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三国之寒门天下》三国之寒门天下免费阅读 第六章 窃玉偷香 三国之寒门天下耽美

《三国之寒门天下》三国之寒门天下免费阅读 第六章 窃玉偷香 三国之寒门天下耽美

发布时间:2019-08-13 18:34:5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天天不休 状态:已完结

天天不休新书《三国之寒门天下》由天天不休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郭嘉,徐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甄家乃河北巨富,邺城中有产业并不稀奇,甄豫此行便是来邺城督查家中商铺的经营。 郭嘉与徐庶随着甄豫进入甄家府邸,稍作休息整顿,洗去

>>>《三国之寒门天下》在线阅读<<<

《三国之寒门天下免费试读


甄家乃河北巨富,邺城中有产业并不稀奇,甄豫此行便是来邺城督查家中商铺的经营。

郭嘉与徐庶随着甄豫进入甄家府邸,稍作休息整顿,洗去风尘后登堂入席,摆下酒宴的甄豫坐在主位上举杯分别朝郭嘉与徐庶一敬,诚恳道:“承蒙两位城外救命之恩,请满饮此杯。”

三人仰头饮尽杯中酒,然后便畅所欲言,郭嘉和徐庶见甄豫为人豪爽真诚,三人交谈之中颇为投机,于是也就放下介怀,言谈阔论并不忌讳。

郭嘉与徐庶那可是胸有大志之辈,又经常与戏志才和荀彧谈论天下大事,可谓满腹才华早已远朝常人。

而甄豫在与二人的交谈中越发敬佩不已,此二人学识广博又见解独到,谈及天下时事更是一针见血,言语之中更有鸿鹄之志,当下便朝郭嘉与徐庶二人请教道:“奉孝和元直皆大才,如今虽天下未乱,却已有乱世之兆,请二位教我如何保我甄家上下在乱世存活之道。”

郭嘉与徐庶相视而笑,心中暗想:果然是世家子弟,乱世先顾自家,但这是人之常情。

徐庶想了想之后说道:“若论深谋远虑,我不如奉孝,还是请奉孝说说吧。”

甄豫神情紧张地望着郭嘉,眼神中期盼之意显而易见。

郭嘉却不答反问:“甄家在邺城之外遭遇的抢匪,是何人?”

甄豫迷糊着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观其衣着兵器以及武艺,恐怕都是流民吧。”

“流民为何落草为寇?”

“走投无路。”

“甄家为何不能给他们一口活命之饭?”

甄豫瞠目结舌,脱口而出:“天下饥民何其多,单是冀州恐怕就有流民数十万,甄家即便倾家荡产,恐怕也难以支撑啊。”

端着酒杯自斟自饮的郭嘉并没有去瞧已经面色大变的甄豫,自言自语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人杰欲成一方霸业便要安一方民心,雄杰欲成千古帝业必收天下民心。甄家豪富闻名河北,即便日后富可敌国,倘若为富不仁,那么乱世之中又能生存多久呢?如今冀州饥民遍野,落草为寇的抢匪,占山为王的山贼,数不胜数,而你甄家钱多粮足,我若是贼,也必谋你甄家。反之,你甄家若肯接济一方难民,广施善举收一方民心,即便乱世乃至,暴民四起,谋你甄家者,必先思量一番,一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甄家恩德已深入民心,二来豪强亦不敢妄动你甄家分毫,缘何?动甄家乃与民离心之举,稍有远见之主便不会走这条自取灭亡之道。”

“奉孝这番话可谓大善,古来成大业者,必是民心所向之主。民心背向乃自取灭亡!哈哈哈!”徐庶猛灌三杯酒,兴奋异常。

而甄豫则是怔住半晌后,忽然拍案而起,举杯来到郭嘉面前激动地说道:“奉孝一言惊醒梦中人哪,豫敬你一杯。”

郭嘉举杯与甄豫同饮之后淡然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我就再多言几句。”

“请讲请讲,还请奉孝知无不言哪。”甄豫高高兴兴地坐回主位,静待郭嘉下文。

徐庶同样好奇地看着郭嘉,看看他还有何高论。

郭嘉好整以暇吃几口菜压压酒,然后才说道:“刚才我所言,乃是甄家乱世自保之道,可乱世若至,豪杰并起割据一方之时,甄家又该何去何从?”

甄豫再一次面露惊容,而徐庶则早有心理准备,丝毫没有被郭嘉的言论所震惊。

郭嘉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群雄割据的局面一旦出现,那就不是汉朝天下乱,而是汉朝江山亡了。

甄豫听到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但是他只能顺着郭嘉的话往下说,于是问道:“奉孝请明言。”

郭嘉淡淡笑道:“秦失其鹿,群雄共逐,先有陈胜吴广,而后有高祖与霸王。若甄家在当时之世,高祖与霸王胜负未分之时,甄家助谁?”

助谁?马后炮自然是助高祖刘邦了,可是当年的形势是项羽几乎就要成就帝王之业了,现在设身处地去思考,甄豫的脑袋已经开始混乱了,但是他倒是知道郭嘉此言何意,若是真是到了群雄争霸的局面,甄家断然不能保持中立,否则新主登顶之日,甄家便有灭顶之灾,而甄家若要支持一方霸主,该助谁才是关键,若是鼎力支持的雄主败北,那么甄家同样有灭门之祸。

何去何从?何去何从?甄豫心神大乱,百思无果的情形下只好求助地望着郭嘉,问:“奉孝,依你之见,我甄家该如何立足于乱世方可无忧呢?”

