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无影魔君》类似洪荒之影魔君的小说 YD 无影魔君GAY吧

无影魔君

武侠连载中

《无影魔君》是悲天狂魔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无影魔君》精彩章节节选: 西南苗疆,乃是位于炎龙朝西南部,按照炎龙朝地理位置划分,隶属于九州之一的云州。 云州地形复杂,多是崇山峻岭,到处是原始森林。此地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30 16:02: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无影魔君》是悲天狂魔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无影魔君》精彩章节节选: 西南苗疆,乃是位于炎龙朝西南部,按照炎龙朝地理位置划分,隶属于九州之一的云州。 云州地形复杂,多是崇山峻岭,到处是原始森林。此地

《无影魔君》免费试读

西南苗疆,乃是位于炎龙朝西南部,按照炎龙朝地理位置划分,隶属于九州之一的云州。

云州地形复杂,多是崇山峻岭,到处是原始森林。此地,向来多毒蛇猛兽,各种毒物遍地都是。稍不注意,便要陨落黄泉。

“咳咳咳”

司空狂徒口中吐出一口血沫,唾了一口,粗犷的脸上满是痛苦。他靠在一块青石上,剧烈的喘息起来。旁边是一条小溪,等得呼吸匀称了,才附身下去捧水吃。

那水,自然是清冽可口,在这燥热的山间,冰凉极了。

“他娘的,若是知道此行如此不顺,老子就不与秦君幕那厮打赌了。贼小子,鬼精鬼精的,竟是要害得老子命丧于此。”

他自那日与苏陌雪在济州茶肆分别之后,一路疾行,终于在半月内星夜兼程赶到了云州。他本以为到了云州之后便能摆脱铁剑帮的追杀,脱离危险。

只可惜,虽然确实脱离了铁剑帮的追杀,但是并没有脱离危险,反而进入了一个更大的危险中。因为就在这两天里,他一共遇到了七波刺杀!

司空狂徒身上的伤本就没有好,又着急赶路,身体更差了。这几波刺杀下来,身上更是增添了不上新伤。如今新伤与旧伤一同爆发,他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此刻,他看着水中的倒影。暗骂道:***,老子怎么说也是水上连城的大当家,竟成了这副落魄样,甚至要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以后逢年过节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着实可恨。

“哗啦啦”

溪水流下来,清澈见底的溪水里面游来两条肥硕大鱼。司空狂徒将手抬起,手中巨刀挥舞,以刀脊击拍击水面。

“啪”

水花四溅,水下的大鱼顿时被震晕了过去。翻着鱼肚白浮出水面。他巨刀刺出,刀尖精准,穿透了鱼腹。他用长刀刺着大鱼带出水,剩下的一条慌忙逃窜。

“哈哈哈”

司空狂徒三两下洗净了手中大鱼,看着那没有落难的大鱼鱼疯狂游走,喃喃道:“你兄弟都已替你死了,你如此慌忙做什么?”

苦涩摇头,他将洗好的鱼肉放到嘴边,正要生吃下肚,突然看到那已经游出十余丈的大鱼径直翻了白肚,浮出水面!

司空狂徒脸皮连连扯动,太阳穴更是青筋直冒。他浑身冷汗直冒,连忙扔下手中的鱼肉,暗道一声侥幸:“多谢鱼兄此番为我死去,若是老子能活下来,一定要为你烧三炷香,你却是死得不冤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辈子你肯定能有个好去处。”

“咚”

鱼肉落入溪水,发出清脆的声音。司空狂徒也不站起,依靠在青石上,全身戒备,却是大声道:“却不知是那些好手来了?我司空狂徒就是死,也要死得明白,至少要知道是谁杀了老子,来世也好有个报仇的希望。”

“桀桀桀”

不知何处传来秃鹫般凄厉的笑声,有个男人阴笑道:“你倒是识趣得很。”

司空狂徒不动声色,耳朵微动,想要辨认出此人所在的方位。他哈哈笑道:“老子虽然是个莽夫,却是识趣的莽夫。若是没有活路,也不劳二位动手,老子自己了结了便是。”

“嘎嘎嘎”

另一个阴毒的声音笑道:“早先听说水上连城的大当家司空狂徒是个目中无人的狂夫,却不知竟是如此妙人。既如此,你将碧目金蟾交出来,我常山二怪便留你一条全尸。”

司空狂徒沉思应对之策,口中却道:“呀,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常山二怪,怅无生和怅无死两兄弟呢,久仰久仰。小弟对两位可是仰慕得紧,还请两位现身一见。”

“桀桀桀桀”

林子里传出常山二怪的声音,“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司空狂徒讥诮道:“原来令人闻风丧胆的常山二怪竟是胆小如鼠之辈?连面都不敢露了,怕是传言不实哩。”

“哈哈哈”

常山二怪大笑道:“虽然你这激将法用得十分拙劣,但既然是你生命中最后的愿望,我兄弟二人怎么也要满足你的。”

林子里走出两个男人,两人身体瘦削,面色苍白如纸。他们身上穿着麻衣,头上戴着头巾,腰间挂着一个精致的香囊。

左边一人香囊挂在右边,右边一人香囊挂在左边。那左边之人桀桀冷笑,右边之人则是嘎嘎怪笑。

左边那人走出林子,阴笑道:“我是怅无生!”

