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儿子十四岁》重生之别让儿子犯罪 忠犬攻 重生之儿子十四岁免费阅读

重生之儿子十四岁

职场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儿子十四岁》是诗尧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民秀,程婧娆,书中主要讲述了: 留原市少管所的午餐在整个省都是名列前茅的,新修的食堂从南到北大通厅的结构布置,宽敞明亮,摆着九层新干净的桌椅,一入口处有托盘摆放

|更新:2019-10-03 06:05: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儿子十四岁》是诗尧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民秀,程婧娆,书中主要讲述了: 留原市少管所的午餐在整个省都是名列前茅的,新修的食堂从南到北大通厅的结构布置,宽敞明亮,摆着九层新干净的桌椅,一入口处有托盘摆放

《重生之儿子十四岁》免费试读

留原市少管所的午餐在整个省都是名列前茅的,新修的食堂从南到北大通厅的结构布置,宽敞明亮,摆着九层新干净的桌椅,一入口处有托盘摆放处,排队进入的少年们有序地拿着托盘,沿着窗口可以自主选择饭菜,然后以寝室为单位,坐到划好的桌椅分区里。

小眼睛少年刘涛紧挨着姜民秀,边打菜边小声说:“我昨天就想问你了,你真不知道你妈是做什么的啊?”

依着刘涛快人快嘴的性子之所以昨天没问,是因为姜民秀昨晚被关了禁闭。不只是姜民秀,那个熊林毅也被关了。虽然少管所的领导叫了双方家长碰头调节,但打架在少管所毕竟是大事,肯定要按规定做出处罚的。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姜民秀才被放出禁闭室。刘涛这是才得了机会。

“陈管教不是说她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吗?”他哪里知道***底细,他也是昨天第一次见到他妈啊。

“出版社做编辑?”因着个人阅历和学识的关系,少年刘涛虽然不是很懂编辑到底是个什么职业,但是过早混社会让他明白一个道理,“熊民武会怕一个出版社编辑?”那可是留原一霸啊。

“谁知道!”姜民秀无所谓,能让熊林毅吃瘪,他就开心了。

“你这态度不对啊,”刘涛恨铁不成钢地说:“那是你妈,你怎么能不上心好好了解呢?你以后要和她生活的,昨天听熊民武还提起一个什么靳先生,好像是你妈认识的,据我分析,若你妈真只是个出版社的编辑,那熊民武怕的应该就是那个姓靳的。”

刘涛摸着下巴的模样,还真有一点诸葛孔明附体的样子,姜民秀听胖子说刘涛进来之前,在那个少年犯罪集团里处的就是相当于军师的位置,这传言不虚啊。

姜民秀脸上嘴上都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心里到底是留下‘靳先生’这个痕迹,等着以后有机会再问他妈吧。他和他妈现在的关系,总觉得怪怪的,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

昨天他妈护着他的态度,他怎会不往心里去,他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无条件的护着他,知道他打架了,问都不问理由,只记得把他护在身后,这种感觉和体会,是他以前没有过的。

他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他不能没良心,说他奶奶待他不好,可他小时候打架,明明不是他的错,他奶奶也会让他先向别人赔理道歉的,那种谦卑惶恐甚至带着点讨好他人的态度,让他印象深刻,记忆至今,所以经历昨天那一幕后,他对他妈从最开始听到有***抵触、讨厌、不想接受,微微变得……他也说不好,反正,听刘涛说他妈可能认识的靳先生,都会觉得心底一酸了。

“不是我说你什么,你难得找到一个妈,我看你妈对你挺好的,之前没准有什么误会,就像陈管教说的,你妈生你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孩子,她就是想管你也有心无力啊,”刘涛拉着姜民秀坐下时,还在小声劝着姜民秀,他觉得姜民秀他妈挺好的,让他想起他自己的妈。

姜民秀不满地瞥了刘涛一眼,什么叫他难得找到一个妈,好像任谁都能做他妈,他又四处认妈似的,“你怎么和张管教似的呢,出去后想当知心大妈啊!”

张管教是少年所里的健康生活心理管教,哪个少年心理有大波动,都会被张管教找去谈心,一谈小半天,都能把这些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生生谈醉了。

刘涛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含混不清地说:“你才想当知心大妈呢,这不是为了你好嘛。”

姜民秀当然知道刘涛是为他好,没在说话。

这时,坐在刘涛对面的胖子插嘴说:“你看熊林毅刚才过去的时候,还往咱们这里看呢,肯定是不服,还想找麻烦,哼,不就是仗着他老爸吗?也不想想他老爸都和他老妈离婚了,听说他老爸找的小三也怀上了,马上就要给他老爸生儿子了,等人家的儿子生下来,他还以为他有多娇贵。”

