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三国之寒门天下》大唐寒门天下顶点 第七章 荡平世家 三国之寒门天下免费下载

《三国之寒门天下》大唐寒门天下顶点 第七章 荡平世家 三国之寒门天下免费下载

发布时间:2019-08-13 18:33:4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天天不休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国之寒门天下》是天天不休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郭嘉,徐庶,书中主要讲述了: 翌日清晨,甄豫从睡梦中醒来,下人伺候着穿衣洗漱,正整理衣装时开口问道:“两位贵客可曾起身?” 在旁边候着的青衣家奴面露难色地答道

>>>《三国之寒门天下》在线阅读<<<

《三国之寒门天下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甄豫从睡梦中醒来,下人伺候着穿衣洗漱,正整理衣装时开口问道:“两位贵客可曾起身?”

在旁边候着的青衣家奴面露难色地答道:“那位徐庶公子已经起身,正在院中练剑,而那位郭公子,郭公子……”

“何事遮遮掩掩,说!”甄豫皱眉喝道,面露不悦之色,心中也是在担忧,生怕怠慢了郭嘉。

那下人跪在地上磕头道:“请大公子恕罪,昨夜小的巡夜时听到小姐院中传来谈笑声,小的心中生疑便在庭院门外偷听,却发现,发现,发现与小姐谈笑之人正是郭公子,至于郭公子如何进入小姐庭院中,小的不知。”

甄豫一愣,郭嘉和甄姜深夜在庭院中幽会?他心中有疑惑和担忧,厉声问道:“此事当真?”

家仆吓得连忙磕头,急忙说道:“千真万确,句句属实。小的担心郭公子对小姐不轨,于是在门外一直守着,院中时而传来小姐笑声,时而传来郭公子吟唱之声,直到五更天郭公子才**出院回了客房,小的当时害怕被发现,于是躲进了庭院外的花丛中。”

甄豫面色一缓,挥手叫家仆起身,衣装整齐后才走出卧房,思来想去也想不通郭嘉怎么会和大妹有了交集,按理说这是二人初次见面,而且还不是正式场合,为何会整夜交谈,还传出了欢歌笑语?

莫非郭嘉对大妹有意?

想到此处,甄豫顿住了脚步,搓手深思。

论年纪,郭嘉与甄姜相差不大,甄姜年长郭嘉两岁,但都还属年幼,若真有意,可先定下亲事。论长相才华,郭嘉乃当世罕见的英才俊彦,大妹也是饱读诗书美貌无双的才女,可谓郎才女貌。论家世,甄家虽不是贵胄之后,却也是豪门大族,但郭嘉却是寒门出身,门不当,户不对,此障碍犹如鸿沟难以逾越啊。

甄豫一门心思想要和郭嘉搭上关系,一方面是因为常年走南闯北,见识了不少所谓的王公之后,权贵之子,单论才华能胜郭嘉者,少之又少,更别提志向与远见了。另一方面,甄豫自知才华平庸,但他常年经商在外,见识广博,这汉朝天下如今已是败亡之象,乱世之中,若没有人才出谋划策,甄家的前景将会暗淡无光,倘若有郭嘉相助,甄家无忧!

可郭嘉的家世,家世……

甄豫一拍手,恍若惊醒般喃喃自语道:“正因奉孝出身寒门,无权无势,倘若能为我甄家之婿,必将鼎力辅助。父亲之智,定能明白我的苦心!”

时至午后郭嘉才起床,洗漱穿衣之后来到正堂,见到徐庶与甄豫正在饮茶叙话,苦笑着上前对甄豫告罪道:“嘉昨夜醉酒之后鬼迷心窍,乱入令妹庭院之中,还望见谅。”

徐庶一脸诧异,郭嘉昨晚还做了这等风流事?当即调笑道:“颍川鬼才郭奉孝居然还是个风流浪子,庶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小太公,今日后你恐怕又要多一个登徒子的称号了吧,哈哈。”

恶狠狠地瞪了徐庶一眼,郭嘉深知此时风气尽管还算开放,但豪门大族看重门风,必然不会轻饶这种事情,与其日后被人揭短,倒不如自己大方承认算了。

甄豫倒是没想到郭嘉敢作敢当,Xing情率真,心中更添欣赏之意,摆手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家大妹虽称不上天姿国色,却也知书达理,姿容上佳,我若是奉孝,也必有心见上一面。”

郭嘉苦笑不已,徐庶也是一愣,转念一想就猜透了甄豫的心思,心中叹道:果然如奉孝所料,甄家已有招揽之意,却没有想到竟是招婿这般厚重的手段。

而心思活泛的郭嘉又怎能不知甄豫话外之意,但是只能装聋作哑充糊涂,左顾言他。

此行来邺城不是为了风花雪月,因此郭嘉和徐庶便提出告辞。

甄豫惊讶地问道:“莫非我怠慢不周,二位为何急于离去?”

郭嘉摇头道:“甄家待客极为周到,只是我与元直此行邺城乃是游历,今日便去城中游览一番,若有闲暇,再来甄府打扰。”

甄豫深知此二人有主见,既然已决定离去,必不可强留,于是惋惜道:“如此,我便恭送二位,若有所需但请言之,力所能及之事,我绝不推辞。此外,不日我将返回中山无极,若二位有暇,请来甄家作客,我必扫榻欢迎。”

走出甄家府邸后,郭嘉与徐庶牵着马朝城中客栈而去,路上,徐庶感叹地说道:“甄家虽是河北大户,家中子弟德行上佳,若天下世家皆如此,百姓也不会被逼上绝路。”

郭嘉则是淡然一笑道:“帝王有明君与昏君,臣子有贤臣与佞臣,百姓有顺民与暴民,身份与地位并不能决定其行事作风,究其根源,乃是人Xing所致。”

徐庶点头受教,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当郭嘉与徐庶正在客栈里安顿行装时,甄家别院中正在凉亭里读书的甄豫却惊愕地看着面前跑来的大妹,还未开口询问,只见甄姜面露急色地问道:“郭嘉走了?”

