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花落花开不管流年 第14章 嫁娶(3)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反攻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花落花开不管流年 第14章 嫁娶(3)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反攻

发布时间:2019-09-14 12:08:2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岁月常歌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是岁月常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黎泽,那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你属狗的是么?”堃钺撸起袖子看着手腕上的牙印皱起眉头看着我,我也不甘示弱地看着他:“打架我打不过你,吵架更是读书没有你多。我告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在线阅读<<<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免费试读


“你属狗的是么?”堃钺撸起袖子看着手腕上的牙印皱起眉头看着我,我也不甘示弱地看着他:“打架我打不过你,吵架更是读书没有你多。我告诉你,我发狠起来连自己都咬。”堃钺皱起眉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

这爪子真是用力,若不是因为我这胳膊上的伤已经好了恐怕他这一爪子下来我这条胳膊就要彻底报废了。“你干什么!”堃钺不由分说的一把撸起我的袖子,我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掩住却被他按住一时间僵在了那里,一双眼睛就那么盯着我的露出的小臂。

“这些伤,你自己咬的?”堃钺的手指冰凉拂过我的胳膊上的疤痕时我还是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我不太习惯他这般温柔似水含情脉脉略带犹豫迟疑和自责悔恨的模样,心里头总是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不是厌恶,也不是欢喜。

“对不起……”没想到堃钺能说出这三个字,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八个字让他的眉毛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僵硬了许多。粗鲁快速的拽下袖子说话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蚀骨每每发作都只能咬着自己的手臂,以痛止痛的滋味你可晓得?”话至此我却冷笑出声转过脸去,“你自是不会晓得的,像你们这样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神族怎么会明白蚀骨的痛苦,不过是将它当作一个惩罚的工具,一个牵制的筹码。却从不肯亲身感受一下那种痛苦,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痛到绝望。”

转身离开时堃钺突然从背后抱住我一直在我耳边喃喃说着“对不起”三个字。不过可惜,他宁肯说再多的对不起也不会将蚀骨的解药给我。我自是晓得,他永远不会理解这种痛苦,他也永远学不会什么叫做在意,什么是关心。

若是以前我一定会大声的指责他,让堃钺知道我的痛苦然后放了我。可是如今……我知道他就算理解也不会轻易放过的时候,心里自然没有了任何期盼,所以有些话自然是不必多说。

也是多说无益。

因着之前的事情我和他在街上走着却失去了兴致,我走在前面他在我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我满腹委屈心事看着那些平素喜欢的热闹也都失去了性质,他跟在我身后五步远的地方也不靠近也不离远,就这么跟着我。

我与他来的地方是人界的禹州,虽然不如苏杭那般富贵安逸,却也是一处热闹自在的地方。估计这地方的民风还算是开放,街上有许多的女子相伴同行或是与自家的丈夫挽着手臂在街上逛着。

“堃钺,你看这个好看么?”走到一处卖剪纸的地方我被那剪纸的精巧吸引站在那里看着摊主用小剪子在纸上看似随意的剪了几下,一个活灵活现的狐狸就被剪了出来。我一直盯着那剪纸不动也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早就没有了堃钺的身影。

“去哪儿了?”我看着那摊主新剪出来的一只凤凰甚是好看便准备掏出荷包付钱,虽然之前也在人间过过几天日子干过几天买卖,但是以前收钱的活都是亖馫干的,我对银子、铜板什么的着实没有什么概念,随手拿出一块银子要给摊主却不曾想被人拦下。

“老板,我替她付了。”我抬起头看着来人却不是堃钺。他一身白衣看着像是修道之人,长得也还算是人界难得一见的好看。来人拽着我的袖子拖着我到了一处僻静角落笑着道:“好久不见啊。”

这人说的话好生奇怪,我印象之中并未见过此人又何来好久不见之说。“对了,你之前要去找朱雀卵可找到了么?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师父说了,没准神界还有这世上最后一颗朱雀卵,你倒不如去神界问一问。”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他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只好理了理衣袖向他施了一礼道:“兄台可是认错人了?在下与兄台素未谋面,不知道是在下何处让兄台有所误会。”

面前这个小白脸看着我有些惊讶的道:“不会吧,这才不到一年你就把我忘了?怎么可以。”我愣了愣,这人说话好生奇怪,我都没见过他又何来将他忘了一说。“姼婼,我是黎泽,青崖山的黎泽。你不记得我了么?当初在俩可是在城隍庙一起住过一夜的。还一起去抓妖来着,你都忘了么?”

我听了他的话更是云山雾绕的一时间不能理解。“抱歉啊,我真的不认你,你一定是认错人了。”说着我伸出手扒开他,这人真是会挡路,硬生生的挡在我出去的路口处。嗯,真是没有点眼力见儿。还说自己是在青崖山修行的,真是给仙界圣地青崖山丢脸。

虽然对那个黎泽实在是记不起来在何处见过,但是一路上却想着青崖山的弟子怎么越来越不如从前了?想当年我印象里的青崖山弟子,都是上可入天,下可入海,在地上还能除妖降魔的,怎么如今都是这般脑子不好的了?什么时候收徒也不需要看资质了?

