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王牌废后》废后芙兮番外楚轩 第1章 三年之约后会无期(1) 王牌废后古言小说

《王牌废后》废后芙兮番外楚轩 第1章 三年之约后会无期(1) 王牌废后古言小说

发布时间:2019-08-12 06:04:00编辑:百小白来源:创别书城小说作者:妃卿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王牌废后》是妃卿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素青,南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烟雨,三月,江南。迷蒙如飞丝的细雨,缠绵湿润,飘忽悠然。那柔柔淡淡如丝如缕,云雾缭绕,小桥流水,好一幅江南美景。白墙青瓦的房子在小

>>>《王牌废后》在线阅读<<<

《王牌废后免费试读


烟雨,三月,江南。

迷蒙如飞丝的细雨,缠绵湿润,飘忽悠然。那柔柔淡淡如丝如缕,云雾缭绕,小桥流水,好一幅江南美景。

白墙青瓦的房子在小河的两旁绵延,河边有洗衣服的姑娘媳妇,河中央还有小小的渔船。恬静的小镇,在烟雨中如同一幅淡淡的山水画。

她牵着一匹白色的马,一身风尘的走进江南的春色里。

这跟南陲边境的高高低低的山丘是不一样的。可是,却有什么熟悉的滋味,在风中,在雨中,向她扑来。

人,究竟有没有前世呢?应该有吧,不然,为何她会有这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为了寻找一个人,她已经走了太远太远的路了,到过京城,去过塞外,这最后一程,她选在了江南。

在她静静的走过的背后,有许多爱慕但是羞怯的目光,是那些路过的小伙子的。她不是没感觉到,但是,她只是微微的笑了,没有回头,径直的向前走。

终于,她在河边的的亭阁里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那人穿着白衣,黝黑的发随意地挽了个髻,斜斜的擦了一只刻着木槿花的玉簪。石桌上摆满了酒盅,他卧倒在石桌上,眼却看着来人。

“你还是找来了。”低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无奈,“既然被你找到了,说吧,你的请求。”

“我想让先生帮我写一个故事。”站在亭阁外,她脸上的笑变得有些慎重。

他终是惊讶的坐直了身,撩过搭在眼前的发,狭长的桃花眼让因为醉酒的他,看上去尽是妩媚,“故事?你可知我的条件?”

“将离自然是明白,先生想找个能陪你喝酒的朋友。”

“那姑娘,你是么?”

摇摇头,却不想那桃花眼里的期待慢慢的暗淡下去,她急忙的说:“三年,三年后的端阳,如果将离还在,将离便来陪您……”

“若将离没有回来,就请先生将故事烧毁,之后自然有人为我完成与先生的承诺。”

他抱着酒盅猛然的逛下去,昂着的裸露在外的精致的喉结上下滚动。她站在雨中,任由绵延的雨丝打在自己的身上,浸透了她蓝色的纱衣,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夜渐渐的降临,江南的夜带着它特有的湿润,一丝丝的凉意从脚底透上来,她却没有挪动过脚步。

那人似乎终于喝够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有些模糊的视线在她身上对上焦距,“你还在呢。”他猛然拍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的说:“你那件事,我答应了,三年,我们三年之约就这么定了,后会有期。”

南殇追着凰将离到夜阑城城门口的时候,就已明白此次的行动已经失败了。该杀的他没杀,不该杀的却是杀了不少。南殇望着凰将离手中的长剑默默地叹了口气。

她的剑柔软得如同长鞭,轻轻一扬,便卷起地上纷纷落叶。

“我为了我的梦想而战斗,你为了你的梦想而战斗,所以,我们谁也不要恨谁。”她说,脸上带着及其浅淡的笑意。

南殇却是没有说话,因为此刻任何的话语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情。他的剑挽了个剑花之后归鞘,单手付在身后,南陲的烈风吹起了他墨色玄衣的衣袂,倒是有一番大侠的风范。

“将离姑娘,可知在下为何追杀于你。”

凰将离撩过一缕青丝绕在指尖把玩着,她的眸带着无比清透的凉意,脸上的笑却没有敛下去,“小女子不知,还请阁主赐教。”

天山,是个好玩的地方。凰将离这般想着,倒是没有忽略南殇脸上的惊愕,那般俊秀的脸,让她忍不住想要逗一逗。是的,这一路,从京城到南陲边境的夜阑城,凰将离都是在逗着这个小孩儿玩。

南殇不过就是刚刚束发不久的少年郎,比她小了不少年岁。

“很惊讶我知道你的身份么?”凰将离脸上的笑意更加明艳,那张宛若天仙的般的脸上竟是生生的让人觉得妩媚。

南殇挑眉,似笑非笑的问:“耍我好玩么?将离姑娘。”

“我倒是不知天山何时变成了名门正派,小女子不过就是杀了一个狗官,就被阁主追杀至今,倒是不知谁耍着谁玩?”蓝色的纱衣被风层层的掀起,遮住了凰将离脸色的表情,那眸中一闪而过的阴狠却是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鸣凤山庄从来不管朝廷之事,难道凰姑娘没有记住这家规?”

“难道,令派的天尊,就允许你们管朝廷之事了么?”

南殇总算是见识到了凰将离的牙尖嘴利,既然说不过,便作罢。轻哼一声,南殇纵身一跃消失在原地。

放下手中的青丝,凰将离转身望着夜阑城雄伟弘状的城门,那城门的中间挂着一块门匾,上面是狂草飘逸有力的字体……夜阑城。

那无比熟悉的字迹让一路风尘仆仆的她顿觉得安心不少,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迈开步子走进城门。

夜阑城坐落于瑯環天朝和奈落皇朝的边境,三面环山,且它的背面是皑皑的雪山,无边无际。自古以来都是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只可惜,这座城从来都不属于朝廷,它名义上归瑯環管理,但实际,这里是江湖人的天堂。

有人问,江湖在哪里?

