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王牌废后》钻石王牌第3季主角被废 第9章 谁要你们的在乎(3) 王牌废后小攻

《王牌废后》钻石王牌第3季主角被废 第9章 谁要你们的在乎(3) 王牌废后小攻

发布时间:2019-08-12 06:05:07编辑:百小白来源:创别书城小说作者:妃卿 状态:已完结

新书《王牌废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妃卿,主角素青,南殇,是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可奇怪的是,这些飞花和残叶忽地在被风卷起时变成了碎片,破碎的仿佛被利刃割过一般。凰将离身上的白纱忽然间也碎裂开来,除了能够遮住自己

>>>《王牌废后》在线阅读<<<

《王牌废后免费试读


可奇怪的是,这些飞花和残叶忽地在被风卷起时变成了碎片,破碎的仿佛被利刃割过一般。

凰将离身上的白纱忽然间也碎裂开来,除了能够遮住自己胸口和大腿的白纱以外,其他的白纱都变成了碎片滑落在她的脚边。她伸出一只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弧,手指一勾。那纤细的手指上缠上一抹晶莹的丝线,用力一拉,空中忽然就跌落了一个人。

这人重重摔在她的面前,凰将离缓缓地走过去,半闭着她那带着倦意的眸子看他。

“南殇,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此人正是那曾经紧追她不放的少年郎。

“不愧是凰将离,这天下第一美人不但人美,而且这轻功恐怕天下也无人能及了。”南殇摔得不轻,连说句话都一直喘气。

“哼!那你布下这漫天的蛛网是什么意思?”凰将离一抬头,仔细一看,这个庭院里,月光下,四处布满了极细的丝。这种丝细如真正的蛛丝,却比真正的蛛丝可怕万倍。因为这丝可以在一瞬间就无声无息地割掉你的脑袋。

若不是这天下无双的轻功,恐怕此刻已经粉身碎骨了。凰将离松开了自己的脚,

“只是想看看,你这天下第一美人有没有资格得到我们天尊的赏识。”南殇一感觉到凰将离已经放开了踩在他身上的脚,马上就一个挺身跳了起来。

唇边勾起一抹轻蔑的淡笑,凰将离放开勾在手里的细丝,转身走出这满是蛛丝的院子。

“小女子名飘舞。”凰将离道,“小公子怕是认出人了。况且以小公子的年纪来这伶舞阁是否早了点?”

对于凰将离突如其来的矢口否认,南殇也不恼,只是拉住凰将离的手道:“那么还请飘舞小姐赏脸跟小子走一趟,我家主人可是想一睹飘舞小姐的风姿呢。”

“我知道你们来了,你们来为什么还要带三口棺材给我?”凰将离说到这里露出苦苦的笑,“飘舞的生辰还未到,也自认为没有得罪过天山,却没想如今收到了三口棺材作为见面礼。”

“凰小姐何不已真面目视人呢?”白衣的男子站在细如蛛丝的丝线上飘然而下,手中的玉骨扇摇曳生姿。墨色的发随意地披在脑后,只在发尾处扎上了一缕红穗。

瞳孔瞬间放大而又恢复正常,凰将离拢了拢搭在眼前的青丝,困惑地眨眨眼:“飘舞不明白公子的意思。真面目?世人都说飘舞这张脸能与那四大美人相媲美了。”

玉骨扇合起,在手掌上敲了敲,男子蓦地笑开了:“也罢,相貌只是皮相而已。这世人也都是愚蠢之辈,看不透姑娘这面具下真正的绝美容貌。”

“那公子的意思是,”凰将离顿了顿,迎上男子的带着戏谑的目光,“你能看透咯?”

男子爽朗一笑,没有回答凰将离的问题。她却注意到,原本还和她站在一起的南殇在男子出现的那一刻,便走到了男子的身后,躬身守护的模样。脑海中飞快的掠过关于天山的讯息,随后了然一笑。

这人,怕就是那不食人间烟火,如同仙人般的地尊……朝歌。

凰将离啊,凰将离。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让地尊亲自给你送来的棺材?

朝歌似乎笑累了,敛住神情,淡漠地道:“凰姑娘,我家尊上请你至住处小叙。还望姑娘赏脸。”那模样,怕是凰将离拒绝,也会强压着她。

既然对方不打算与她虚与委蛇,那她也不打算再假装。“天山还真是看得起小女子,如此请人的方式,让将离受宠若惊了。”转身,回房。既然要去见客,身为伶舞阁的第一人自然要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换上一身红纱,因为凤千楚不在身边,披散在脑后的青丝也只是随意地换成一个发髻。她从不佩戴金步摇,从匣盒中取出一只玉簪别在髻上,就算是隆重了。面具,自是没能换下来。

跟着她进屋的朝歌慵懒地倚在贵妃躺椅上,将屋子环视一周后,目光便没有从凰将离身上移开。看到她穿戴整齐之后,竟然叹了口气,惋惜般的说:“在下还是较为喜欢凰姑娘出浴时的模样,那盈盈不能一握的腰肢,和晶莹剔透的玉足,都足以让在下铭记于心。”

对镜梳妆的女子,戴面纱的动作顿了顿,随后抿唇微笑:“想不到地尊还是如此风雅之人。”

“风雅与否,就要看凰姑娘如何配合了。”不知何时已到她身后的朝歌,撩起一缕青丝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把玩,时不时地放到鼻翼下嗅了嗅,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

凰将离却是猛然将他推开,随后抓起一抹胭脂粉朝窗口洒去,人已经后退了数米,继而冷声斥道:“出来!如此偷偷摸摸的行径倒真是让人厌恶。”

“这名满天下,夜阑城中,晓月河畔,鸣凤山庄的大小姐果真是名不虚传。”红衣推开门走房间,漂亮的眸子带着笑意,但手袖里忽然出现了一柄细长的如刺一般利器闪闪发着幽兰的光芒。

朝歌“啪”地一声打开玉骨扇,望了一眼守在门外却将人放进来的南殇,嘴角蓦然扯出一丝笑意。随后退至躺椅边复又躺下,一副看戏的模样。

“阁下是谁?来这伶舞阁又有何目的?”