想到此处我猛然摇了摇脑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青崖山的,又不是要遁入空门修仙问道,关心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干什么?真是吃饱了撑的。

不过一说吃饱了,我倒是真觉得有点饿了,摸了摸肚子正在想着中午吃什么,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我下意识的捏住一根手指向后用力的掰了过去。

“疼疼疼,是我是我。”我回头一看是那个青崖山的弟子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也没有好声的道:“你干嘛?阴魂不散的缠着我追魂索命么?我又不是妖用不着你收我。”

“我……”“你什么?你看出来了?”黎泽慌张的摆手想要解释却被我一把抓住衣领抵在墙上狠声警告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我刚才听到你肚子一直叫……觉得你应该是饿了。想着请你吃顿法,没有别的恶意。”

天上掉馅饼,非死即伤。

我上下打量着黎泽,猛的抬起手,他误以为我要打他连忙伸出手挡在脸前:“别打我别打我,我马上走。”

“哎呀,黎兄这般盛情我怎么能推脱呢。既然黎兄相请我自然不能推脱了。”说罢我伸手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笑呵呵的拍了拍道:“我刚才经过一个酒楼看着甚是不错,咱们兄弟也是许久未见了去那里叙旧。”

这酒楼一楼的散座几乎坐满,黎泽大概扫了一眼后问店里掌柜楼上可是有包间,那掌柜上下打量了我们二人后一张胖脸一笑堆出了好几道褶子道:“有,我让人带二位公子去楼上雅间。”说着挥了挥手招呼着一个店里伙计为我们引路上楼。

“二位公子要吃点什么?这是店里的菜牌而为看看?”黎泽将那菜牌推到我面前让我点菜,我这人最是贪嘴况且这青崖山的弟子肯定是不缺银子的。想到此处我也不看了直接合上菜牌笑着道:“你们店里大厨最拿手的菜都上来,你们这里的酒都有什么?”

“上好的竹叶青和花雕,除了宫里贡酒我敢保证您在哪儿都找不到这么好喝的酒了。”“哦?当真,就连京都都找不到么?”那伙计长得周正说话口齿也颇为伶俐,“自然敢保证。我们这酒楼闻名天下的不仅是菜更是在酒,尤其是我们老板自酿的茉莉白,更是受京都的王孙公子皇亲国戚的追捧。”

“好,竹叶青和花雕一样来两壶尝尝,还有那个茉莉白,也一并送来。”那伙计眉开眼笑的应了退了出去,我转过头想要和黎泽说话却见他一副哭丧脸的表情像是媳妇儿和人跑了一般凄惨难过。

“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称心的了?是不是让谁抢了媳妇儿了还是怎么了?和兄弟说说,我替你打抱不平。”黎泽看着我一张脸愈发悲怆指着我道:“你……”

我?我怎么了。“你竟然点了那么多,你当我真的很有钱么?你难道不知道我下山历练我师父从来不多给我银子的么?”我心中叹了口气,这是多大点事情还值得他如此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

“好了好了,不就是让你多花了几两银子么?我这又不是没有钱,你放心,我请你吃饭总行了吧。”黎泽闻言下意识的捂住腰间的荷包一脸警惕的看着我道:“当真?”

我点点头。“自然当真。”说罢他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靠在了椅背上一副大爷的模样:“帮我倒杯水。”我闻言抬起脚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黎泽连忙起身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我的面前另一杯自己捧在手里慢慢地喝着。

啧啧啧,果真是青崖山出来的。喝口水都这般慢条斯理好像自己多么高雅一般。

不过酒真是个好东西,和神界的照妖镜起到了同样的效果。

“我……我跟你说,我其实……不想修仙问道的。要不是……我师父说我自小骨骼精奇是个奇才非……非让我上青崖山,我打死都不会去的。”我看着黎泽喝多了的模样不仅扶额叹气。

“姼婼,你竟然说不认识我。你竟然说不认识我。”黎泽喝多了扶着桌子另一只手捏着我的肩膀四死命的摇晃着,生怕我吐不出来。“没有没有,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是吧。”

我连忙捏了个术法让他睡过去,看着桌上他喝剩下的半壶酒扶额叹息。见过酒量浅的,没见过半壶酒就倒下耍酒疯成这般模样的。真是丢脸了。

我见他睡的昏沉又大概扫视了一圈这屋里也没有让他睡觉的地方只好喊了店里的伙计开了间房让他找人将这个醉鬼抬过去休息。

好不容易安置好了我正准备安心开吃又听见外面有敲门声以为是伙计朗声喊道:“进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

作者:岁月常歌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是岁月常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黎泽,那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你属狗的是么?”堃钺撸起袖子看着手腕上的牙印皱起眉头看着我,我也不甘示弱地看着他:“打架我打不过你,吵架更是读书没有你多。我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