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王牌废后》废后绾泪全文免费阅读 第19章 最佳的捷径(1) 王牌废后完整版未删节

《王牌废后》废后绾泪全文免费阅读 第19章 最佳的捷径(1) 王牌废后完整版未删节

发布时间:2019-08-12 06:04:16编辑:百小白来源:创别书城小说作者:妃卿 状态:已完结

《王牌废后》作者:妃卿,古言类型小说,主角:素青,南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如玉的面容染上一丝愁怨,南宫羽墨撇过脸,试图不愿让凤千楚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他藏在宽大的袖口下的手紧攥成拳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牌废后》在线阅读<<<

《王牌废后免费试读


如玉的面容染上一丝愁怨,南宫羽墨撇过脸,试图不愿让凤千楚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他藏在宽大的袖口下的手紧攥成拳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何必呢,你我都清楚。”凤千楚飞身坐上屋顶,居高临下的凝睇着他,“雪天莲蕊属于江湖中最为神秘的麒麟谷,同时也是麒麟谷的圣物,江湖中人人都想得到,而后再一统江湖。若是以你现在身份,怕是连麒麟谷在哪都找不到,更别说得到那人人觊觎的雪天莲蕊。”

凝着南宫羽墨因若有所思而紧皱的眉头,凤千楚勾了勾唇角,“若是回去,以那个人在江湖中的身份地位,你还是有机会的。再不然,就在十日后的武林大会上一举成名。”顿了顿,杏目将南宫羽墨上下打量一番,嘲弄一笑,“后者,怕是不能,你从未学过武艺,所以前者才是最佳的捷径。”

南宫羽墨似乎想通了,抬起头,淡漠一笑。“姑娘与我说这些究竟有何目的?”

“帮你啊,”轻笑一声,凤千楚饶有兴致的说,“公子莫不是小时候被迫害,如今变得对人这般的不信任,倒是可怜啊。好好想想我的话,或许,真能帮上你。”

那一笑却是让那原本的冷然渐渐的融化,南宫羽墨竟有些看呆。这时常板着脸的女子一笑,却也能倾国倾城,虽比不上凰将离绝艳,却也能让无数青年才俊拜倒在她的罗裙之下。待回过神来时,后院已只剩下他一人。

挠挠头,南宫羽墨慢慢地挪回自己的房间,脑海中依旧回荡着凤千楚适才的一席话。

或许,这真是一种办法。

端坐于高高的殿堂上,十八级的大理石阶梯下跪了十几二十个人,皆是紧身白衣黑色束发的打扮,唯有跪在最前头的一名女子着一身红衣。

重重帘幕后的身影笑了笑,手扶着琅琊玉的扶手上,泪珠似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红尘。”

那红衣女子闻声抬起头,“属下在。”又在触上帘幕后男子的眸子时,低下了头。

男子的视线缓慢移动,一个接一个从那些人群中刺过,最后还是定在名为红尘的女子身上。男子有双忧郁的眸子,还有过分红艳的双唇。他歪了脑袋,状似劳累之极,但声音却极端愉悦。

“红尘,在外面都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

红尘重重磕了个头慌忙道,“属下无能!属下无能!”

男子瘪瘪嘴,直了上身要起来,却被突然现身的男子压回了王座。

“红尘?”

不消多说,红尘直接跪下磕头,“尊上莫动,红尘这就去试阵。”

下一刻,堂下除了伺候的侍从,空无一人。

天尊嘟着嘴问身边摇扇的男人,“朝歌,这次的武林大会,你可有把握?用上这双极阵可是能否将那些所谓的武林正道一网打尽?”

朝歌听后,掩嘴嘻嘻笑道,“尊上又胡闹了,三位阁主都说没事,您啊,就好好等着吧。”

似乎对朝歌的回答甚是满意,天尊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刚欲说话,便从殿外走进两名白衫纱裙的侍女,捧着银盘端着台阶下,甜甜道,“尊上,南殇阁主送来的天香果,您尝尝?”

朝歌立刻夹了颗送到男子嘴边,“好新鲜的天香果呢!尊上,南殇可真是用心啊。”

天尊张嘴,朝歌会意递进,天尊却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皱起眉头淡漠地道,“涩。”

殿堂外,风声鹤唳,女子的尖叫,婴儿的哭啼,此起彼伏。

天尊的神情似乎更加的舒坦,小声挪揄道,“红尘真笨。”

朝歌收起玉骨扇,举着天香果,道,“会涩吗?让我区区尝尝。”说着,放进嘴里嚼了嚼,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又夹了颗,“尊上,很甜,您再尝尝?”

天尊斜着眼瞟他,“朝歌喜欢就都赏给朝歌好了。”随意地模样,就如同他杀人时一般。

朝歌一听,忙拍手娇笑,“尊上好人,朝歌就不客气了。”挥挥手让白衫侍女们下去,却是又一转身跪在台阶之下,恭谦道,“尊上。”

天尊妖艳的眸不动声色的睇着难得这般谦恭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尊朝歌。

朝歌咬着下唇,脸上的笑容更甚,“尊上,让朝歌去吧,红尘阁主太心慈手软了,这……”

话音未落,一女子尖叫着被扔进了大殿。高耸的殿门剧烈摇动两下,又万年不变的屹立不动。天尊终于按耐不住,飞身跃下,脚尖在空中几个轻盈的跳跃,人已出现在殿门中间。

殿外,原本山水理石风景秀丽的院子,如今被团团的火焰充斥破坏殆尽。天山派众在场外用各种方式召唤水灭火,而火焰的中央,红尘正与一名蒙面黑衣人颤抖。

朝歌在后面忍不住大叫,“尊上啊!您不要冲动!”

