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门笑》长门自来也笑 69文 长门笑XXOO

长门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

飞鸟小幸新书《长门笑》由飞鸟小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舒扬,苏梓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你你!你干什么?!”哀家从未见过如此可怕场面,竟然不争气地被吓楞了。 “朕是皇上,你是皇后,朕今日要宠幸你,有意见么?”他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5 20:04: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飞鸟小幸新书《长门笑》由飞鸟小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舒扬,苏梓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你你!你干什么?!”哀家从未见过如此可怕场面,竟然不争气地被吓楞了。 “朕是皇上,你是皇后,朕今日要宠幸你,有意见么?”他一

《长门笑》免费试读

“你你你!你干什么?!”哀家从未见过如此可怕场面,竟然不争气地被吓楞了。

“朕是皇上,你是皇后,朕今日要宠幸你,有意见么?”他一脸Jian笑。

有意见么?当然有!

我紧咬银牙道:“姓程的,你信不信姑NaiNai今天把你打得连国舅都认不出来?!”

“哼,这里是朕的寝殿,你敢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外衣全部脱掉了。

哟呵,这家伙还当真不怕死啊,他难道忘记那天被我打成猪头的经历了么?

很好,如果他这个做皇上的忘记了那么值得庆祝的一天,身为皇后的哀家,自然有义务帮他记一记。

传说,要想恢复当时的记忆,只需重复做当时的事情便好了。

于是当他阴呵呵地看着我Jian笑时,我也一边冲他微笑一边挽起了袖口。

“想找死哀家现在就成全你!“

“把你的衣服脱给我!”

他是当今碌碌无为昏庸好色的狗皇帝,我是温柔蕙质集百善于一身的旷世贤后,在这阳光明媚万物新生的大好Chun日里,我们两终于为了一件半旧的太监服扭打了起来。

顺便说一句,这可是宫中品级较高的太监服哦!

凡男子打架者,无不是拳打脚踢使用蛮力取胜;凡女子打架者,多为撕咬扯发呼天抢地靠爆发力赢战。但是我跟他打架正好相反,他只管撕烂我的衣服、扯掉我的帽子,而我更注重如何把他猛揍地满地找牙。

像他这种好吃懒做的狗皇帝,哪里是我这种温柔娴淑的好皇后的对手?苍天永远是有眼的,正义总是会战胜邪恶,于是在满屋古董和珍品的见证下,狗皇帝很快被我踩在了脚下。

我冷冷笑道:“小子,想造反么?你还太嫩了点,再修炼个千儿八百年的再来吧!”

说完,我还恶狠狠地再补上了一脚。

他被我踹地差点没喷血,满脸红肿却还纠结着死不甘心的表情。

突然,他反手抓住我的脚踝,狠狠发力,我一时措手不及摔倒在一旁的龙床上。

“啊!!!”

虽狗皇帝的大床很软和,但由于肚子磕在了床沿边上,所以上身没什么损失,肚腹处却痛得我两眼泪花奔流,心里还得担心我可怜的五脏六腑是否坏掉了。

要是当真坏掉了,我就让这狗皇帝给它陪葬!

“臭小子还嫌没被打够是吧?!”我愤怒地咆哮。

他欺身骑在我背上,得意地冲我冷笑:“没被打够的是你,朕是天子,是万民敬仰的万岁;你个丑泼妇再怎么也是个皇后,皇后只能被叫千岁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地位远在我之下,注定要比我早死!”

“你才早死呢,你死了哀家给你多少点纸钱!”

“死到临头还敢顶嘴!罢了,朕今日看在这身太监服的面子上,暂时饶你不死,再敢违背朕的旨意,看朕怎么收拾你!”

说罢,他当真动手剥起我的衣服来了。

“混蛋!你住手!”开什么玩笑,哀家可是要等着出宫嫁人的黄花闺女,这要传出去了,可让我颜面何存啊?

“偏不,你要怎样?”他一边Jian笑着剥光我的外衣,一边还开始动手剥我的里衣!

我吓得慌忙道:“太监服你已经得到了,你还要怎样?!”

“只有外衣那怎么行?想必你也是从头到脚武装好了的吧?”

“里面的衣服是我自己的,你少碰我!住手啊!”他的手,竟然在试图剥掉我的裤子!我大骇,脸上滚烫全身挣扎,可他脱人家衣服的速度还真够快的,三下五除二的,有着良好声誉的哀家就只剩亵衣亵裤了!

这家伙,真是个千刀万剐的狗皇帝!

他趴在我背上,而在此刻,我的背部已是完全裸露了啊。

“你这个疯子,放开我!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出嫁时我只有十岁,压在箱底的chun宫自然是用不着的,后来被打入冷宫,闲来无事略略一翻,羞得满面红辣,还啐了一口扔回了箱底,从此再没有拿出来过。

然而就是那“略略一翻”时,曾见得男女之间这样羞人之势。

我可怜兮兮地趴在软床上,肚子痛得以为自己快死掉了,而这头那狗皇帝居然还毫无廉耻地越发欺负上来,一口一口热气喷在我颈间背上,我稍稍感觉到,他的唇,已与我肌肤碰触过了!

“嗯,苏梓妍,你可真香……”

香,有烤Ru猪香么?

我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脸有多红,也没有要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想法,只是恨不得自己马上因为脸上的热辣而爆炸掉,从此阔别人世,再听不到人家的冷言冷语。

“皇上,您在干什么?!”

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震响了整个寝宫,甚至连撞开门的声音都被淹没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和程舒扬一大跳,他连忙扯过他丢在床上的亵衣盖住我裸露的背部,我两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看,来者竟是——

国舅大人!

而在国舅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太监宫女,其中李公公依然是带头人。

众人个个眼睛瞪得比铜铃大,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大苹果,大约再想不到这时与程舒扬鬼混的人竟会是我这个深藏冷宫十余年的失宠皇后。

国舅愣了,李公公也傻眼了,他们两人不敢置信,瞪着眼睛异口同声道:

“皇后?!”

完了,哀家这辈子完了,没希望了,要毁灭了。

我不期望床上有个洞了,我请求如来佛祖让凡人在这悲惨的一刻全部毁灭吧。

把头死死埋进被窝里,哀家这辈子是没脸见人了。

“咳咳,”国舅为了掩饰尴尬,连忙咳了两声,然后转过身去说,“皇上和皇后娘娘请穿好衣裳,老臣有要事禀告。”说完便带着众人快速退下了,最后退下两位宫人还不忘好心地帮我们把门关好。

当然,他们关门的时候,是低着头的。

程舒扬依旧在发愣,呆呆地坐在我背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你没听到国舅的话吗?快滚下去!”我气急败坏地吼道。

他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起身站到床下去了,可他像白痴一样张着嘴巴盯着我,让我恨不得一脚踹爆他的头。

“看什么看?给我转过眼睛去!”

许是被我骂醒了,这狗皇帝居然挑着眉毛,向我挑衅道:“朕就不转过去,看你要怎样!”

“你!”我气地直想跺脚。

“朕怎样?!”

“你把我的衣服都扯坏了,要赔我!”

他耸耸肩,从一旁的大柜子里拿出一套他平日里穿的衣裳,丢给我道:“朕这儿没有女人的衣服,你穿这个吧。”

我闻了闻,还好没什么恶心的味道,愤愤地看了他那张满是Jian笑的脸一眼,躲在被褥里将衣衫穿好。

才放下被褥,又见他摸着下巴Yin笑道:

“这衣服是朕常穿的,如今又穿在你身上,你说这样算不算‘肌肤相亲’呢?”

我终于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长门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