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品弃妃》一品弃妃风华女战神 同人志 一品弃妃BI

一品弃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一品弃妃》是箫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梦寒,寒四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夕阳洒满大地,整个丰宁庄披上了一层绚烂的霞衣。 在丰宁庄最东边的一处篱笆院里,寒四娘正埋头搓洗着一大堆杂乱的衣服。寒四娘带着女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5 16:02: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一品弃妃》是箫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梦寒,寒四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夕阳洒满大地,整个丰宁庄披上了一层绚烂的霞衣。 在丰宁庄最东边的一处篱笆院里,寒四娘正埋头搓洗着一大堆杂乱的衣服。寒四娘带着女儿

《一品弃妃》免费试读

夕阳洒满大地,整个丰宁庄披上了一层绚烂的霞衣。

在丰宁庄最东边的一处篱笆院里,寒四娘正埋头搓洗着一大堆杂乱的衣服。寒四娘带着女儿到这姬国最闭塞的小村落里生活,已是五个年头。柳梦寒也从一耳光嗷嗷待哺的襁褓,出落成一个精明伶俐的小丫头。

这五年的时光里,寒四娘为了生计,每日帮村子里的大户人家清洗衣物,四季不歇。五载岁月,梦寒长大了,四娘却老了。本是大好年华,四娘却早已鬓发皆白,身躯佝偻,看上去像是一个耄耋老人一般,一副迟暮之相。

“娘亲,药熬好了!”

柳梦寒抬起稚嫩的小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跑到寒四娘身边,拉起寒四娘,心疼地道:“娘亲,你去喝药吧,我帮您洗剩下的衣物。”

寒四娘撩起衣襟擦了擦手,怜爱地摸了摸柳梦寒的额头。

“好寒儿,你放着吧,娘亲喝完药再洗。”

“娘亲,我知道了,您快去吧。”

柳梦寒看着四娘进屋,坐在洗衣盆前,像模像样地搓起了还未洗完的衣物。

“梦寒,帮你娘洗衣服呢?”

柳梦寒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抬头看去,王德顺拿着一只野兔子,站在篱笆外,笑呵呵地看着她。王德顺这个村子里最善良的人,自从柳梦寒记事起,就一直帮衬着柳梦寒和娘亲。柳梦寒一直把王叔叔当做除娘亲外,最亲的人。他却不知,这王叔叔也是救了她母女的恩人。

“王叔叔,凤尧,你们来了?娘亲在屋里喝药呢,我给您叫去。”

“梦寒,别叫了,你去把琉璃叫过来,我打了一直兔子,王叔叔今晚给你和你娘亲炖肉吃。”

“真的吗,王叔叔,我这就去叫琉璃。”

柳梦寒兴奋地跑出了篱笆院,跑向隔壁的院子里。这时,寒四娘已喝完药走了出来,看到王德顺站在院子里,急忙上前打招呼。

“她王叔,你怎么来了?”

王德顺举起手中的兔子,高兴地道:“四娘,我打了一只兔子,今晚给你炖肉吃。”

“她叔,你是好人,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自从枫哥死后,我的心早已死了。你还年轻,去帮琉璃找个娘吧。”寒四娘看着王德顺,满脸歉疚。

王德顺突然严肃地道:“要是没有柳枫将军的提携,我王德顺恐怕早就战死沙场了。他既然已经西去,我就有义务照顾他的遗孤遗孀。四娘,我愿意等,就算让我等一辈子我也愿意。”

“你这是何苦呢?”

寒四娘不敢再看王德顺,把头侧向一边,苍老的面颊上流出两地热泪。

“娘亲,王叔叔。”柳梦寒已经带着琉璃跑了过来。

王德顺急忙低声道:“四娘,孩子们看见不好。”

寒四娘尴尬地笑了笑,看着柳梦寒和琉璃跑来,笑着道:“梦寒,你和琉璃姐姐在外面玩儿,我和你王叔叔把这兔子炖了。给你两好好补补。”

“好啊,好啊,有兔子肉吃喽。”

柳梦寒天真无邪的笑声瞬间传遍了整个院落。

太阳落下了,夜色朦胧,一锅热喷喷的兔肉也端上了桌子。柳梦寒靠在寒四娘身边坐着,在娘两对面坐着的还有王德顺和他的女儿琉璃。

王德顺解下腰间的酒壶,放在桌子上,高兴地帮柳梦寒和琉璃各自夹了一块肉。

“孩子们,快趁热吃。”

“好香啊,王叔叔,你太好了,梦寒最喜欢吃你炖的肉了。”

柳梦寒开心地把肉送到嘴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寒四娘看着柳梦寒兴奋的样子,感激地对着王德顺点了点头。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大群满身戎装的女子骑士闯进了篱笆院。带头的正是寒四娘的亲姐姐寒冰烟。

“姐姐……”

寒四娘夹着的一块肉,因为害怕掉在了桌子上。

寒冰烟突然笑了,手中的长剑突然砍在桌子上,桌子瞬间掉了一角,桌面上的兔肉也散落满地。寒冰烟的举动吓着了两个孩子,柳梦寒和琉璃害怕地分别躲在寒四娘和王德顺的怀里,瑟瑟发抖。

“你的日子过得挺好啊?你可还记得我?”寒冰烟恶狠狠地盯着寒四娘。

寒四娘害怕地跪在寒冰烟的面前,哭着乞求:“姐姐,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呢?您看在我们曾经是亲姐妹的份上,放我和孩子一条生路。”

寒冰烟举剑架在寒四娘脖子上,低头一把抓起寒四娘的头发,咬牙切齿地道:“姐妹?我可没有你这么老的妹妹,你当初背叛寒家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寒家的下场?”