“走了,一个时辰前走的。”甄豫实言相告。

甄姜更急,问:“那大哥为何不拦住他啊?”

甄豫轻笑,反问道:“郭嘉是我甄家贵客,他想来我欢迎之至,他想走我恭送出门,我为何要拦他?又有什么理由将他强留在府中?”

“因为,因为……他怎么就这样走了……”甄姜焦急的神色忽然一变,万分怅然与失落浮现在秀雅的脸上,坐在哥哥身边,继而长叹一声,闷闷不乐。

甄豫见她这幅模样,也是感叹郭嘉魅力之大,不过与大妹一面之缘便让大妹如此牵肠挂肚,想来也是,那个人长得英伟俊美,才华出众,又放浪不羁,这样的奇男子,女人为何不青睐?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大哥,我忽然想如他所说那般避世逍遥了。”甄姜脑袋一偏,眼角涌出一滴泪珠,心情十分低落。

甄豫讶然道:“大妹,这诗是你做的?”

甄姜一撇嘴,生着闷气道:“那个郭奉孝做的,全诗是这样的。”

甄豫听后哈哈笑道:“郭奉孝,真不愧鬼才之名,更兼文采风流,小太公善名远播,如此男儿,我若是女子,必非此人不嫁。”

甄姜听出了大哥的弦外之音,羞得满面通红,却又疑惑道:“鬼才?小太公?这都是什么啊?”

甄豫故意吊她胃口,漫不经心道:“郭嘉啊,他没告诉你吗?他在颍川号称鬼才,又有小太公的称号。”

“哎呀,大哥,你别笑我了,赶快告诉我吧。”甄姜摇着大哥的胳膊急不可耐。

甄豫也不开玩笑了,当下把他所知道关于郭嘉的事情都告诉了甄姜。

邺城闹市一间酒楼上,郭嘉与徐庶临窗相对而坐,望着楼外街道上匆匆而来的官兵抬走街边角落的两具尸体又匆匆离去,郭嘉闭目叹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徐庶也是感慨万千地说道:“再这样下去,饿殍千里,百姓何时才能丰衣足食啊。”

正值此时,街道上走来一行锦衣华服的公子哥们,他们一边朝路边扔着铜钱,一边踹开跑到他们身边捡铜钱的饥民,一路而来,狂笑不止。

徐庶心中生怒,刚欲起身却被郭嘉抬手制止,微微摇头。

待那群公子哥走远后,徐庶不忍道:“世道沦丧,世家子弟皆自比谦谦君子,却行这般无德无义之事,实在可恨。”

郭嘉长叹一声,说:“元直,你侠义心肠,我懂,可你为何到颍川求学?因为你知道,你一个人杀不尽天下Jian恶之徒。今日你我所见,不妨试想之,刚才那些豪门子弟与饥民有何不同?在我看来,这些酒囊饭袋只不过投了一个好胎,生在富贵之家,倘若他们是平民百姓的话,又如何仗势欺人呢?而在他们眼中的贱民如果生在王侯将门,成就未必就在他们之下,有一句话,我曾经对志才说过,今日,我将这句话再说与你听。”

徐庶好奇,说:“请讲。”

郭嘉淡淡道:“世间豪门皆一丘之貉,恶贯满盈罄竹难书,此恶不除,天下无太平!”

徐庶神情一震,沉重地点了点头,不过,他却疑问道:“如甄家这般家大业大却并不为恶的世家,又如何?”

郭嘉笑道:“难道你忘了,我说过身份和地位并不能决定其行事作风,究其根源在人Xing。百姓为恶,自有官吏惩治,如今世家之恶,却无人约束,Jian臣之恶,亦无人能治,帝王之恶,更无人可除。倘若有一天,我有能力除帝王之恶,治Jian臣之恶,断世家之恶,我必一往无前。”

“哈哈哈哈,小兄弟,你好大的口气啊,那我问你,帝王昏昧不改,Jian臣祸国不止,世家横行不断,你当如何?”

酒楼二楼本就两拨客人,一拨正是郭嘉与徐庶,而另一边却是三个男人,此刻那三个男人朝郭嘉走来,为首者半百岁数,长相粗狂却隐含精练之色,手握九节仗阔步而来,炯炯有神的目光锁定在了郭嘉身上。

郭嘉心中暗道:上钩。表面却不动声色,淡淡道:“帝王昏昧不改,弑君!Jian臣祸国不止,斩臣!世家横行不断,灭门!”

听者四人无不面色大变,就算是徐庶也倒吸一口冷气,心胆俱震!

而那来到郭嘉身边的中年人却摇头嗤笑道:“小兄弟,口气不小,你知这天下世家何其多?倘若你个个灭门,杀的完吗?”

郭嘉眼神望向楼外街道,说:“天下有多少世家,我不知道,天下有多少百姓,我也不知道,可我知道天下百姓之数,千倍万倍于世家,与其让天下世家祸害天下百姓,倒不如荡平世

三国之寒门天下

三国之寒门天下

作者:天天不休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国之寒门天下》是天天不休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郭嘉,徐庶,书中主要讲述了: 翌日清晨,甄豫从睡梦中醒来,下人伺候着穿衣洗漱,正整理衣装时开口问道:“两位贵客可曾起身?” 在旁边候着的青衣家奴面露难色地答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