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君心难测皇上请休妻简知樱 直人 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总攻

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

架空已完结

主角叫左相,相一步的小说是《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它的作者是徽歌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左相莫名其妙的心情不错,还特意一从子杂草旁边绕了过去,他嘴角噙着效益,抬起头的时候刚他站在明晃晃的金銮殿上,金鞭与金陛交相辉映,

|更新:2020-07-21 16:03: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左相,相一步的小说是《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它的作者是徽歌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左相莫名其妙的心情不错,还特意一从子杂草旁边绕了过去,他嘴角噙着效益,抬起头的时候刚他站在明晃晃的金銮殿上,金鞭与金陛交相辉映,

《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免费试读

左相莫名其妙的心情不错,还特意一从子杂草旁边绕了过去,他嘴角噙着效益,抬起头的时候刚他站在明晃晃的金銮殿上,金鞭与金陛交相辉映,他神色苏木严谨,那个时候人们才想起来,他一直都有这样的权利,似乎是先前的皇帝给予的卿可取而代之的专利。

他想到这些,心里面更加焦虑,本来按照那些个太医的说法,皇帝服用了这样久的血灵芝,相比病根已经清楚了,不会再犯病,可是皇帝心里想得太多了,高德胜这样的都会有所防备,若是发现的时候已经开始缺了疗程。

他不敢再想下去,很快的捉了那人的手就要把脉,他本来就是医学世家,只是他这样的性格,原本也不适合做医生,还是自己的姐姐,应该是有更好的造诣。这些都是往事,时间过去很久之后,他已经不会再去想起来。

那人背着身子,察觉到这样的动作,身体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似乎就要挣扎开,但是左相毕竟不是一个文弱书生,他在刀尖忝血的日子里,这个小皇帝,他笑了笑,很是不屑,已经按住了他的命脉。

“怎得?这样怨恨我,竟然连转过头来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左相很是不屑的调侃,随即脸色就变了。

那不是难过,也不是挑衅,是一种诧异混带着些微的不可置信的喜悦,“你,”他道,“你这是。”那人的身子僵硬,也已经停了下来,似乎在等他说完,可是左相就此打住,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他嘴上的笑意还没有收起来,就决出了一丝不对劲,人们都说关心则乱,左相心里想着自己还真是就在在这样一句话里了。

这个人,他背着身子,虽然身量相近,但是那个小皇帝因为生下来就不足月,体寒凉,哪里能有这样的常人的温度。

“今天月色不错,陛下是来赏月的?”

那人不理会他,依旧背着身子,似乎在赌气,可是左相知道,如果自己放开她的手腕,这个人可能会跑进屋子里去,现在这样赌气的样子,大概也是模仿着装出来的。

“那也是,良辰美景,陛下似乎更适合这样的场景,朝堂之上的事情诡异多变,为什么要参与呢?”

他语气十分轻松,实际上有意无意的试探,他感觉到这个人狠狠的僵硬了一下,似乎要说出话来,左相心里想,装的还真像,于是他果然就放下了他的手腕。

似乎是手上的禁锢被解开,这人竟然微微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适应,随即反应过来,动了动身子,竟然没没有移开脚步。

左相已经确定了,这个人不是小皇帝。

但是他似乎也知道了这个人是谁,连带着就知道了这个人是不会有什么其他阴谋的,尤其是什么所谓的谋害皇帝。

左相往后退了两步,轻轻笑着,“只是再向往又有什么关系呢,臣告诉您,您这样的性子,出了皇宫还有更多的苦。到时候连太后的祠堂都没有你哭的地方。”他负手而立,欣赏前边那少年微微的颤抖。月光镀在他身上,他两鬓斑白,就像是山中的精怪,笑嘻嘻的陈楚一件很擦酷的事情,可是那人没有看到。

左相一步一步退后着离开,然后回头,很快的往院子外边走,那人刚刚松了一口气,那声音却又传来,左相站在门口,“若是陛下您有一天也想出皇宫,自当告诉臣下,老臣一定满足陛下这可怜的夙愿。”

他说的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随即转身离去。这人刚刚僵硬的身子却忽然像是听到了什么更加不可置信的好消息,立马回头也去,可是树影婆娑,在微风里映衬在门楣上,扑簌簌的响,已经没有人了。

那月光照在他脸上,那是一张苍白的脸,冰雪一样的苍白冰雪一样的俊秀,他虽然面无表情,可是眼睛微动,还是露出一点点惊喜。

“出去,么?”

外边的世界,他自然知道什么模样,左不过就是恩惠怨恨,全部根植于利益,虽然没有朝堂上这样险恶,可是能够很好的应付这些暗地里的缝纫的,明面上的刀枪,未必防得住。

皇帝毕竟还小,他似乎是可以离开的。也似乎是应该离开的。

天色已经不早,连月亮都已经爬上中天,他一直站在中庭,树影婆娑陪伴着他,因为皇帝喜欢花木的缘故,这个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奇树与花草,这是那个皇帝唯一一件在他眼睛里最想是孩子的事情,在这样一个小小的院子里,他可以展示自己的欢喜,依旧还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小孩子。

他自己命不好,剩下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穷的不成样子,涨到九岁的时候,已经学会了在那样的社会里借助自己些微的小聪明不知来路去路的,姑且偷生一样活着。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人活着都是有目的的,有人为了财,有人为了权,有的人只是为了活着。比如他。

为了活着,为了大家一起好好的活着。他心底最深处始终记着某一个除夕的时候,瘦弱的父亲终于卖了很多的柴,回来的时候特意从街市上买了豆腐,他家里一向是吃不起肉的,相比于野菜之类,豆腐已经是至上的美味。

于是一家人围着炉,用热水撒了盐,熬着豆腐吃,父亲是个书生,落魄的厉害,可是这个时候还能念一念曾经的意气风发,母亲就在一边用风凉话嗔怪,白白净净的弟弟就在一边偷偷地给自己碗里夹豆腐,对上他的眼睛,就很是不好意思的狡黠笑一笑。就算这样,也在他的印象里形成了最难忘的温暖。

纵然之后他被选进皇宫,皇宫里的伙食依旧不好,可是豆腐已经是家常便饭,加上青菜,已经成为多少宫人最厌弃的食物,他从没有厌弃,可是很多年,他渐渐成了内侍,侍奉在皇帝身边,尝过多少东西,都再也没有吃到过那样美味的食物。

那穿着龙袍的人回过神来,明月如许,就像是曾经那样一张笑脸,清澈干净,很多年了,他也知道那样一个孩子,应该已经像是他的父亲一样,或者比他父亲厉害一点,在这天下的某一个不知名的村落,某一座不知名的山下,养着一家人。

可是那样一张笑脸,他始终没敢忘记,于是第一眼看见皇帝的时候,一下子就从心里生出欢喜来,他待他,就像是对待他来不及保护的弟弟。

可是他是皇帝,有时候可以刁蛮跋扈。

可是人会养成习惯的,习惯养成了,再放下就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情了。

《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 免费阅读章节

《君心难测:皇上来侍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