仙神录

仙侠奇缘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笑仙神录》是叶君迁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钩,甘小,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光大亮。 整条第二大街又恢复了原本闹哄哄的样子,而完全不知自己已在前一刻被和自己毫无关系且根本不熟的殷孤光转手卖给了他人的秦钩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7 00:03: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笑仙神录》是叶君迁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钩,甘小,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光大亮。 整条第二大街又恢复了原本闹哄哄的样子,而完全不知自己已在前一刻被和自己毫无关系且根本不熟的殷孤光转手卖给了他人的秦钩

《大笑仙神录》免费试读

天光大亮。

整条第二大街又恢复了原本闹哄哄的样子,而完全不知自己已在前一刻被和自己毫无关系且根本不熟的殷孤光转手卖给了他人的秦钩,也仍然傻愣愣地站在第二大街的中央。

他手里仍拎着已经被甘小甘吃得差不多的短刀——虽然只剩下了个刀柄,也仍然还强忍着要将手里唯一的家伙向面前的鼻血大汉招呼过去的冲动。

但他既没有发现对面的张仲简已经没有站在了原地,也没有注意到原本还倚着他认真啃短刀的甘小甘早已不知去向,当然……更没有发现方才的第二大街上发生了什么。

秦钩只觉得有人戳了几下他的左肩,耳边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喂。”

大汉循声转过头去,双眼突然不可抑制地瞪大。

殷孤光躲在离秦钩不远的街角暗处,长衫下方才结印解术的右手仍然轻捻着指,幻术师看着整条大街上此时唯一还能看得见幻术效果的无辜秦钩,唇边笑意不减。

这是他幼年时跟着算得上所有师兄师姐里最为疯魔的一位云游时学到的小小把戏,不同于师父她老人家的大范围化形术,这位出身于传说中因为太爱捣乱而差点被全灭的傒囊族的师姐,更沉迷于钻研独立生灵眼中的化形方法,甚至带着他这个当时还纯善听话的小师弟改造了师父留下的大部分化形术,吓死人不偿命。

而被这位师姐和他联手改造过的半世星流术(当然在多年之后,为了不让神界的师父知道后气得吐血,殷孤光还是将这个被改造后的化形术取了个芥子星流的新名字),减去了让中术者如原来般意识全无、肉身不能动弹的主要功用,只剩下了这仍能让大部分凡间生灵望而发怔的银河奇境;并且范围急剧缩小,可以直接在独立的某个生灵眼中施展。

之所以将这个化形术改成了这个样子,原因很简单。用师姐的话来说,只是单纯地……拿来看在同类中突然发呆愣怔而被当成怪物的某人笑话而已!

而大袖一挥、让街旁某个庭院里的梨树枝猛长斜出直到街道上的小房东,早已颤颤悠悠地在树枝上蹲定,百般忍耐地只用着一根手指猛戳秦钩的肩头。

看到大汉转过头来,眼里倒映着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改造版”半世星流,完全没有要交租给她的迹象,楚歌的指头戳得更快了:

“唉唉唉唉你看啥呢,看这里。”

小房东越想越觉得孤光是给她挖了个新坑,担忧地又皱起了团团的眉头,戳着秦钩的手指也在无意中多出了几根:

“我说你别发呆啊……这个月的房租呢?”

秦钩像是甘小甘附体般直勾勾地看了眼楚歌,继而双眼一翻白,以软面团一般的姿态昏倒在了对方脚下。

小房东像是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房租都沉入了弱水,被气疯过了头的她难得的没有暴跳如雷,只是转过了一双像是细线的双眼,“瞪”着仍站在拐角暗处的殷孤光。

楚歌伸手一指瘫在地上的秦钩,气得连声音都开始发抖:

“这么弱的货,能交得起租?!”

*******************************************************************

甘小甘拿着自己的筷子,看着张仲简忙进忙出地从县衙大而寒酸的厨房里搬出了三十几盘的白鳞麒鱼系列菜肴,而房间里另外清醒着的三位正以女童看着鱼肉的眼光看着甘小甘。

女童尽管饿急,也意识到了两位好友和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县太爷并不是单纯地想抢自己的鱼吃。

这里是县太爷在如意镇里的正式落脚之处——县衙后院。这个在整个如意镇里也算的大的后院透着满满的穷酸气息,一如它现今的主人。

在张仲简和柳谦君各自拖着秦钩和县太爷返回九转小街的路上,县太爷颇为及时地醒了过来,并强烈要求带着秦钩和甘小甘转道返回县衙,殷孤光和柳谦君抱歉于将他无辜误伤,也意识到在县衙里的秦钩会更安全些,便全体来了这个穷酸的大后院。

整个院子里只有县太爷的房里还有个较为完整的床铺,瘫成一摊死重死重烂泥的秦钩被扔了上去,而一直紧随昏迷大汉身后的楚歌被柳谦君用整三年收不到房租的“诅咒”挡在了门外,一怒之下跳上了看起来年久失修的后院房顶,气鼓鼓地等着房里的各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而张仲简心心念念着快要在日头下翻白眼的十余条白鳞麒鱼,把秦钩搬到了县太爷的铺盖上后,他飞奔着跑回了九转小街,带回了以数升鼻血为代价的东海怪鱼,和甘小甘的整包全套的吃食用具。其后便像是老蔡家饭馆里最资深的厨子般自顾自地出入县太爷空旷的穷酸厨房,卯足了劲为甘小甘准备着迟到了一天的全鱼宴。

天可怜见,小房东这个火看来是消不下去了,至少能灭一场是一场啊!

在张仲简一门心思挽救整个吉祥赌坊的时候,县太爷从房间里仅有的两张凳子之一上站了起来,走到女童身边,按下了对方手里的筷子。

甘小甘颇有些吃惊得看着县太爷。这个在赌坊里被自己吓成那个样子的瘦弱凡人,为什么还敢挡在自己和吃食的中间?

年轻的县太爷脸色愈发苍白:“甘……姑娘,看在两年前你香了我师门至宝的份上,至少……听我一句话。”

嗯?

甘小甘歪了头,完全想不起来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件物事。

“就是两年前那次快到了午时,你为了吃下去后晚上不会吐出来,而使劲地在十个点头内嚼碎咽掉,接下来整整五天你嘴里都是那味道的好东西。”柳谦君挑挑眉,言简意赅地概括了县太爷的心头之痛。

甘小甘显然在自己多年的吃食历史中找到了这一段美妙的齿颊留香回忆,眼睛发亮,连嘴里都不由自主地泛起了大量的哈喇子。

嗯嗯!

女童满怀希望地看向拦在自己和白鳞麒鱼系列菜肴之间的县太爷,两只大眼像是天光未起时的启明星一般闪闪发亮。

县太爷傻了眼。

等等……等等!

我不是要送你吃另一把好东西啊!

你这么看着我,根本是以为我不但不在意两年前那次意外,而且还会变出另一把师门至宝送进你嘴里吧!

你够了啊喂!

《大笑仙神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