昨天那场打架,他没参与到。正好赶着他吃多跑厕所了,别提有多遗憾了。

“这段时间都小心点儿,”刘涛提醒着,“咱们刚打完架,连续打就不好了,过完新年,你和姜民秀就能出去,别为这事影响到。”至于他自己就无所谓了,那还有个小一年呢。

别看刘涛平时一副不太正经、多言多语的猴模样,可他真说点什么,寝室里的其他人都会听他的。

等着柳特过来的时候,他们这桌,立时变得只听得到吃饭的声音了。

程婧娆没想到尤菁菁的节操值那么低,一顿饭的工夫就攀着她从一开始叫她程婧娆,现在亲亲热热叫她程姐了,仿佛自己真是尤菁菁的亲姐了。

麻辣香锅过后,又来了一大杯冰镇酸梅汤,那简直是太爽口了,尤菁菁觉得她终于活过来了。

程婧娆不解地问:“不就是个采访任务吗?至于怕成这副样子吗?”白氏重工集团就算是名声在外,响亮了些,尤菁菁也有大半年的采访经验了,犯不着这么紧张兮兮的啊,再说人家这么知名的企业,也不会欺负尤菁菁一个小采编啊。

“哎,程姐,你不知道的,要是以前也就无所谓了,可是白氏重工这回在留原市洗底,总公司新派来的老总是白氏重工集团董事长的大公子。”

这不是挺好的吗?程婧娆没听出什么可怕来,“万一是一位帅哥,万一又刚好看你顺眼……”

依着尤菁菁的这个年龄,难道就没点对什么豪门贵公子的幻想吗?少女时期的青春片都白看了啊。这么单枪匹马去采访,搞不好又会是一出浪漫言情剧呢——霸道总裁小记者,想想都是一脸的狗血。

“帅哥有什么用啊,那可能是个蛇精病!”尤菁菁的眼睛都瞪大了,一脸的讳莫如深,把声音压低和程婧娆说:“我是听我师姐说的,我师姐在白氏重工集团总部做文员,这个消息的准确度很高,白氏的老员工都知道的,白氏重工集团董事长白宪明的长子白清洋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养病,至于养的什么病……他们不敢细说,只说白宪明过世的夫人有精神疾病,这病遗传的,而这位白大公子之前从没有回过国,听说这次是病情好转执意要回国,谁也拦不住,他爸也不敢刺激他,就把他下放到留原市来了,要不好好的集团大公子会来咱们留原市?”

蛇精病?程婧娆微皱了眉,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想起昨天晚上她遇到的奇葩听众?白氏集团那位大公子有没有蛇精病不好说,但昨天那位有这个潜质。

“程姐,你说怎么办啊?”尤菁菁怂的五官都皱在一起了,“万一我采访的时候发生什么不好言说的事,我要怎么面对啊?”

“不好言说的事?哪种不好言说的事啊?”程婧娆都被尤菁菁逗笑了,“人家一个集团公子,哪怕是下放了,在留原市也是老总级别的,你就确定你去白氏重工就一定能采访到人家?搞不好人家只派个秘书答对你呢?”

这倒也是,尤菁菁点头,她不得不承认程婧娆说得有道理,她之前陷入的害怕都是有点自己吓自己了,自己又凭什么肯定能见到那个传说中的蛇精病?那种人应该轻易都不怎么爱公开露面的吧?

至少到现在,白氏重工集团所有公开场合和对外宣传中,出现的都是白氏的二公子白清沣,没有半点这位大公子白清洋的影像。

程婧娆放下手里的酸梅汁杯,“这样吧,我闲着反正也没事,我陪你过去,”白氏重工集团留原市分部的位置,正好在安蔷所在律师事务所的对面,陪尤菁菁去完那里,她可以直接去对面找安蔷。

“真的啊?程姐,你真是太好了,”要不是麻辣香锅店里的桌椅紧凑,尤菁菁都已经可以蹦起来的同时飞奔给程婧娆一个大大的拥抱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我约的是下午两点。”

“好,我先打个电话,”程婧娆得确定安蔷是否在办公室,如果不在,在她陪着尤菁菁办完事之后,从白氏重工出来的时候,安蔷也能回到办公室了。

程婧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安蔷确实不在办公室,而是在民政局。正在雷厉风行地办理着姜民秀的监护权问题。

“回去,我下午四点左右能到律所那边,那边我有个案子,推在那个时间段,要见一见当事人。”

程婧娆相当感动了,安蔷为了姜民秀的事,竟把她自己手头的案子往后推了,不愧是十几年的姐妹,一辈子血浓与水的感情。

“那好,我四点左右过去找你,等你一起下班,我这有两张香阁的卡,我们去放松放松。”

香阅是留原市最好的女士会所,提供的服务只有你想不到的,绝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一直被留原市女人奉为女王宫殿的福地。

安蔷最喜欢这个地方了,程婧娆一提,她马上赞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重生之儿子十四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