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蝶与谍》蝶与谍有声小说 耽美 蝶与谍精彩阅读

蝶与谍

军事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蝶与谍》的小说,是作者我是曹宁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周林试了试家里的电话,顺便给山田打了个电话。 “机关长,我回来了!给你报到。”周林恭顺的语气说道。 山田劈头盖脸地说:“你这回回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2 04: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蝶与谍》的小说,是作者我是曹宁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周林试了试家里的电话,顺便给山田打了个电话。 “机关长,我回来了!给你报到。”周林恭顺的语气说道。 山田劈头盖脸地说:“你这回回

《蝶与谍》免费试读

周林试了试家里的电话,顺便给山田打了个电话。

“机关长,我回来了!给你报到。”周林恭顺的语气说道。

山田劈头盖脸地说:“你这回回来还怕没人知道?又是戏班子,又是美女,你要不要吹喇叭,让所有人知道你很有本事?”

“机关长,我只是找了个一见钟情的女友,顺便帮了一下她的老东家而已。因为我也喜欢听戏。”周林忙解释道。

“你不用解释了,我还不了解你?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你就不是周林了。现在我没其他的事让你做,有事情小林会向我汇报的,你就安排好准备出货吧,这次不是小数目,不要出事!”山田有小林在,小林基本上是跟周林在一起的,知道周林的所有事,所以他不用周林去汇报。

“是!我一定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出来向你汇报。”

放下电话后,周林对香君说:“我带你出去转转!有几个地方你要尽快熟悉。”

周林开车离开码头,首先来到了电报局,远远地指着书店说:“那是李强同志的书店。以后紧急情况,我不能脱身的话,就要靠你来传递消息,在我与李强之间做联系。”

“记住了!”香君将书店周围的情况都一一记在心里,这个地方及周边环境都要记住,哪怕是多了一个擦皮鞋的人,也值得怀疑,说不定就是敌人的暗探。

“今天我刚回来,急急忙忙的去书店会引人怀疑的,所以只能告诉你地方,等过两天再介绍你们认识。我们走吧,这里不是繁华区,呆久了会引人注意的。”

说完,周林便开车离开了书店街。

离开书店后,周林便开车去了一师师部,守卫的都知道他,他的车没人拦,畅通无阻。

有认识周林的人,急忙跑去给常亮报信,而他的后面则跟着慢悠悠的周林与香君。

许多办公室里都伸出了男男女女的人头,眼睛跟着周林两人转,他们是在看周林的女朋友。

来到了办公室,常亮笑呵呵地说:“你总算是套了一筐子,不然的话,我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喝你的酒。”

周林眼一翻:“你喝我的酒还少吗?”

常亮将香君请坐下说:“那酒能同这酒比吗?几天前就听说了,你小子跑去安庆,把人家戏班子撤了,把人家的主台子钩来了。不知多少人羡慕你。”

“谁这么快就传遍开了?”周林头疼,消息怎传这快。

果然常亮说:“你那哼哈二将恨不得拿高声喇叭满城喊。这不,弄得我也去首饰店,给弟妹淘了一副好货。”

说完,常亮去了办公室,拿来了一副金首饰,式样很新潮的。

香君不好意思收,周林却一把抢了过来,塞给了香君:“拿着!等他娶第五房姨太太时,我送回一套更好的给小嫂子。”

香君瞪了周林一眼:“你是不是也想娶姨太太了?”

周林连忙双手摆动:“没有没有!有你足够了。”

常亮哈哈大笑:“你这只马驹子,总算是给套上了。”

笑完,常亮使了个眼色,周林知会,对香君说:“你在这看首饰,我同常师长去公办桌那边谈点事。”

香君笑着说:“你去吧!不要管我。”

常亮与周林来到了办公桌,面对面坐下。

“看你的样子,又有什么难事?你不应该有难处啊?”周林进来时,就看出了常亮是装笑。

“三天前,我的军火库出事了。”常亮说。

“出什么事?炸了?”周林惊讶的问。

“被人偷走了八百支步枪,十挺轻机枪。还有五万多发子弹。”

“不会吧!这么多的东西怎么偷出去的?你那守卫是吃屎长大的,上百号人,看一个仓库都看不住。”周林声音高了起来。

“弟妹还在那边,小声点!”常亮看向香君那边,还好,香君还在欣赏着首饰。

“是仓库的主任干的!他是地下党!他买通了晚班的值班三个人,给其他人的饭菜中下药,结果其他的人倒了,他们放了地下党进来,将东西装上车,连夜运出了明珠,去了苏北。”常亮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追不回来了?”周林问。

“已经到了新四军的手上,我总不能对新四军说,求求你把我的枪还给我。”常亮说得周林笑了。

“你真逗!山田机关长知道吗?”周林问。

“我敢告诉他吗?我们师有地下党,他一旦知道,吃了我的心都有。而且还送了新四军这么多的武器。”常亮差点要哭了。

“要想瞒住,必须将窟窿眼补上。不然的话,迟早会露馅的。”

常亮直点头:“所以来找老弟你来商量。18师团还有那么多的武器,我出六十大洋一枝买。”

周林摇摇头:“晚啦!你要是早半个月,我还能帮忙,现在,那些武器已送到了安庆,组建保安军去了。”

常亮一下子急了:“兄弟,你一定要救我!弄不好,山田会认为是我把那枪卖给了新四军,那哥哥我就没命了。”

考虑了一下,周林拿出笔,在纸上写道:“我这次去四川,认识一个人,可以从武汉兵工厂弄东西出来。”

“真的?”常亮急忙住口,用笔写道:“能找到他吗?”

