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朕不是宋钦宗》朕不是宋钦宗起点 同人女 朕不是宋钦宗YAOI

朕不是宋钦宗

历史连载中

江湖无水新书《朕不是宋钦宗》由江湖无水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赵桓,赵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圈是零,代表没有,竖是一……” 赵桓奋笔疾书,朱琏仔细品味着。 “如此数字,确实简便易懂。”叹了一句,朱琏又道:“郎君昏迷几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30 12:05: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江湖无水新书《朕不是宋钦宗》由江湖无水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赵桓,赵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圈是零,代表没有,竖是一……” 赵桓奋笔疾书,朱琏仔细品味着。 “如此数字,确实简便易懂。”叹了一句,朱琏又道:“郎君昏迷几日

《朕不是宋钦宗》免费试读

“圈是零,代表没有,竖是一……”

赵桓奋笔疾书,朱琏仔细品味着。

“如此数字,确实简便易懂。”叹了一句,朱琏又道:“郎君昏迷几日醒来,犹如变了个人,吾都快不认识了。”

“哪里变了?”赵桓随口问了一句。

“才学精进至此,谁能相信?”顿了顿,组织了下措辞,朱琏又道:“如此厉害……”

“嗯,床上也厉害了?”太子口花花地调戏。

“呸,毫无储君之稳重。”

朱琏羞红了脸,唾弃道。

甜蜜蜜时,内侍进来,道:“储君,管家请见。”

赵桓醒来时的地方,乃是书房,此时身在卧房,便是愚任也不能轻易出入。

这里的男性只有三个,太子是一个,四个宫中调拨来的净身内侍并算两个。

见愚任脸颊通红,脖子青筋凸起的模样,赵桓不由问道:“尔素来喜怒不动于色,此为何故?”

愚任跪地,道:“小的无能,蒙羞于小人。”

“起来,详细说。”赵桓严肃起来。

虽然愚任只是白身,无官职,然而他代表的是太子的脸面,他被人羞辱,与羞辱太子无疑。

愚任埋首不起,道:“早间,小人思忖魏勇人面不通,便领其去见了少府寺少卿张明府,拿了提调手令。

却不想到了硝石库,库管大使高衙儿居然明目张胆索贿,不予贿赂不予调拨,哪怕表明乃是东宫太子亲随也不行。

小的无计可施,只得重找张明府,却不想其一味推脱,只道无暇分身,实际乃是不愿得罪高俅。

除此之外,小的于少府寺中再无熟人,只得悻悻归来。”

又吃瘪了,还是在小人手中吃瘪,赵桓暗暗叹气。

库管大使,说白了就是执掌库房钥匙的杂役。

其职责,只是查看调令,确保货物进出无差,其实是没品级的。

这样的人,胆敢公然索贿太子府人,可见前身窝囊到了什么地步。

那高衙儿不过是拜了高衙内做干爹,与高俅扯了一点关系罢了。

少府寺少卿,之所以开出提调令,一方面是不好抹了太子颜面,另一方面也是和愚任相熟。

然而,当发现可能得罪高俅后,马上就萎了。

可见高俅权势之盛,亦可见太子于朝堂内外的地位。

思忖片刻,赵桓道:“传本王钧旨,请高俅入东宫答话。”

“是!”愚任退了出去。

堂堂东宫太子,肯定不能同一个库管大使计较的,便是直接同高衙内计较,那也是失了身份。

他能够交涉的对象,只能是高俅。

收拾了心情,赵桓继续写书。

与其为些许杂事生闲气,不如把教材弄出来。

五十亲卫训练好了,部队可以瞬间扩展到五百甚至五千,相比之下,高衙儿不值得惦记。

当然,要是机会合适,肯定也要计较一番的。

一个时辰后,赵桓已经写完了一元二次方程的解法。

“储君。”

这时,红菊端着个茶盏走了进来。

纯白色的茶盏,如脂似玉,其上奶白色的螺旋,夹杂着红、绿、黄三色彩纹,还有有一粒樱桃点缀其上。

完全就是后世的冰激凌,基本看不出什么差别来。

见此,赵桓不由惊叹红菊的巧手。

“郎君,尝尝味道。”朱琏接过,用银勺舀了一勺,递到了赵桓的嘴边。

仔细品尝,基础为牛奶,绿色的抹茶,红色的西瓜,黄色的没尝出来。

可能是纯天然食材的原因,味道比后世的差了一些,口感强了一些,整体算是差不多。

“不错!”赵桓赞了一句,问道:“你们觉得一份售价几何为好?”

“二百文没问题,能赚百五十文。”红菊回道。

妥妥滴暴利,太子表示很满意。

“多开发几种口味,再优化生产流程,尽量降低成本。”赵桓吩咐道。

红菊退下,出去传达命令去了。

东宫那么多人也不是全部吃闲饭的,总要用起来才好。

“真好吃,妾身重来没吃过味道这么好的冷饮呢。”朱琏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冷饮?”赵桓惊讶。

朱琏舔了舔嘴唇,只让太子一阵口干舌燥。

“街坊之上卖冷饮的不少,却多是喝的,能吃的很少,遑论如此好看的了。”朱琏解释道。

宋朝果然繁华,冷饮都有,不过我这有成本优势,应该没问题吧?赵桓暗暗想到。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愤怒的呐喊,便是后院也能听得到。

