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王牌废后》废后将军出版书结局 第23章 难以忍受的轻薄(2) 王牌废后耽美狼

《王牌废后》废后将军出版书结局 第23章 难以忍受的轻薄(2) 王牌废后耽美狼

发布时间:2019-08-12 06:04:24编辑:百小白来源:创别书城小说作者:妃卿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素青,南殇的小说《王牌废后》此文是妃卿原创的古言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哦?”自然知道杨英为何有这怀疑,凰将离不动声色,“莫不是这天下的女子都像是杨大侠的故人?”这句讽刺倒是真让杨英打消了心下的念头

>>>《王牌废后》在线阅读<<<

《王牌废后免费试读


“哦?”自然知道杨英为何有这怀疑,凰将离不动声色,“莫不是这天下的女子都像是杨大侠的故人?”

这句讽刺倒是真让杨英打消了心下的念头。听闻那人是清丽脱俗的存在,怎会与这市井女子一般的出言刻薄。摇摇头,杨英抱歉地又是喝下一杯酒,“抱歉,俺唐突了。”

而说话间,这原本空旷的大堂也渐渐的热闹起来。似乎成了一个硬性的规矩,参加武林大会,就一定会到夜阑。

到了夜阑的武林人,就一定会往这福寿客栈。

在金秋时分,武林大会前后,再是江湖上的北斗泰山,来了这里也就只是诸多客人的一个。

此刻大堂中到场的人很多,邪教中,青鲨帮和银鞭门这类倒不上不下的,只有寥寥数人。像采莲峰和金门岛这类慢慢被前浪推翻的,已经毫无踪迹。

其实金门岛开始并非邪教,就是岛主卫鸿和武当前掌门须眉勾结做的丑事被揭发,一个拖累了门派,一个被踢下台,遗臭万年。

正派和中立的占多数,新兴崛起的门派数不胜数。

凰将离凑到凤千楚耳边轻声说:“放了大箱子的那一桌,是玉镖门的人。”

“这个曾经遇到过,门主似乎姓应。”

“应修连。他们的暗器和匕首天下一绝,如果对上,一定要谨慎。”

“嗯。”

“那一桌穿丝绸衣裳,大部分是女子的,是平湖春园的人。”凰将离的眸从那群妙龄的少女身上扫过,“这个门派是前年才创立的,她们靠经营茶馆酒楼饭庄出道,武功并不高,这一回来,应该是赞助武林大会,博得名声。有消息说这福寿客栈可能就是他们手下的产业。”

“嗯。”

点点头,将茶递到凰将离手上,凤千楚认真的记着这些江湖门派。凰将离是凤月夜的影,而她不是。作为影,对于整个江湖就必须了如指掌,而凰将离便是将这江湖了解了个透彻。而她也知道,这些并不是要说给她听,而是想要经她转告给另一个人。

凤千楚不懂,凤月夜为何不让凰将离参加武林大会。以她的功夫和对江湖门派的了解,能伤的只有极少数的人。同时,若凰将离在凤月夜身边也将会是一大助力,不像她,什么都不懂。

“那一桌拿钩子和齿轮的,是南客庐的人。‘七魂碎满轮,六魄落银钩’,说的就是他们的老大曲悠延。”

顺着凰将离的目光望过去“他很厉害?”

这时,一旁听着两人谈话的白锦曦插嘴进来,接下凰将离的话。

“他原本是少林弟子,后来因为和女子私通被方丈处罚。实施杖刑的弟子刚好与他有私仇,把一百仗加成五百账,打去了他半条命,又把他绑起来后扔到后院,饿了四天五夜,他回寺的时候方丈非但不同情他,还斥责他几句。他妄图暗杀方丈,被人捆在了麻袋里,扔到路边,又让人卖到了奈落去。回来的时候,他的左眼和右手都没了,用齿轮和银钩代替。”

“此人将少林武功和银钩秘籍,研究出独立的武学招式,自立门派。单则易折众则难摧,有人跟随后,他越做越顺。开了赌场,发了大财,天天大鱼大肉女人环绕,倒是比以前要逍遥自在得多。这样的人,你们看如何?”

“很可怕。”

“没错。所以这里的人武功再比他高,都会忌他三分。他自己放话说过,只要给他银子和女人,他肯杀亲爹,奸亲娘……当然,他的爹娘早死了。”

“当初他宁为鸡尸,不为牛从,这会又人性泯灭,何以如此矛盾?”

“这是因为矛盾,才会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做什么。”

白锦曦接下了凰将离的工作,继续向凤千楚介绍客栈里的人。

“那一桌坐的人,是酿月山庄的人。确切说,是山庄剩下的残骸。”

“段尘诗?”

“没错。看到他身边坐的女人了么?”

“嗯,那是他的夫人么?”