郭嘉听后哈哈大笑道:“乱世之中焉有无忧之策。上至逐鹿天下的雄杰,下到食不果腹的百姓,谁能保证自己一生无忧?”

甄豫惊醒过来,长叹一声,诚如郭嘉所言,天下大乱之时,天命尚且难测,何况他们这些棋子。当下诚恳的对郭嘉拱手说道:“奉孝,我知你大才,若有高论,但请相告。”

郭嘉摇摇头说道:“我无妙策,只能实事求是说与你听,天下若乱,初时,必然群雄并起,此时天命所归难以预料,甄家可中立,自保无忧,而后枭雄脱颖而出时,甄家可赌一赌了,若中,则甄家不但富贵荣华,更有可能权倾一方。若不中,呵呵。”

甄豫听罢久久不语,神色数度变幻,最终朝郭嘉躬身一拜,感激道:“多谢奉孝坦言。今日听君一席话,我受益匪浅,能与二位大才相交,乃我平生之幸,日后还望奉孝多多指教,来来来,今日一醉方休。”

三人豪饮至深夜才各自回房。

郭嘉被下人送至客房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一来醉意不重,二来从甄豫口中得知他此次来邺城,妹妹也同行,郭嘉心痒难耐,想见见这洛神的姐姐长得如何,毕竟洛神五姐妹听说都是国色天香,今日有缘,若是不一睹芳容,岂不是一桩憾事?

于是从床上爬起来的郭嘉偷偷摸摸地出了客房,晃晃悠悠地在院中寻路,他也不清楚这甄家千金住哪里,不过按照他的推理,料想必然是在堂后深处庭院之中。

长舒一口气的郭嘉藏在一处假山后面,看着那打着哈欠巡夜的下人从不远处走过,才从假山后面绕了出来,看着那庭院大门被反锁住,郭嘉左瞧右看,心中有了对策。

晃晃悠悠的来到墙边,攀上墙头,打算翻身跃入院中。

寒风吹来,酒意袭人,郭嘉趴在墙头,口中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这刚发了一顿酒疯的郭嘉双手支撑住身体打算跃入院中时,却抬头朝院中一瞧时,呆住了。

皓洁月光下,白衣罗裙的少女亭亭玉立,明眸皓齿,琼鼻粉唇,三千青丝披向背心,恍若人间仙子,而此刻少女正瞪大了眼睛抬头朝郭嘉望去,眼中隐隐有惊恐之意。

“唉,我那个,不是贼。”

噗通

郭嘉惊慌失措间从墙头栽倒,跌入院中,狼狈不堪。

“你,你是白天救了我们的少侠?”甄姜看清郭嘉面容,顿时戒心放下了一半,不过这**入院之举,怎么看都不想是谦谦君子会做的事情。

“对对对,在下郭嘉,唐突佳人了。呵呵,你千万别声张,我没有歹意,只是,只是,呵呵。”郭嘉拍拍身上泥土,一边还笑着解释着,在他看来没啥大不了的,只要不对这少女动手动脚,问题就没那么严重,顶多就是落个不好的名声罢了。

“只是什么?虽然你昨日与我家有恩,可现在所行之事实在可疑,你如果说不出个让我信服的答案出来,我就叫哥哥抓你去见官。”甄姜半转过身子,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郭嘉看不见的半边俏脸上,嘴角却轻轻上翘。

郭嘉头疼不已,赶紧解释道:“我真不是来窃玉偷香的,嗯?你真要听实话?”

窃玉偷香?这人孟浪如斯,太可恶了!

甄姜气的俏脸通红,瞪着郭嘉,说:“哼,你若不说真话,那就等着吃官衙的板子吧。”

犹豫半晌,郭嘉脑袋一耷拉,实话实说,道:“我听你兄长说家中妹妹随他一同到了邺城,又闻甄家女子皆有闭月羞花之容,于是想要偷偷望一眼,了却心愿。你信吗?”

郭嘉是真没把握啊,若要是对方认定他是个采花贼,那这番真话就是三岁小儿都不信,都知道人家长得漂亮了,偷偷摸摸来看一眼就走?谁信呐?

抬眼一瞧,却见甄姜满面涨红之色,眼中略含羞意,她躲开郭嘉目光,低声问道:“那你见到了,应该失望了吧。”

失望?郭嘉又一呆,随即恍然大悟,这小丫头是因为自己夸她漂亮脸皮薄害羞呢,说话谦虚所以说失望。

“嘉心愿已了,就此告辞。”

郭嘉转身就想走,却不想背后有人叫住他。

“哎,等等,刚才你在墙上所吟诗句我听得不是太清楚,能再念一遍吗?”

嗯?

三国之寒门天下

三国之寒门天下

作者:天天不休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天天不休新书《三国之寒门天下》由天天不休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郭嘉,徐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甄家乃河北巨富,邺城中有产业并不稀奇,甄豫此行便是来邺城督查家中商铺的经营。 郭嘉与徐庶随着甄豫进入甄家府邸,稍作休息整顿,洗去

小说详情