“怕不是被高俅羞辱了。”朱琏忧心忡忡地说道。

“问了便知。”赵桓按捺住怒意。

不一刻,愚任进来。

“小人找到了高俅那厮,却不想看了殿下手令,借言监督艮岳无暇分身,不能前来。

小人看得明白,高俅那厮其实并无事物,只是不愿来罢了。”

“好一个踢球出身的破落户!”赵桓怒道。

真以为太子无实权,便可以不当回事了么。

“郎君,如何处理?”朱琏也放下了冰激凌。

“来人,准备几份冰激凌,待吾进宫找父皇分说一二。”下了命令,赵桓又对朱琏道:“你随吾一道进宫,好孝敬几位娘娘。”

“郎君放心,高俅那厮如此轻忽太子,必不让他好过。”朱琏恨声说道。

连个过场都不愿意做,可见高俅如何轻视太子。

梁子,彻底架实。

若是原身,大约忍气吞声这就算了,赵桓可不打算忍。

不弄一个有身份的,如何振作东宫声威?

不一刻,各项物件准备就绪,两架马车在亲卫簇拥下,缓缓向皇宫走去。

四轮,双马,哪怕已经精简,装饰也相当精致。

只是赵桓也无心多看,默默盘算着如何告状。

其实不好说。

小孩子被欺负了找家长告状,尚且被玩伴轻视,遑论太子。

若是表述不当,说不得弄巧成拙还要吃一顿排头。

尚未想出头绪,便已经到了宫中。

按理说,尚未中午,勤奋的皇帝应该还在审阅奏章。

赵佶当然不是勤奋的皇帝,他刚蹴鞠回来不久,因此赵桓顺利见到。

“孩儿拜见爹爹。”

赵桓托着银盘躬身,活脱脱后世的服务生。

示意不必拘礼后,赵佶问道:“尔手中何物?”

赵桓揭开了盖子。

但见峰峦耸立,上有星辰散布,周围云雾缭绕,如梦似幻,煞是好看。

“近日暑热,孩儿便琢磨出了一个方子,制出此物,特来孝敬爹爹。”

“不错,不错!”

连连夸赞中,赵佶主动过来接住。

皇帝是个颜控,就卖相已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并不需要旁人验毒甚么的,赵佶直接取了旁边银勺就吃。

“入口冰凉,甜而不腻,实乃解暑佳品,不错,不错。”赵佶连连赞道。

“爹爹爱吃,孩儿便让府中人每日送来。”顿了顿,赵桓又道:“只是此物尚未有名,孩儿才学不佳,还得爹爹来。”

“你啊你,但凡有我一成才学,也不至于此。”笑骂一句,赵佶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赵佶道:“显见你是要做这个买卖的,当要浅显易懂,便叫雪峰好了。”

“孩儿还要个招牌,烦请爹爹御笔挥舞。”

赵佶比较随意,赵桓也放松了下来。

赵佶自己都在宫中设集市做买卖玩,当然不会责怪自家儿子做买卖。

“招牌好说,自有人送去,且考察你学业。”许是为了展示家长威严,赵佶话风突变。

赵桓心中一突。

别看太子三字经写的溜,其实四书五经记得不多。

而赵佶所考,大抵不离这些范围。

眼看一顿排头就要降临,太子有些心慌。

尚未思量妥当,只听赵佶道:“听说你扒了花园,给侍卫开了演武场?”

有人打小报告,赵桓立刻警觉了起来。

或者就是赵佶在东宫安插了眼线,若是这样,后果更严重。

心思急转间,赵桓道:“孩儿病起时,见侍卫松松散散,全无半点模样,因此寻思着给练一练。”

“那你如何要练武?”赵佶又批评道:“堂堂储君,却与粗鲁军士一般,实在不成体统。”

赵桓闻言心中一塞。

仕林百姓可以瞧不起军兵武将,作为皇帝居然也是这般。

如此,北宋不灭,天理何存?

“孩儿得病,乃是体弱,习练武艺并非上阵,实乃强身健体罢了。

再则,太祖一棒镇压八百军州,太宗也是能征惯战的。

如今我赵家子孙弃武久矣,孩儿寻思着若是把太祖长拳练出名堂,也算是继承了祖上本事。”

这解释并不能让赵佶满意,却没有深究,只是敲打道:“须得多用些心思在文学上。”

“好教爹爹得知,孩儿卧床时,偶得一词,正要爹爹点评一二。”赵桓适时说道。

“可稀罕了,且说来听听。”赵佶调笑道。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赵佶微微闭目,摇头晃脑,显然沉醉其中。

呼~赵桓暗出一口气,默默地对尚未出生的辛弃疾说了声对不起。

不过,只要顺利继位,辛大估计也没那么多感慨了吧。

暗暗思量中,只听赵佶击掌,叹道:“你向来文采不显,却不想今日做出如此出色的丑奴儿,好~好~甚好~”

感叹一阵,赵佶又道:“此词倒是符合你当时的心境,难得你作词出来,当于邸报广播天下。”

他那表情,满满的“自家儿子长大了”的即视感,至于儿子练武的不快,也抛之脑后去了。

“多谢爹爹,孩儿还有趣事要说。”赵桓谦逊一笑,道:“雪峰制造之法,实乃制冰为先,孩儿便发现了夏日制冰之法。”

赵佶听了,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示意赵桓继续。

“制冰,首要在于硝石,足量……”

尚未说完,只见一内侍走来,道:“官家,郑相公有国事上奏。”

“招来说话。”赵佶道。

告状被打断,让太子好不郁闷。

《朕不是宋钦宗》 免费阅读章节

《朕不是宋钦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