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爱上女主播》爱上女主播国语版优酷 NP文 爱上女主播诱受

爱上女主播

总裁已完结

完结小说《爱上女主播》是金樱子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玉兰,苏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李玉兰住这吗?” 一大早,门铃响了,陈琪揉着惺忪睡眼打开门,见到赫然立在门口的两名警察吓一跳,她这阵子在网站做野模,没少做裸拍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1 06:11: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爱上女主播》是金樱子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玉兰,苏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李玉兰住这吗?” 一大早,门铃响了,陈琪揉着惺忪睡眼打开门,见到赫然立在门口的两名警察吓一跳,她这阵子在网站做野模,没少做裸拍

《爱上女主播》免费试读

“李玉兰住这吗?”

一大早,门铃响了,陈琪揉着惺忪睡眼打开门,见到赫然立在门口的两名警察吓一跳,她这阵子在网站做野模,没少做裸拍的事,见警察就打怵。警察向她出示了证件,陈琪吓得结结巴巴“李玉兰是我妈,住、住在这,你们有事吗?”

“谁呀,这一大早的串门子。”

李玉兰从卫生间出来,警察首先向她出示了证件,接着出示了拘传证“李玉兰,现在拘传你回去调查。”

李玉兰不上网,也没看新闻,听杨记者说那小贱人现在一团麻烦,她心里洋洋得意。陈琪忙着四处做野模挣钱,压根就没在乎这些天网络上新闻上的热点事件,平时晚上回来的晚,懒得听李玉兰在耳边唠叨苏禾的事,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睁大眼睛望着李玉兰“妈,你干啥坏事了?”

“什么坏事,我能干什么坏事。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

警察黑着脸“你如果是好人,没事自然会早点放你回来。”

说着哗啦一声,亮出一副手铐。陈琪一见手铐,哇的一声哭叫“妈,你到底干啥了,怎么会这样?”

李玉兰开始还强自镇定,见手铐亮出来,整个人也瘫了,靠着门歇斯底里“你们这是非法的!我是中国公民我有单位的,我是护士!我是单位退休职工!我有单位的,有组织!”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认定这女的看来精神状态真的有问题,得,她自己先瘫歪,手铐也用不上,二话不说架起她就走,李玉兰四肢瘫软,被驾到警车上才稍微醒过神来,拍打着窗户哭喊冤枉。陈琪跟着跑下楼,吓得不住问警察到底怎么了?这房子是租住的国企家属院,楼下停个警车引来很多人围观。陈琪租住在这里每天打扮的妖妖娆娆,本来就够惹人注意,这会见她妈竟然被警察押出来,路过的都站住哗啦啦围一圈,还有不少人从自家窗户使劲探头往外看。指指点点说“早说这家女的不地道,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的看着就像个老鸨子哦,一家子出来卖的。”

李玉兰早年婚内出轨抢别人的老公,却一直觉得自己是天下最纯洁可怜的小白花,苏雅茹失去丈夫纯粹是她自己的问题都怪她长得太美太让人怀疑作风不好。这会听到有人指点说她是老鸨子,气得两眼翻白,胸口憋闷,血气上头几乎晕倒过去。警察拉着警笛远去,陈琪转过身,指着周围散去的人群“看你姑NaiNai啊看!有什么好看的,回家看你妈去。”

人们一哄而散,陈琪颓然坐下“这是怎么了?”

李玉兰来A市是为了陪陈兴元住院。陈兴元50多岁患上了尿毒症,夫妻双双办理了内退,治疗费用一大把,隔几天就得去做透析,这次是专门来A市省医院造瘘的。A市毕竟是省会,医疗条件总要比C城更好一些,加上女儿也在这里,夫妻二人筹了点钱就出来了。前些天她去医院照顾陈兴元,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发现那里市政维护线路,摄像头都没法使用,就萌发了碰瓷的想法。陈家本来还算小康,但陈琪也不争气,前些年折腾不少钱出去,现在陈兴元这一病,李玉兰生活质量直线下降,陈琪自己都罩不住生活,更不会拿出钱来。其实李玉兰是退休的老护士,在诊所和私营医院找份工还是很容易的,但她又不想受累,想来想去,借着那条路线路整修搞点钱最简单方便,哪想到竟然遇到了苏禾,还惹出这么一摊子事。

“警察同志我是冤枉的冤枉的,我啥坏事也没干啊。”被带进审讯室,李玉兰还在不住喊冤。

警察指着桌上笔记本说“这个视频不知你能不能看清,看不清咱换大屏幕,”说话间就点开视频,李玉兰一看视频中出现自己,吓得一哆嗦,随即嘶喊抵赖“假的,都是假的,那片修线路,摄像头根本用不成。”

“这段视频我们鉴定过了,除了色调调亮,别的没有问题。那条路市政的摄像头用不成,但是你忘记了路周边是有店铺的,店铺的摄像头拍下了你碰瓷的全过程,我们也调集了周围全部商家监控资料,和该视频比对过,显示是完全一致的。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这是当时出警交警的证言,证明你在该路段多次出现。还有现场群众的证言,同样能证明你在该段路段多次出现,并有受害者指证你在此路段碰瓷,讹诈5000元!”

李玉兰脸色苍白,汗珠顺着灰白的鬓角往下淌,嘴唇哆嗦着,半天才哭着问“那我说实话,我举报,算坦白从宽吗?”