右边那人嘎嘎怪笑,道:“我是怅无死。”

兄弟两人看着司空狂徒靠在石头上动弹不得,齐声道:“现在我兄弟二人已经如你所愿,现身出来,不知现在可否请阁下去死?”

司空狂徒摇头,笑道:“对老子来说,男人,只能站着死,可不能跪着生。哈哈哈,我说没有活路就会自我了断,那是因为只有我死了,才会没有活路呢!”

他说到此处,身上用力,就要抬起长刀向常山二怪杀来。长刀提起,沉重如山。司空狂徒只看到怅无生兄弟微笑立在原地,口中轻轻喊了句:“倒倒倒!”

司空狂徒两眼一黑,脚下一个趔趄,顿时摔了个狗屎吃。他倒在地上,已是人事不知。

“桀桀”

怅无生面上不无得意,与怅无死对视一眼,阴笑道:“我兄弟二人的毒,可不光是吃入胃中才能发作呢。”

说罢,就要上前去翻司空狂徒的衣服。他们此行的目的乃是碧目金蟾,若是得了此物,两人的毒功必定一日千里。

“哥哥,莫要冲动,还是斩下他的头颅再搜身吧。”

怅无死谨小慎微,拦住了怅无生。

“哎,弟弟你忒胆小了。此人中了你我的毒,已是砧板上的鱼肉,哪里能伤到我等。走,一起去见识一番碧目金蟾是何模样。”

怅无生浑不在意自家兄弟所说的话。两人研究毒功已经数十年之久,对自己的毒药可谓自信得紧。怅无生拗不过,只得与哥哥一同上前。

怅无生用脚踩了踩司空狂徒的头,哈哈笑道:“你看,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

他扭头看去,却见自家兄弟瞪大了眼睛,惊骇欲绝的看着自己。他正奇怪呢,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只看到了一个半截身体立在原地,那是被人拦腰斩断的。

“那是谁?怎地有些熟悉呢!”

他如此想,意识随即陷入黑暗,当场死绝。

“哥哥!”

怅无死站得远,且对司空狂徒有所防备才得以逃过一劫。此时,相依为命数十年的兄弟死去,他心痛欲绝,失声痛哭起来。“啊呀,狗东西,你竟然敢杀我兄长,老子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司空狂徒站起身来,轻咳几下,吐出口中血沫,笑哈哈道:“可惜可惜,没能一刀送你俩归于黄泉,如此,你二人相依为伴,在黄泉路上也不会感到寂寞。”

他说得摇头晃脑,颇为可惜。那怅无死怒到癫狂,嘶声吼道:“想要老子死,你还嫩了些。我且问你,为何你中了我兄弟的毒却没有发作?”

司空狂徒低着头,蓦地狂笑起来:“没发作?谁告诉你的,我可是已经毒发了呀。”

“什么?”

怅无死心神剧震,心中正自想着司空狂徒所说的话是何意思。蓦地看到一道巨大刀光斩来。那刀势凶猛无匹,乃是司空狂徒汇聚全身力气斩出的一刀,一刀过后,他便是油尽灯枯,只能任人宰割了。

怅无死亡魂皆冒,他兄弟二人毒功极高,身手却差了些。一时不察,被司空狂徒占了先机,哪里躲得过去?他心中一狠,身子一侧,整只左手便被砍了下来。

“啊!”

他惨叫一声,断臂处鲜血直冒。此时,余光看到司空狂徒身体微动,似要再次杀来。他被吓得半死,连忙逃了出去。

“呼呼”

司空狂徒死狗一般倒在地上,暗道侥幸。

常山二怪的毒自然是极厉害的,只可惜遇到了他司空狂徒。当然不是说司空狂徒不畏剧毒,而是他身上有祛毒圣物,碧目金蟾,可解百毒。这还是秦君幕告诉他的,此番略施小计,不仅一举斩了怅无生,还断了怅无死一条手臂。

在见到水中鱼兄被毒死的时候,他就定了此计,想不到收获颇丰。

“啪啪啪”

青石后面传来鼓掌声,而后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想不到外表粗犷的司空大当家,心思竟是如此细腻。那怅无生死得颇为憋屈呢。”

司空狂徒苦笑,此时他已经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这些日子疲于奔命,此番又是被剧毒伺候了一番。虽说碧目金蟾能解去剧毒,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祛除干净的。

他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心等死。此时也正是他刚才对怅无生所说的,没了活路!

“阁下又是何方神圣?”

身后走来几人,当先一人眼色阴狠,笑里藏刀,嘿嘿笑道:“无间门向自强!”

司空狂徒面色更苦,道:“老子都不知何时惹了无间门?”

无间门乃是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他自然是有所耳闻。此番听到此人自报身份,不禁更为绝望。

向自强笑道:“阁下自然没有惹到我们,只是你手中有雇主需要的东西罢了。”

“碧目金蟾吗?”

司空狂徒问,那向自强答道:“自然是。”

“我只是受我兄弟秦君幕所托,把碧目金蟾送到苗疆,没必要把命搭上。如果我把东西交给你,你可会饶我一命?”

向自强摇头笑道:“我不可能放过你,你也不必再拖时间,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是吗?”

《无影魔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