有人这样回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夜阑城却是江湖人心中的圣地。

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水,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一拍,响彻客栈,同时也让闹哄哄的听客们安静了下来。

这众所周知,如今的江湖是一城,二庄,一谷,二派。

夜阑赤焰涅鸣凤,青城天山唤麒麟。

这句江湖人随意编纂的诗却是撑起了整个偌大的江湖。

“夜阑,一如既往的热闹。”

蓝衣的女子坐在路边的酒肆,将腰间别着的酒葫芦放做小木桌上,只是静静的望着却没有喝。面纱将女子的容貌遮掩起来,但那露在外面的眉眼,却让人凭空的去想象她的绝美的容颜。

青丝如墨披散在纤细的背上,在蓝色的背景下生生的勾勒出一幅精妙的山水图。随意挽成的发髻不同于一般的富家小姐的端庄秀雅,步摇金饰,富贵荣华。她只有一根蓝色的飘带,和一只雕刻着凤凰的汉白玉簪。却是衬托着她的淡雅。

酒肆里的嘈杂似乎不能进她的身边半尺,倒是她却笑眯眯的听着那些粗犷的汉子的谈话。无非就是江湖和朝廷的矛盾罢了。

“听说,姓曹的那狗官在一夜之间被灭了满门。”

“你这算什么,我还知道杀那狗官的是天山的南殇,天山不是一直都行事诡异,好坏不分么,今个怎么就做了件好事?”青衫的男子不解地放下手中的酒杯,推了推身边的大汉。

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大汉瓮声瓮气的说:“我怎么知道,这天山之人各个都跟那疯魔似的,他们的事,我们这些小鱼虾还是少管为妙。”

青衫男子万分赞同的点点头,往蓝衣女子这边瞅了瞅,那目光带着探究和防备。

“我听说鸣凤山庄的庄主将魔教一网打尽,如今正在回来的路上。”

“凤月夜啊,真是英雄出少爷呢。”感叹一声,青衫男子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拉着大汉付了酒钱离开。

听说,鸣凤山庄的代表着江湖中的正义。

听说,鸣凤山庄的庄主是世间少有的俊美少年。

听说,鸣凤山庄的庄主将是下一任的武林盟主。

听说,鸣凤山庄内美女如云,高山流水,乃是世间少有的人间圣地。

听说,听说,这些围绕着天下第一庄的传言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这江湖事,经过这悠悠众口,由白变黑,再有黑变白,早已经分不清真真假假,孰是孰非了。

蓝衣女子轻轻的勾勒出一丝浅笑,掀起面纱,将小酒杯的清酒饮进。她转过身对着身后那一桌,微弱一叹:“青琉,你想躲到日落才出来见我么?”

银铃般的笑声给整个嘈杂刚硬的酒肆带去了一丝丝的柔软,绿衣的姑娘掀下头顶用来遮挡容貌的纱帽,纵身飘到蓝衣女子身边,纤细的手执起酒盅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笑道:“将离姐,我敬你。”学着男子敬酒的动作,青琉捧着酒杯一饮而尽。

凰将离并不领情,只是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面纱遮挡的容颜看不见表情,只能隐隐觉得她在笑。

青琉觉得那面纱碍事,都无法看到凰将离绝美的笑容。俏丽的小脸上,大大眼睛闪过一丝狡黠,在放下酒杯的同时,手快速的伸了出去直揭面纱,那速度竟然快得让人看不真切。可就在青琉以为自己要得手的时候,一只玉箫打在她的手上。

“呀哟!疼!”

“你活该。将离这面纱掀不得,你又不是不知。”清澈如诗篇的男音在二人身后响起,那只玉箫的主人双手环胸的睇着撅着嘴不满的青琉。

或许是他们的动静太大,引来的酒肆中的关注。偏过头就看见一个玉面公子,一身浅黄绸衫坐在两位姑娘之间,边侧耳听着她们说着俏皮的话,边举起一只酒杯啜饮,似乎察觉到众人的视线,抬起头来对他们笑了笑。那公子十分清秀,一双眼睛狭长且美丽,下巴微微有些尖。阳光从窗子里投射进来,照在他的脸上,使得那轮廓显得朦胧,那眼竟然是罕见的琥珀色。

此人正是青琉的同胞哥哥,青酌。

雪山融水穿城而过,给这座古城增添了一丝清凉和亮丽。

杨柳依依,晓月湖畔,河灯揽月,商贩来往频频,宛若繁华江南岸,丝竹小调,热闹非凡。

一艘豪华的船泊在河岸边,红色的帷幕漂亮在船身四周,这艘船装饰格调都显得轻浮,红色帷幕此时被船舱内的手挑开,立马露出里面的景色。

青纱灯里幽明的烛火映在幽幽的水中,氤氲开一片湿漉漉的胭脂色。

晓月河畔的酒肆,依旧是杯影灼灼。

江湖人都是豪迈

王牌废后

王牌废后

作者:妃卿类型:古言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王牌废后》是妃卿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素青,南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烟雨,三月,江南。迷蒙如飞丝的细雨,缠绵湿润,飘忽悠然。那柔柔淡淡如丝如缕,云雾缭绕,小桥流水,好一幅江南美景。白墙青瓦的房子在小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