王德顺也害怕地抱着柳梦寒和琉璃两个孩子,躲在一侧。王德顺低声地询问琉璃:“琉璃,爹爹曾教给你的话,你还记得吗?”

“爹爹,我记得,梦寒妹妹的爹爹曾救过您的命,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琉璃只能的话音中,却透露出一股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

王德顺满意地点了点头,俯身吻了吻琉璃,走到寒冰烟面前跪了下来。

“大小姐,请你放二小姐一条生路吧。”王德顺哀求着。

寒冰烟一脚踢在王德顺肩膀,怒骂道:“狗奴才,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了?”

“姐姐,你一定要赶尽杀绝吗?”寒四娘绝望地看着寒冰烟。

“难道你不知道寒家的家法吗?如果你现在自裁谢罪,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寒冰烟冰冷的声音,几乎要冻结整个屋子里的生物。

王德顺突然站起来,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柄长剑,刺向寒冰烟,着急地喊着:“四娘,快带着孩子从**走。”

寒冰烟带来的随从,被王德顺缠住。寒四娘急忙站起来,带着柳梦寒和琉璃两个孩子,快速从**跑了出去。

然而,王德顺毕竟老了,仅仅撑了片刻,便被寒冰烟一剑结束了性命。寒冰烟怒气冲冲地命令随她而来的随从:“给我追,抓活的。”

寒四娘带着两个孩子没跑出多远,便被寒冰烟带着的人追了上来。寒冰烟愤怒地看着柳梦寒和琉璃两人,皮笑肉不笑地道:“说,你们两个,谁是这个老婆子的女儿?”

柳梦寒刚要张口,却被琉璃抢了先。琉璃跑到寒四娘身边抱着寒四娘,哭泣着喊着:“娘亲,她们为什么要抓你?”

寒冰烟突然哈哈大笑:“寒四娘,没想到你和女儿都像你这么宠。来人,给我把她们带走。”

“姐姐,这不是我的女儿,那个孩子才是”寒四娘泪流满面地看着柳梦寒。

柳梦寒却被寒冰烟吓得呆在原地,不敢动。琉璃比柳梦寒大一岁,懂得事情也多,急忙抱着寒四娘的脖子,哭泣着:“娘亲,你不要我了吗?为什么不认我?”

“把她们带走!”寒冰烟下了命令。

几个随从不管寒四娘如何呼喊,架着寒四娘离开了。一个随从走上前来询问寒冰烟:“主上,这个女娃怎么办?”

“带回去,凤栖楼现在正在找人,这女孩长得不错,可以卖个好价钱。”寒冰烟的回答让随从都吃了一惊。

“主上,那是青楼……”随从害怕地再次试探性地询问寒冰烟。

“废话,我还不知道吗?带走!”

“是,主上。”

随从走过去,把柳梦寒带着离开。

寒冰烟举着剑,看着远去的随从队伍,站在黑夜中,哈哈哈大笑,笑声传去去很远很远。

这一次,终于完成了家族交付的使命,这次回去,他必是可以洗清嫌疑,不再受那非人的无妄之灾了。自从多年前妹妹寒四娘跟着那个Jian夫逃出寒家,背叛姬国的时候,他便被打入那终年不见光亮的地牢之中,忍受着折磨。曾相许的承诺,也因这无妄之灾,变得渺茫不可及,她的心,也早就死了,她存活在这俗世之中,唯一的希望便是可以再见到那个睡梦中都会念叨着的人儿。

寒冰烟早已放弃了这个渺茫的希望,但是老天却又给了她一丝希望,半载前,她得到消息,那个背叛寒家的人,还没有死,居然还剩下了孽种,还让那个Jian夫的后代好好安然于世,她不甘心,凭什么她自己的骨肉要阴阳相隔,而那个明明是醉人的后代,却要共享天伦。

于是乎,寒冰烟又一次违背了母亲的希望,忘却了母亲的嘱托,带着随从,千里追缉,一直到偏静的小山村。皇天不负苦心人,她还是见到了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妹妹,也见到了那个Jian夫的女儿。

寒冰烟再见到寒四娘和那个乡野村夫在一起的情景,让她本来冰寒彻骨的心,又泛起一丝波澜,她要把这个女人抓回去,要把那个日夜想念的人儿救出来。她要让那个女人承担这些年来,心中人儿所受的所有苦,要让那个Jian夫的女儿入世为娼,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寒冰烟望着远去的随从,看着被夹在臂弯里的那个女孩,不由得冷哼一声,瞒天过海这一招,于她寒冰烟来说,并不管用,她早已看出,那个女孩才是那Jian夫的女儿,她要让那Jian夫的女儿,堕入风尘,永世不得翻身。

起风了,狂风怒吼,暗夜中吹散了寒冰烟的长发,活像一只游荡于山间的鬼魅。

《一品弃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