“看你能交代出什么了。”警察冷冷地望着她,李玉兰在重压下彻底崩溃,一股脑将杨松找她的事说个清清楚楚。

“签字吧。”

录完笔录,李玉兰在笔录上签了字,却见警察没有放她走的意思,惊恐地问“我不都说了吗?还不放我回去?”

“回哪啊?你这碰瓷敲诈都落实了,看守所待着去吧。”押她回来的警察乐了“我说这位大妈,你闹的这事全国人都知道,你还以为嘛事没有拍拍屁股就回家?想的太美了你。”

李玉兰噗通一下瘫倒在地,一警察吸吸鼻子问“这什么味啊,骚哄哄的。”

只见李玉兰两腿间蜿蜒出一道小小溪流,预审警察喊着:“哎呦喂,她尿裤子了!”

当天晚上,苏禾接到秦慕电话,约她出来吃饭。

“我在你家楼下。”

秦慕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苏禾想一直承人家帮助,总说欠人家一顿饭,择日不如撞日,起身换了件衣服下了楼。秦慕的车子就停在楼下,见她出来打开车门。

“你帮我好几次,今天该我请你啊。”

“你才转正,等你发财了再请我吧。”

说话间车子已经驶出小区,秦慕忽然说“李玉兰已经被刑拘了,杨松是内部处分,估计要被开除。”

“嗯。”苏禾答应着,却不在出声。秦慕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问道“我以为你会说点什么。”

“说什么呢?原谅他们我做不到那么圣母,骂他们一顿我也嫌给自己找气生,他们这样自食其果就最好,当然,最后的获奖感言:我要对秦慕说感谢你的帮助,谢谢。”

秦慕嘴角微微翘起“淘气。”

车子在一座大楼前停下,苏禾下了车望着金碧辉煌的大门愣住了。

“这里我来过几次,还算挺安静的,很重视隐私比较保密,别的地方还真的不熟。”

秦慕见她神色不太好,以为是嫌这里外面看着太过华丽庸俗,苏禾点点头没有多说话跟着他走进会所。刚进门就有大堂经理迎上来,在这种地方工作的都是人精,这些公子哥要过目不忘的。

“六少,您来了。”

“嗯,老地方。”

经理将秦慕迎到拐角处的电梯旁,体贴地说“您放心,这电梯不会有别人。”

苏禾犹豫下看着秦慕,深吸口气还是走进电梯。随着电梯上行,她紧紧握紧拳头,呼吸急促。心脏像是被谁抓在手里,狠狠地一捏,她就如一尾离开水瘫在烈日下的鱼,张开嘴,晾开腮,却无法阻止命运的灼烧!不,不能走进这里!

秦慕发现了苏禾的异样,轻轻握住她的手问“你有幽闭恐惧吗?”

“放开我!”苏禾像被什么脏东西粘住了似的,疯了一样甩开他的手,蹲在地上,抱紧肩膀,失声哭起来“离开这,带我离开这!”

“怎么了,苏禾。”秦慕也跟着蹲下来,这时电梯已经到了,叮的一声,苏禾听到这声音,哽咽着喊起来“走吧,带我离开这,我不想在这里。”

秦慕只能按下1键“你生病了?我们去医院。”

苏禾站起身靠着墙壁,一只手抚着胸口,大口喘着气“不用,离开这,离开这就好。”

到了一楼,门一开,苏禾踉跄着首先跑出去,秦慕顾不得前台惊讶的眼光,急忙跟上。

跑出这栋大楼,苏禾这才觉得窒息感稍微平复一些,此刻她已经手脚发软,额头一把冷汗。

这个会所是她四年来最大的阴影,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好点了吗?”秦慕担心她是先前在密林中别劫持落下的心理问题,关心地说“我可以介绍你去朋友的心理诊所。”

“不用!“苏禾惊叫一声又发现自己反应过于强烈,只能抬头用祈求的目光望着他“送我回去吧,我今晚状态很不好,非常不好。”

秦慕心里疑惑苏禾的表现,但在这种情况也不好再问,只好发动车子送她回去。

一路上苏禾不敢和秦慕对视,望着窗外的流光溢彩车水马龙,都市的夜景格外的绚烂。她靠着车窗,手指滑过微凉的玻璃,忽然就想起四年前从那家会所离开,揣着厚厚一沓钱,耻辱感和希望感纠结在一起,也是这样茫然望着车窗外。直到跑进医院的那一刻,苏雅如纵身一跳,她眼前一黑,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原来自己还是走不出那阴影。她悄然摊开曾经失贞的右手,目光流水般滑过对面的秦慕,顺着他的坚毅的脸部侧影,一点点看下去:宽阔的肩、结实的背,继续往下,到腰部和大腿那一点,忽然一阵悸动,那是无法战胜的心理阴影:他是极好极好的人,可偏和那一晚母亲**的一幕纠缠在一起。一想到如果爱上他,情侣间的旖旎风光背后总有那段惨痛的回忆浮现,苏禾只觉得摊开的右手手指都在痉挛,她用左手握住右手,费力掰开因痉挛而攥的紧紧的拳头,抬起头正对上秦慕探询的目光,她凄然一笑“没事的,我可能这段时间太紧张了,累了。”

“放心,陷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会

《爱上女主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