“他给了一个电话,现在号码不在身边,我回去找找,然后帮你问问。”

“他有多少的货?多少钱一支?”常亮写道。

“他说弄了四年,手上有一万支。要价四十大洋一枝。”周亮写道,其实上次毛一民说二十五大洋就可以做了。

“老弟,一万支,我全吃了!”常亮激动的写着。

“你有这么多的钱?四十万大洋啊,可以堆成山了。”周林又翻了白眼,这常亮,就心大。

“我有!我家三兄弟,都是带军的,我们三家吃一万支没问题。有了这一万支枪,皇军肯定会对我们三兄弟另眼相看。军长之位肯定是我的。”常亮按捺不住地说。

“好,我回去联系他。说好了,每支枪只带五十发子弹。”

“没问题!子弹好解决。”常亮道。

谈好的结果是,因常亮想让周林早点联系,所以周林被赶了出来。气得他真骂娘,惹得香君捂着嘴直笑。

带着香君转了史密斯的办公室,喝了一杯咖啡。

又去了宴宾楼,让他们见到了“三少奶奶”。

在宴宾楼见到了周畅,听说周畅要升第一副局长了!恭喜的同时,香君又收了一套首饰。

最后去了水果店,见到了李下辉。

李下辉没有送金首饰,而是送了一个玉菩萨,是帝王绿的,值一万大洋。

周林偷偷告诉了李下辉,今天下午五点,在码头外面等周林,一起商量出货之事。

至此,周林走完了一遍可走之处,关系户都走过了。

只有最关键的两个点他没去,是不能去!

他刚回来,山田肯定要了解自己一回来,去了哪些地方?

所以明明想见,但必须忍住,不能见。

这也是为了组织着想,因为自己是生活在危险之中。

回去的路上,他开车经过死信箱,将死信箱告诉了香君。

那个电线杆子上的长辫子告诉他有人等。

经过军统的死信箱,周林也发现了见面信号。

他没有告诉香君军统的联络信号,车子只是比较慢的开了过去。

五点钟,在码头外千米处,在周林的车子里,周林与李下辉商量好了烟的交接计划。

一科三科共同聚餐,吃的好热闹。吃完晚饭后,已经七点了,周林装醉,被香君扶回了他们的房。

一回到了家中,周林便立即变了样,哪有喝醉酒的样子。

他拿出一支勃郎宁手枪交给香君:“会用吗?”

香君兴奋地握着枪:“我受过地下工作的训练。”

周林伸出手指头,做了个禁言的动作。

香君脸红了,刚说受过训练,可转眼就违反了地下工作条例。

周林告诉香君,他晚上要出去见李强,让她在家掩护。

三分钟后,周林溜出了小楼,示意香君闩上门。

然后,周林偷偷地来到了木屋,开出了快艇。

二十分钟后,他坐到了李强的面前。

看到了周林,李强很高兴,急忙给周林到水。

“桂已经安排好了?”李强问道。

桂就是香君的代号,李强已经接到了上级通知,桂做他与周林的联系人。

“在我家中,让她替我掩护,防止有人进屋。哦!下午,我带她来熟悉了你的书店。没有进来。”周林回道。

“好!有了她,就弥补了我们中间的短板了。”

周林转入正题:“两件事,第一件,我在吃晚饭时见到了李下辉,我们商议如何出货。本来我想看能不能在半途劫了货款,但是,山田的意思是,直接在码头货仓出货,当面交款,而且是给支票。所以没机会了。”

李强接话说:“你的心意组织知道,但是我们***人不做这样的事。何况你的处境这样危险,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是!那明天我就正常交易。第二件事,是不是我们的人偷了常亮的枪支弹药?”周林问。

“不就是你提供的情报,b组的同志摸到了军火库,乘他们偷懒,弄走了八百支枪。这消息我知道。”

周林瞪大眼睛:“常亮说是仓库主任是我们的人。”

“那是他怕上面知道了,会责怪守护不严,竟然让我们进去了。所以就将责任推到了主任身上。其实那主任已经死了。”

周林终于明白了,他将今天的情况说了。

“你说戴笠毛一民可以放枪支出来?”这回该李强惊讶了。

“是啊!上次见面他们说的。”周林以为很正常。

“那估计会是翻新枪,就是有问题的枪支,送兵工厂回炉后再拿出来。一般的人不知道,老*曾拿这些武器去拉拢杂牌军。一乍看,看不出优劣,与正规枪还是一样的,用过一年没问题,但二年

《蝶与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