“将离小姐倒是会忘事,我本就在这伶舞阁中,这话该我问你。”

就在这时,凰将离忽然抓起一把桌上当宵夜用的臭豆腐往红衣的脸上抹去。女人最要命的就是自己的容颜。红衣闻见那可怕的恶臭往自己的脸上来,手立即松了松,凰将离一扭身远离了红衣的手。

可是红衣的动作非常快,她一手向凰将离刺去,另一只手也追过来,拉住了凰将离的衣袖,只听见呲啦一声,纱绸被撕破的刺耳声响之后便看到了凰将离裸露在空气中的白皙手臂。

虽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手上的刺依旧直直朝凰将离刺过去。

凰将离轻功天下无双。她脚尖点地,轻盈地蹿了出去,身体一扭,轻松就让开了红衣的一刺。红衣折身,横扫过来,凰将离抬腿下腰,脚尖正好踢在了红衣的手腕上,那根幽蓝锋利的刺几乎要被踢飞出去。

红衣急步退后,手腕调整好后又急忙向凰将离刺过去,后者凌空翻起。双腿腾空,衣袂飘飘,旋转起来好似一朵盛开的百合,刚一落地,红衣的刺也跟着落地。红衣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显然是被凰将离点了穴道。

“我早知道刚才那一偷袭如果错过了机会,我就败了。”红衣道,“可我不甘心,如果杀了你,这一切就终止了。”

“杀了我,这一切杀戮就终止了么?月夜,你,甚至是朝歌,还有那天尊,你们心中的杀戮就终止了吗?”凰将离随意地从柜子里翻出一件白纱披上,缓缓道。

“杀了你,就可以为那些死在你剑下的报仇,我的心也会好受一点!”

“可是你杀不了我。”凰将离叹了一口气道。

“那也未必,我死了,还有其他的人一样可以为了我杀了你!即使天下人不忍心下手,但他们也一样也可以把你杀死!”红衣狠狠地道。

“你为何如此恨我?”凰将离理了理因为适才的打斗有些凌乱的发丝,蒙着面纱的脸上看不去喜怒,可那双眸却透着不解。

红衣却是突然笑了,眼泪从她瞪圆的眸子里倾泻而出。她哽咽着,咬牙切齿的说:“还记得京城的曹家么?我是他的小女儿!一夜之间灭了满门!凰将离,你好狠的手段!若不是我贪玩外出,如今也成了你剑下的亡魂!”

沉默来得很突然,红衣一直哽咽着,凰将离却是眼神空洞地看向了窗外。而从头至尾都是看客的朝歌嘴角噙着笑,依旧优哉游哉。

莫约半盏茶的工夫,凰将离将视线透在那似仙般的男子身上,淡漠地笑开了:“地尊,这怕是你为将离准备的小礼物吧。曹狗官一家的死,除了将离本人,也就只有令派的南殇知晓。”

朝歌看着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宛若害羞一般的打开玉骨扇挡住自己的半边脸,轻笑道:“这也不能怪区区,谁叫凰姑娘每每做了正义之事后就把这美名安在我天山的头上呢?让我天山可是舔了不少的乐趣。”

“难道这也就是天尊邀我过府一叙的目的么?”

“将离姑娘果真是冰雪聪明。”

两人调笑般的对话让红衣气红了脸,她费力地朝凰将离吐出一口唾沫星子,怒骂道:“凰将离,你这满手血腥的恶魔!终有一天你也会被人凌迟,分尸的!”

看着地上那离自己数寸远的唾沫,有洁癖的凰将离不悦地蹙起了眉头,却是没有什么动作,甚至连那毫无水准的谩骂也提不起她出手的兴致。

倒是朝歌笑呵呵地道:“凰姑娘这丫头对你如此不敬,要不要让小生帮你一把?”

“怎么帮?”挑眉,凰将离半阖着眸看着红衣依旧一张一合的小嘴,心里却是在考虑着要不要点了她的哑穴让她安静一会。

朝歌看红衣的眼神突兀地变得有些狰狞,他嘴角的笑慢慢的变了情绪,残忍却邪恶。不知何时他依旧站到红衣面前,看着那双惊恐望着自己的眸子,他轻轻牵动唇角,在她耳边轻声呵气,“自然是将她适才所说的,分尸,凌迟等在她身上尝试一遍。”

红衣莫名地打了寒颤,那双眸已经彻底的布上了恐慌。她想要逃,她后悔在这个时候听了眼前的人蛊惑前来暗杀凰将离,可是穴道被牢牢的控制住,她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朝歌手中的玉骨扇从自己的脸颊上划过,带着一阵阵的刺痛。

在红衣以为自己会死在朝歌的手中,而闭上眼认命时,凰将离终于出声了。

“够了,朝歌,我的事还轮不到天山来代劳。”

王牌废后

王牌废后

作者:妃卿类型:古言状态:已完结

新书《王牌废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妃卿,主角素青,南殇,是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可奇怪的是,这些飞花和残叶忽地在被风卷起时变成了碎片,破碎的仿佛被利刃割过一般。凰将离身上的白纱忽然间也碎裂开来,除了能够遮住自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