“不,是段酿月。”

凤千楚有些惊愕道:“他的女儿?不像啊。”

“他的女儿从小爱慕天山天尊,幽冥灭掉了山庄的人,段尘诗为此几乎发疯,她却不介意。可你们要知道那幽冥可不是谁都能肖想的。她曾经加入过天山,最后却是自己回来了。回来后便一直消沉度日。女人经不得伤神,稍微一点操劳,青春美貌就保不住了。”

白锦曦说这话的时候,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凰将离,那模样仿佛是在告诫她,知足常乐。可凰将离不懂这些,她只知晓,她的这辈子早就身不由己。不,或许说,心甘情愿的奉献给了那人。

察觉白锦曦的视线,凰将离也只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随后说:“我听说段尘诗年轻时是个风流公子,真是天遥地远。”

“现在你们再看窗前的那个大桌。”

这才发现,最古怪也是最显眼的一个组合就在那里。

那一桌有五个人。四男一女,没有随从。那女人不是女人,只是个姑娘。年纪轻轻,相貌平平,随便扔到人群中就会消失的小丫头。但是凰将离却偏偏在她脸上看到了易容术。

她甚至拿着筷子,在碗上叮叮当当乱敲,哼哼唧唧着要小二快上菜。

小二连连应声,反应也再平常不过。

可这样太平常普通的景象,扔到这一群人中,便显得格外的不普通。

“这姑娘什么来头?”凰将离皱了皱眉低声问。

“不知道。”白锦曦淡淡地道,可是凰将离却发现他与杨英皆有那么一秒的不适。

显然周围许多人再看她,连那曲悠延的目光也是时不时落在她身上。

“你都不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这里也该没人知道。”

他是江湖百晓堂的百晓生,知尽江湖事,却是被一个小丫头坏了名声。凰将离也不恼,只是挟了菜放进凤千楚的碗里,目光淡淡地看向那桌。

“不知道她是谁,不代表她就是小卒。你看她身边的人,不像是在虚张声势。”

四个男人坐在她的周围。那四个男人中,有两个的年龄很大,起码比另外两个大了三倍不止。而且,眼明的人一下就能看出,他们已经老得失去了伤人的能力。

这两个年龄很大的男人又是截然相反的气质。

其中一人衣服华丽无比,里面一件薄薄的宫绫小褂,领口由上等纺绸制成。十根手指头有八根指头都挂着金戒指。原本是俗气的东西,配在这慈眉善目的老人身上,却是说不出的合衬。

这人不像个跑江湖的,倒像个做盐米生意的儒商。

另一人个子特别小,小到像个畸形儿。外加他穿得比那豪华老人朴素十倍,几根稀疏的头发光光地梳在脑后,简直就是陪衬。

凰将离只看他一眼,有些惊讶。

明知道他已无法出手伤人,明知道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却还是感到莫名的压力。

“最近总是睡不着,睡不着呀。”华衣老者道。

很久都没人搭理他,除了那个小姑娘:“秦爷爷不喜欢夜阑的气候么?”

“你丫头懂什么?我年轻的时候,年轻来这里,哎哟,都像上辈子的事了……”姓秦的老人唉声叹气,“人老了啊。知道自己没几天可以活了,下意识也睡得少了啊。”

像是日常生活中常常看到的祖孙对话。他们身边的两个年轻男子却一直不开口。

一人身着黑色纱衣,头系雪绸缎带,身材高大,手里却拿着一把小扇子。那扇子小到只有手掌大,他持它的时候,只用食指拇指两根指头,看去像在搞笑。

他一边把玩小扇,一边喝茶,脚下打着与转扇频率截然不同的点子,眼睛却在四处乱扫。

男人做事和女人最大的区别有一个,就是无法一心二用。女人可以一边看书一边摆弄头发,要男人这么做,似乎很难。

而这个男人,却在一心四用。

但他身边的人带给凰将离的惊讶,却远远胜过他。

另一个年轻男子身着丝绢衣裳,打扮也是相当讲究。但和那秦爷爷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这人身材娇小,但绝对不是他对面老头那种萎缩的小。他长着女子的脸,女子的身材,女子的手。那小姑娘的腰细若杨柳,在他面前也成了水桶。

若不是他有着和脸蛋极不衬的大喉结,凰将离会认为他是女扮男装。

他的身后有一把剑。那把剑一点也不小。

这些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男子让凰将离觉得眼熟。他端茶喝水的动作,以及坐姿气质,乃至眼神表情,都相当的眼熟。

小姑娘在讲话的时候,他曾经抬头对她微笑。那笑容甚至是风华绝代。然后他转头对那和你男子说话,凰将离发现,连笑容,以及说话的强调,都是熟悉的。

他拨弄茶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说话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灯儿,先别急,菜一会就来了。”

如此端庄从容,淡雅高贵。再是矮小的人,若得这般修养,一会高大不少。

凰将离蓦然深深吸了口气,凝着着凤千楚瞪大的眸子低头轻笑。终于是想起,为何这般的熟悉。

那是凤月夜温柔时的模样。

凤千楚曾在凰将离的弱水阁见过一次,那之后便是永生难忘。那样温柔似水的凤月夜竟也让她的心猛然跳动。

那日,凤月夜的额上还有淡淡的水墨莲印。右耳耳垂上有两只凤凰型的耳钉。左耳空。

他的发及至腰际,从双鬓各勾出一缕,在脑后松松地绾了个小结。

那平日里淡漠的男子却是坐在桌前,为凰将离布菜,还一旁小声的叮嘱。

凤千楚犹记得那日之后,凰将离便失踪了许久。而江湖上也随之传来某个门派被灭门的惨烈消息。

“林老大武功高强,这一回大会肯定能获胜。”那黑衣男子在赞叹道,在这群相互追捧的江湖人中一点也不会觉得突兀

王牌废后

王牌废后

作者:妃卿类型:古言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素青,南殇的小说《王牌废后》此文是妃卿原创的古言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哦?”自然知道杨英为何有这怀疑,凰将离不动声色,“莫不是这天下的女子都像是杨大侠的故人?”这句讽刺倒是真让杨英打消了心下的念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