被燃烧的空气鼓动着他宽大的衣袍,他浑然不觉,迈步冲进了火焰。

双极阵中的火焰魔阵,是天山派众的拿手绝活。

朝歌唤得更加凄惨。

幽冥蒙着眼睛,手在空中划了个圈。冰冷的空气立刻包围了红尘。

红尘暗叫一声不妙,她的手被人抓住,只来得及喊了声,“尊上。”手中的剑便已经被人夺走。

要破阵,必先杀了设阵之人。而这双极阵的设立便必须杀人见血。当人,伤也不是不可以。

但幽冥更喜欢前者的方式,来的够绝,够彻底。

思绪跟不上手中的长剑,嗖得一声……肉体被刺破的空音。

幽冥眯着眼睛笑了,“红尘,我喜欢这种感觉。”鲜血喷射而出,撒了他一脸,红色的衣裳被血迹染成了绛色。他只是摸了把脸就扔了剑,举起手冲着天空狂笑不止。

侯门深院,九曲十八弯,道道深来道道真。天尊被人服侍着更衣洁身。偌大的澡池,烟雾氤氲。

身子被擦干,换上一身新衣的幽冥缓缓踱至前厅的寝殿。而红尘来到寝殿求见,与南殇一同守候在门口久离入内向幽冥禀报:“启禀尊上,幽影阁阁主红尘求见。”

幽冥半睁开双眼,声音却完全不似目光那般散漫,那是厚重有力的两个字,“请入。”

说完,他微微抬起一个手掌,示意朝歌上茶。红尘穿过珠帘,朝歌便招呼她入坐,并将泡好的茶端给她。

红尘定定地注视着眼前端着茶的人,如同晨曦般的浅笑,淡淡的眉毛,浓密纤长的双睫,还有凝脂般秀挺的鼻梁与浅色的双唇,素白的衣衫质地轻柔,将那一头微泛着棕色的长发衬托得格外显眼。这和那个目露杀意。剑眉冷挑的久离完全是两种人。

感觉到红尘将目光停留在自己下属身上太久,幽冥微闭着双眼,不负责支撑头部重量的那只手依旧在膝盖上缓缓轻叩着说道,“红尘,朝歌今天泡的茶不错,你也尝尝吧。”

红尘回过神,怕因此触怒幽冥,连忙站起身接过朝歌手中的茶喝了一口,然后璨笑道,“果然是好茶,地尊折煞属下了。”

幽冥的嘴角微微上扬,慢条斯理地问道,“红尘前来,所为何事?”

红尘又瞥了一眼回到幽冥身边为他按摩的朝歌,然后将目光转向支肘懒倚在塌上的幽冥,眼中流露出闪烁的异彩。她放下茶杯,然后含着深深的笑意告诉幽冥,“想必尊上也听说鸣凤山庄大小姐身中剧毒的事了。”

“哦?”

幽冥不置可否地示意她说下去,红尘微微低着头,带着脉脉秋水的双眼仍对着闭目养神中的幽冥,那是一种令人窒息般的毒气。红尘用半带婉约的语气继续说道,“属下去雪双城走了一趟,大小姐似乎伤得不轻。”

这时,红尘看见幽冥的双眼缓缓地睁开了,如同宝石一样璀璨的双瞳比别人更多出一道阴影,深邃而贵气十足,如同烈酒一般使人迷醉,眼角的印记也仿佛盛开的火焰。显然这个消息引起了幽冥那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兴趣,但他仍青烟漫语地问,“大小姐受伤了?是谁干的?”

“这个嘛……”红尘的眼珠斜了斜,抱歉似的笑笑,“那就要问凰将离本人,毕竟没有其他人私自出天山目睹此事。”

幽冥略加思索,不紧不慢地评价道,“能伤得了凰将离,也不是泛泛之辈。”说罢,他微微抬手,“倒是红尘,无人私自出山,你又是如何得知?”

红尘身子一颤,瞬间从椅子上缩下来跪在地上,惶恐道,“尊上,我……”

“罢了,你退下吧。”

听闻幽冥没有追究,红尘这才松了口气,恭敬跪退。

“朝歌,你的手倒是挺快。”

幽冥耸了耸肩,声音微弱得恍若来自天外。可那在幽冥肩上的手却是颤抖的停了下来。

朝歌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走至幽冥面前,笑得有些牵强,“我可是按尊上的意思办事。”

“是么。”抬手扯过朝歌搭在身前的发丝,幽冥挑了挑嘴角,“朝歌何时变得跟红尘不懂规矩了?”

将发丝从幽冥手中缓缓抽出,朝歌退后数步,打开腰间的玉骨扇微微遮住自己的面颊,只露出带笑的眼,“幽冥难懂不觉得这江湖实在有点平淡么?朝歌也只是想为尊上添添乐子。”

幽冥竟是赞同的点点头,似笑非笑道,“朝歌倒是有心了。”

这条去夜阑城的路上,雪双城注定繁华,而兴隆客栈也是一日比一日兴盛,正如它那意喻非凡的名字一般。

南宫羽墨挥舞着手中干净的手帕穿梭在大厅里,笑脸盈盈地招呼着来往的客人。这些人有的只是路过打尖,有的是因为赶路太累,需要住宿。而有的,则是奔着后院的凰将离而来。

两日前,不知是谁,将凰将离藏身雪双城兴隆客栈的事泄露了出去,那些于杀她为后快的江湖人便接踵而至。

他虽然能在那些满身煞气的江湖人中认出,谁想要杀凰将离,可他只是个手无缚

王牌废后

王牌废后

作者:妃卿类型:古言状态:已完结

《王牌废后》作者:妃卿,古言类型小说,主角:素青,南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如玉的面容染上一丝愁怨,南宫羽墨撇过脸,试图不愿让凤千楚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他藏在宽大的袖口下的手紧攥成拳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